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868 国家问题!
    只要是四象级以下,就可以来一个死一个,来一对死一双。顶点小说更新最快当然,这种坚固的防御也是以牺牲了正常经济发展为前提下,但是这是战争,一切都要以活着为主。

    即使,这听起来很残忍。

    吴行雷也通过风耳石接到了九灵大帝的消息,绝对机密的消息:“洛水寒已去武师之地,情况有变数,一切以防守为主,尽量拖延时间。”

    吴行雷放下手中从风耳石管理处传来的信函,其实即使陛下不说,他也一定会采取防守。别看现在泰城帝国退兵了,但是他知道那肯定是个假象,或者说,是暴风雨的前夕也说不定。

    单凭那晚杜华可以随意叫来那么多四象级人物,就足以看出一切都是假象。

    “陛下说什么?”王天铭看着吴行雷问道。

    吴行雷与王天铭都在议事堂,这议事堂除了他两人外还有高胜,以及各个师长。

    “没什么,只是让我们稳妥起见,不能贸然出击,中了别人的圈套。”吴行雷淡淡的说道,话到即止,点到三分。

    王天铭点点头,他知道吴行雷根本没有说实话,因为有些话现在不方便说。

    没错,倒不是吴行雷信不过王天铭,只是这屋子里除了王天铭以外,他谁都信不过。

    其他人也都懂,但是他们很聪明没有问,毕竟有些事情是机密,他们的地位还接触不到。

    “那现在嘉陵城的部署已经完毕,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王天铭问道,“南方形式不容乐观,两大帝国的人在昨天就登陆,但是听说是被灭了?”

    王天铭很好奇,虽然二分级别以上的都没死,但那两大帝国浩浩荡荡的军队,怎么说被灭就被灭了?

    吴行雷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起来,活脱脱的像是有人挠他痒痒一样。

    “怎么了?”王天铭好奇的问道。

    “你还不知道吧,那可是我们第一谋士布好的局!”吴行雷边忍着笑,边说道。

    “第一谋士?”王天铭想了想,“你是说安成谋?”

    “除了他还能有谁?你可别说,这次他还真立了大功!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他立了功也要被罚!”吴行雷像是忍不住,再次当着这么多人面笑喷出来。

    这下子王天铭弄不懂了,莫名其妙的揉揉头发,“他怎么了,这么悲催?”

    “你还记得前年他主持的那次修坝么?”吴行雷笑着说道,“就是云涪江,那可是浩浩的大江,他一共主持修了四个大坝,敌人一上去,全塌了!”

    王天铭一愣,然后整个屋子都笑喷了出来!

    军人和政客总是有些不合的,这点无论在哪个世界哪个朝代都一样,军人嫌文人太酸腐,文人嫌军人太鲁莽,所以谁都看谁不顺眼,如今一听别人遭殃,难道自己不笑开怀。

    一屋子军人笑了一会后,王天铭再次拍了拍吴行雷的肩膀,捂着自己笑的有些疼的肚子,“看来,他也打了一场胜仗啊!”

    “嗯。”吴行雷也深唿吸几下,然后对着大家说道,“好了好了,办正事了。”

    众人一看,都收起了嘻嘻哈哈的笑脸,一瞬间正规起来。

    谈正事,就要有个谈正事的气氛。

    “我们虽然成功杀了泰城的一点人马,但是根本都不够看的。”吴行雷严肃的说道,“现在,我们就是要和他打一场持久战!而剩下那两个城池我们就先不要管他,否则即使我们抢回来了,也只是拉开我们的战线,让嘉陵城更加虚弱而已。”

    “其他两个城池的重要性不大,只有嘉陵城才是重中之重,只要保护好嘉陵城,这帝国的东北方向就是安稳的!”

    众人看着吴行雷点点头,吴行雷说的话就是战斗方针。

    “而一场持久战的重要性有两个,第一,是粮草供应;第二,也是第一个的眼神,就是钱财;第三,就是信息。”

    吴行雷将头转向高胜,问道,“嘉陵城的情况你比我了解的多,你说说。”

    高胜点点头,他是东北区的司令,一年四季都在这自然最了解,“粮草方面基本没有问题,这嘉陵城地理位置非常特殊,其中的耕种面积非常大,不仅供给这嘉陵城的粮食,还卖给周围的城市。”

    吴行雷眼睛一亮,“意思就是说,这粮草不仅充足,而且还多余?”

    高胜点点头,“是的,而且,有时候还向其他两座城池运送,因为他们本身的粮草不够。”

    “那就是说,其他两座城池很有可能还需要粮草支持?”吴行雷一听彻底乐了,可随即又说道,“不对啊,我记得两个城池都可以自给自足的啊?”

    吴行雷是所有军区的老大,所以对各个方面都有所了解,嘉陵城不出他意料之外,可是在他记忆中,那两个城池也没什么问题。

    “那是一年前的事情了。”高胜马上回答,“自从那火山爆发后,就对两个城池外围的土地造成影响,再也不适合种植,而嘉陵城是在内部种植的。”

    吴行了一愣,随即大笑出来,“天意,天意啊!”

    王天铭点点头,粮草是打持久战的重中之重,就像是一个人的体力的能量一样。

    可是,人要有能量就要买,要买就要花钱。

    “那我们军区的军饷还有多少?”吴行雷再次向高胜问道。

    “不多了。”高胜无奈的说道,“由于打仗,军区的士兵一下子就多了,粮草钱就显得额外不足,所以”

    “能坚持多久?”吴行雷闷闷的问道。

    “一个月。”

    一个月?吴行雷一听这个数字就懵了。

    一个月,对于一场战争来说好干什么的?!

    哪一场帝国只见的战争不得打个一年半载的,这都是少说,像这种战争打个七八年都不是夸张!

    “这么少?!”吴行雷惊唿出声,“怎么回事?!”

    “各个军区都需要大量的钱,而且打仗的时候开销远远比平常时候多,所以我们根本分不到多少,再加上积累的一点点,真的只能支撑一个月了。”高胜解释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