<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914 我不管你是谁
    “行了行了,你就别装了。?一看书??·”剑仙好笑的挥了挥手,而吴行雷一听,也马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像是听话的小孩子。

    “这次我来,是跟你说说吴浩天的事。”剑仙还是说出了目的。

    一听自己的儿子,吴行雷顿时彻彻底底的精神起来,其实他刚刚也有些猜到了,毕竟自己与剑仙前辈的联系点就是吴浩天,这时从剑仙的嘴里听到,更是加强了好奇!

    “我儿子怎么样了,他好不好?”吴行雷马上失去了主帅的气势,像是一个无助又看见希望的傻父亲一样,“前辈你把他弄走了三年了,我都没有见过他……”

    说到这,吴行雷居然真的哽咽了一下!

    是什么能让一个生死无惧的将军哽咽?

    大悲!

    一提到儿子,吴行雷再也不是那个指点江山的将军,而是一个单纯到极点的父亲!

    他爱自己的儿子,比任何人都要爱!

    “依柔也一直很想他……”吴行雷有些哽咽的说道,“前辈,您到底把他弄到哪里去了……”

    “……”剑仙看着吴行雷,沉默了。

    说到底,还真的是自己强行把吴浩天带走了。

    如果不是为了冥的事情,他有必要让吴浩天进凶渊那个鬼地方吗?

    可是,自己做的这一切有经过吴家的允许吗?

    别说现在吴行雷这么哀求自己,就算他拿水泼自己一脸自己也不能说出一句反抗的话。

    这是自己欠吴家的。一看书?

    “他很好,这三年他一直在凶渊。”剑仙安安静静的说道。

    “什么,凶渊?!”吴行雷双腿一颤,像是一下子要瘫在地上,要不是剑仙适时上前扶了一把,吴行雷真的可能倒下去!

    可是,他即使没倒,却也哭了。

    然后,对着剑仙‘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剑仙前辈,我吴行雷就这么一个儿子,我宁可他不成为强者也只希望他好好的活着,我是个军人,死不足惜,但是我的儿子今年才十九岁啊!”

    吴行雷说着说着,老泪纵横!

    此时此刻,他的心仿佛被刀割一样,一下,又一下,流血,生疼!

    疼的仿佛要窒息了。

    他是整个大汉的镇国将军,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九魂世界的一些重要事务,尤其是南方军团靠近海域,更要抵御着无数的海中生物。

    凶渊!

    那可是号称修行者杀手的凶渊!

    吴行雷越想越惊,甚至双手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身体一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整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双眼空洞,像是傻了一样。

    剑仙也呆住了,此时此刻,他才知道自己犯了多么大的错误。

    他不曾为人父,所以他不知道为人父母的感觉,可是他想得到,这一对夫妻有多么想念自己的孩子。

    先是六年火山磨练,又是三年凶渊,这一对夫妻是怎么从思念与恐惧中熬过来的?

    “对不起。”剑仙说道。

    这句话,是他这辈子第二次说出。

    可是,吴行雷却还呆呆的坐在原地,傻傻的问道,“你只要告诉我,他是活着,还是死了。”

    天知道,吴行雷说出这话有多么艰难。

    “活着。”剑仙直接说道。

    顿时,吴行雷双眼放光,一下子站了起来冲到剑仙面前,双手死死的撰住后者的袖口。

    “那他出来了?”吴行雷疯狂的问道。

    而在他期待的目光下,剑仙坚定的点点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吴行雷一下子撒开了剑仙的袖子,满屋子的跑了起来!

    只是他边跑边笑着,像是疯了一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儿子通过凶渊了!我儿子通过凶渊啦!!!”

    剑仙站在原地看着绕着屋子手舞足蹈的吴行雷,像是疯了一样的欢呼着。

    这就是父母吗?在孩子危险时濒死,在孩子胜利时发疯的人吗?

    原来,这真的就是父母啊。

    剑仙笑了,看着欢呼的吴行雷仿佛与他一起分享着喜悦。

    终于,吴行雷不知道绕了多少圈了,也不管外面守候的士兵能否听见自己的丑态,赶忙说道,“不行,我要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依柔,她这些年比我更担心受怕,要是她听见这个好消息,一定会开心的!”

    说完,吴行雷便招呼进来一个士兵,那士兵的确听见了方才吴行雷的笑声,以为是有什么胜仗的好消息,没想到主帅递给他一张纸条,让他把这个消息通过风耳石传给帝都的夫人。

    遵守命令是士兵的天职,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去办了。

    解决完这件事,吴行雷心中的一颗大石终于放下,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然后像是看着恩人一样看着剑仙,双眼放出闪亮的光芒。

    “那我儿子现在的人呢?”

    这个夜晚,这个时候天突然变黑了,仿佛天空中渐渐涌出了一大片乌云,遮天蔽月。

    一阵大风吹过,从大堂没关的门涌进来一些,可怜的烛火摇摇曳曳,像是随时能熄灭一样。

    压抑!

    剑仙看着一脸袭击的吴行雷,突然觉得到嘴边的话很难开口。

    这也让他感觉到不可思议。

    想来他剑仙独步天下,何曾怕过什么,更何曾踟蹰过?可是,他现在真的犹豫了!

    看着吴行雷一脸希冀的面孔,剑仙也不得不握紧了拳头。

    然后,悄然松开,眼神平淡的看着吴行雷说道,“他没回来。”

    “啊?”吴行雷一愣,看着面前的剑仙没反应过来,“没回来?前辈你又给他什么任务了吗?”

    剑仙摇摇头,否决了吴行雷这个猜测。

    “那他去哪了?”吴行雷莫名其妙的问道,他实在是猜不到了。

    最后,剑仙还是叹了一口气,轻轻的说道,“你忘了,他还有一个十年之约吗?”

    屋外,天空突然白光一闪,紧接着传来轰隆的一声炸雷,瓢泼大雨放肆的下了起来。

    只是,吴行雷的表情还凝固着,不像是笑,却还咧开着嘴角。

    “前辈你说什么?”吴行雷有些困难的说道。

    “我说,他去找他的小女朋友,苏妍了。”剑仙再次肯定的说道,“当他从凶渊之中出来的时候,正好是十年之约的最后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