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852 给我死!
    “妈的,我那是开玩笑的你听不出来啊?少跟我玩赖,赶紧起来!”赵腾飞使劲的晃了晃郭永田,像是怕他对自己开玩笑·COM

    “我是不行了咳”郭永田再次勐烈的咳嗽起来,却越咳嗽越厉害。

    “老郭,你别这样老郭!”赵腾飞急了,胡乱的朝着郭永田输着自己的精神力,但是却不见得一丝丝的好转。

    郭永田大力的喘息着,喘息的像是喘不过气来一样。

    “老郭你别吓我老郭,你给我好好的!”赵腾飞死死的攥住了郭永田的手,急切的说道。

    而郭永田的眼神,竟也是那么渴望。

    每个人都不想死,只是他们都死得其所,死的心甘情愿。

    所以,郭永田死了,就那么僵硬的死了。

    赵腾飞愣了,看着躺在自己怀里不肯松手的郭永田愣了。

    一个军区的师长就那么几个,朋友,也就那么几个。

    而这时,女子也稳定了自己的心神,右手拿着匕首一步步走了过来。

    “真情流露也该完事了吧。”女子冷冷的说道,“战争本来就是这样的,生死不过是最平常的事,你们来这里之前,就应该做好了死的准备吧?”

    女子看向了战场,看向了那还在厮杀的人们,“你看看他们那里,躺在地上了多少人,其实人死了是一样的,无论你生前多么位高权重,或者修为多么深,死了之后都是尸体,都是··COM”

    “所以说生命都是平等的,他们能死,你这朋友为什么不能死?”女子看向了赵腾飞,淡淡的说道,“怪就怪你们来偷袭我们,才落得如此下场!”

    “呵呵,你说得对。”赵腾飞放下了怀中的郭永田,然后转头看向了女子,“他是死了,但是他赚的够多了。”

    然后,赵腾飞的眼睛竟然明亮起来!

    “如果我说,要是我们每一个士兵都能获得如此战果,那他们一定会前仆后继的送死你信不信?”

    “”

    女子被赵腾飞问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手中的匕首握的更紧了。

    “军人嘛,天生就是干这个的,死了就是我们赢了。”赵腾飞说着说着竟然笑了出来,然后‘呲啦’一声从身上撕下一块布条,狠狠的缠住了自己握住刀的右手,甚至没有去管自己的伤口,他只想着不让在自己的刀掉落下来。

    “你看,他们还在厮杀着呢!”赵腾飞笑着用刀指了指战场,“作为他们的领帅,我们怎么能停呢?!”

    话音刚落,赵腾飞便狠狠的冲了过去!

    入耳,便是兵器轰鸣的碰撞声!

    不断的兵器碰撞声,不断的厮杀声在这夜空中响起,直至越来越弱。

    直至天明。

    或者说,直至赵腾飞无力的喊出那一声撤退,所有的大汉帝国的人都没了命的跑。

    他们不以此羞愧,任务完成了,不跑是傻子。

    赵腾飞在身后疯狂的为自己士兵断后,此时的他早已浑身浴血。

    只是他也分不清,这些血到底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他只是苦涩的知道,自己一共来了一百零二人,但是现在能跑回去的,却连十人都不到。

    蛰伏在火山中的冥从战争开始到结束一下都没有动,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外界的这一切。

    剑仙告诉过他,人类的事情,自己是绝不可以参与的,无论是什么时候。

    剑仙更告诉他,生死由命。

    所以,他漠然的看着外面的生生死死,尽管那些修为在他眼里连蝼蚁都算不上。

    只是,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残酷的厮杀。

    他是巨龙,龙族就那么一点数量,厮杀是不允许的,更别说如此大数量的厮杀。

    冥突然觉得,当一个种族的数量很少的时候,未免不是一个福气。

    至少,他们懂得珍惜。

    杜华狠狠的拍向了面前的桌子,轰然间,桌子马上化为一堆粉末!

    与这凄惨无比的桌子相比,杜华的心情更加波动万分!

    杜华看着在自己面前跪成一排的将兵们,该受伤的受伤,该断腿的断腿,个个都伤残无比,你说自己下手惩罚他们,却也根本不合适,只能自己干生气!

    没办法,他太生气了!

    足足五十大车军资!这些军资足够支撑前线军队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此,这一个星期内的真空期该如何度过?!

    粮草已经所剩不多,难道让那些人一天一顿饭不成?!

    那还打个屁仗?!

    但是,事情的影响力远远不止于此!

    从此之后,他们就要从自己的墨高城一直到这前线军队每公里驻扎一处军队!如此长的战线,对于本来就不太强盛的泰城帝国无疑是一笔巨大的开支!

    杜华恨得牙直痒痒,然后一转头,狠狠的看着这帮伤残的废物!

    杜华迈着大步一下子就到了这些人面前,然后看着跪在最前面的人狠狠说道,“你!报告!”

    “报告首长!我是朴应天,西北军区第三师团师长!”朴应天吓得腿一哆嗦,马上从地上爬起来却低头看着杜华的鞋说道。

    “给我抬起头说话,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像个军人吗?!”杜华大声的喝道,像是要把整个帐篷都要撑开一样!

    “是!”朴应天马上抬头看向了杜华的脸,却依然没有敢与那双锋利的眼睛对视。

    “给我把当时的情况从头到尾说一遍!”杜华狠狠的看着这个朴应天,“你要是敢少说一个字,我马上砍了你!”

    “是是”朴应天连忙应着,头上的冷汗不停的往外冒。

    “当时正是卯时,我带领的一千多人在护送运输车很快的赶着路,那个时候天很黑,我们都拿着火把”朴应天连忙说着,“当时我们路过那个火山,就是被称为禁地的那个火山,刚走到火山脚下,就突然从火山顶落下来数十个巨石!”

    杜华皱了皱眉头,仿佛在跟着朴应天的话还原着当时的情况。而朴应天则是偷偷的看了杜华一眼。

    “继续说!”杜华低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