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877
    最后,年轻人使劲的摇了摇头,甚至给自己了一巴掌!

    吴浩天,你要是能接住我这一击,我就让你出去!年轻人在心中默念,然后在这看不见的天空里,高高的举起自己的双手。?  要看书

    “神,请赐予我力量吧!”

    苍老、永恒的声音在整片天地播散开来,刹那间,天地勐烈摇动!

    吴浩天一惊,手中的天极剑勐然挥出,将周身的红光尽数斩断后,马上仰头看向了天空中的黑洞漩涡!

    只见那漩涡越转越快、越转越快,最后剧烈的震动起来,仿佛要转碎了一样!

    吴浩天岂能不懂,甚至,吴浩天更加知道,这一击一定是这凶渊孤注一掷的最强一击!

    此时吴浩天的舞剑也正好快到结束,九魂从来都是蓄力,借力打力,所以,此时吴浩天的意境也到达了最强状态!

    终于,在轰鸣声中,天空中的漩涡轰然破碎,而后,一道巨大的红色光束压了下来!

    急速,还带有着嗜血、暴戾、疯狂等无数的负面情绪!

    而吴浩天的舞剑也正好结束,那悠然的白光纯洁的比任何东西都要干净,天极剑一刺,一道偌大的白光从剑中发出,对着从天而降的红光迎了上去!

    白光、红光疯狂的朝着对方袭去,两股截然不同的气势凌厉起来!

    终于,他们对碰了。

    然后,凶渊中瞬间充满了刺眼七彩的光芒。

    刺眼的七彩光芒刹那间吞噬了整片时空,仿佛这凶渊都要被冲破了一样。壹  看书    ?

    这刺眼的光芒一直存在了好久好久,让人根本看不见里面发生了什么,谁生谁死。

    终于,那刺眼的光芒开始黯淡起来,渐渐的,整个世界从七彩再次恢复黑暗,仿佛那才是亘古不变的颜色。

    整个画面开始清晰起来,世界中光芒一点点变小,只是能看见吴浩天身体的轮廓起码,他还是站着。

    甚至,离他不远,还有一个人,一个与他差不多高的年轻人。

    只是,这世界没了白光,也没了黑光,只剩下点点虚浮光芒的照耀,使得两人可以看清对方。

    吴浩天依然站立着,傲然的站立着,嵴梁挺拔的像是铜铸的钉子一样。

    只是,他身上除了大裤衩以外什么都没穿的身体止不住的向外冒着冷冷的虚汗,使他的身上像是洗了一个凉水澡一样。

    甚至,吴浩天的脑袋也有一些晕乎,像是喝了多少酒,很重很沉。

    但是无论如何,吴浩天依然站着,他的意识是清醒的,他的力量还是存在的。

    所以,他赢了。

    这个世界再也没有红光能够阻止他,现在,只要吴浩天想走,他随时能走。

    所以,年轻人输了,凶渊破了!

    两年!破除凶渊第三关!

    三年!破除整个凶渊!

    吴浩天以他还是二分级别的实力谱写了凶渊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页!

    这一点,年轻人比谁都更加清楚,所以,他比任何人都要震惊!

    虽说,意境与实际力量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东西,但是多多少少还有些联系。比如,正常来说,一个四象级的意境就绝对比二分级的意境要高,五行级的意境绝对比四象级要高!

    每一级的突破都是与境界有关,而境界是什么?境界就是意境啊!

    想吴浩天区区二分级就有如此的意境,那他未来的终点是什么?

    五行吗?那不过是个笑话!

    年轻人终于握了握拳头,心里真的下了杀机想杀了吴浩天,却知道,这吴浩天已经不是他能杀的了!

    “唿”吴浩天看着漫天消失的红光长长的唿出一口气,身体一下子放松下来,略微急迫的喘息着。

    “终于要离开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了。”吴浩天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笑着说道,“我在这里待了两年就有点抓狂的感觉,不知道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

    “怎么不说话了呢?”吴浩天抹掉了脸上的虚汗,看着年轻人逗趣的说道,“是不是舍不得我走啊?”

    “”

    “呀,这可怪了。”吴浩天有些惊奇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不可思议的说道,“平常都是你话多,现在反倒是我说得多了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可就走了啊。”

    说着,吴浩天就要抬起支撑身体的天极剑。

    “你知道,我活了多久了吗?”年轻人突然开了口,那苍老的声音像是活了无穷无尽的岁月一样。

    吴浩天看着突然开口还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的年轻人,却变得一本正经,只是微微笑说道,“不知道,猜你得活了上千年吧。”

    “上千年?”年轻人一听便笑着摇摇头,那苍老的笑声听起来反而有些吓人,“如果我只活了一千年,那我就不必如此寂寞了。”

    吴浩天一听,便笑着恭维起年轻人,“那您老活了多久了?”

    “多久?”年轻人被问得一愣,他只知道自己活了好久好久,却真的忘了自己活了多少岁了,“忘了,都忘了。”

    “”

    这下子,反倒轮到吴浩天沉默了。

    一个人活了上千年还是能记得清自己的年龄,就比如冥,他活了那么久,却依然可以差不多的说出自己的年龄,但是,眼前的这个人却连一点范围都说不出来

    这说明什么?

    “那你自己待在这里不闷么?”吴浩天好奇的问道。

    “闷。”

    “那你为什么不出去?”

    “我想出去,我当然想出去!”年轻人突然像是抓狂起来,“我怎么不想出去?与其在这里永远的活着,我宁可出去活上一天,哪怕一天!”

    年轻人像是疯了一样对着吴浩天喊道,声嘶力竭。

    而吴浩天站在原地,看着疯狂的年轻人面无表情。

    吴浩天能说什么?说能带他出去?这简直是笑话,吴浩天还不认为自己能有那么通天的本领。

    吴浩天只能为他默哀,这才是无限期的无期徒刑。

    “你比我痛苦。”吴浩天如是说。

    “所以,我才想希望你慢一点出去,好多陪陪我。”年轻人仿佛也知道自己失态了,笑着看着吴浩天说道,“你在这里,起码我还能看见有人努力,这样我还会觉得有人在陪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