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845 保卫战
    这,就是一个单方面的保卫战!

    吴浩天狠狠的咬紧牙根,等待着下一次攻击的降临!

    好像为了应验吴浩天的想法,周围黯淡下去的光芒大盛,冲击再一次而来!

    可是

    可是,力道怎么这么轻?!

    吴浩天明明做好了拼死抵抗的准备,去用力的迎接着下一道攻击,但怎么这回光芒的力道这么轻?!

    拥有着无数战斗经验的吴浩天瞬间反应了过来完了!中计了!

    在吴浩天用错力抵抗之后,一股比前两次还要剧烈的冲击狠狠的击中了吴浩天,趁着吴浩天用错力的时候狠狠的将天人合一打了回去!

    吴浩天直接喷出一口鲜血,化成浓浓的血雾飘荡在凶渊中!

    还来不及吴浩天苦笑,那无数的妖红色光芒终于如愿以偿的贴上了吴浩天的身体

    吴浩天突然打了一个激灵,眼睛突然瞪得巨大!

    吴浩天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冷!

    自己的身体甚至再也不受自己的控制!

    吴浩天甚至连眼睛也无法合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数的光芒尽数涌进自己的身体里!

    随之而来是,吴浩天身上所有的肌肉完全瘫痪,甚至连眼睛也完全闭上!

    此时,吴浩天已经处在另外一个世界,或者说,在他自己的脑海里!

    这时,战场已经变了!

    战场已经不再是吴浩天的周围,而是已经演化成吴浩天的身体内部!

    吴浩天现在明明是清醒的意识,却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吴浩天甚至能感觉到那些光芒如同毒蛇一样在自己的身体里疯狂的游走,却做不出一丝一毫的抵抗!

    就在吴浩天快要绝望的时候,终于发现了一个异常情况

    吴浩天从没能像现在这么清晰的内视过自己的身体,不仅仅是五脏六腑,更是每一条经络,每一条筋脉都看的清清楚楚。en`net

    不仅如此,吴浩天还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丝丝不一样的东西。

    这东西虽然不是五脏六腑,却也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样千丝万缕的连在一起,散发着弱弱的纯白色的光芒!

    吴浩天好奇的看着这些东西,而就在这时,一条妖红色的光芒发现了这白色的东西,像是遇到了天敌一样,发狂似地在原地转了一大圈,然后狠狠的一头扎了上去!

    吴浩天大惊,这妖红色光芒有着多大的威力他刚刚可是切身的体验过了,这薄如蝉翼的白色光芒能抵挡得住么

    吴浩天的想法还没落下,两股力量就那么冲击在了一起!

    更令吴浩天目瞪口呆的是,那妖红色的光芒,那让吴浩天心悸的光芒就那么消散了,如同云烟!

    反观那白色光芒,像是十分不屑一样原地轻轻的动了动,好像在说‘就凭你也敢招惹本大爷?!’

    而吴浩天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看着白色的光芒像是看见了亲人一样。

    以后就靠你了……

    然后,吴浩天一躺就再没起来。

    凶渊之外,现实之中,嘉陵关城内。

    现在正是大年初五,按理说正是家家过年欢庆的好日子,尤其是像嘉陵关这种超大等级的城市,更应该张灯结彩,喜庆万分,可偏偏这嘉陵关一点点声音都没有。

    没有欢笑,没有烟花,反而是死一般的寂静。

    整个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尤其是在这个连风都没有的晚上。

    嘉陵关是整个东北军唯一残留的一个关口,如果两大帝国的人冲破了这里,那往后就是一马平川的平原。

    这种说法,或许有人还不明白嘉陵关的重要性。

    换个方法说,这三大帝国的中央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三大帝国各国之间的交接各有一个滔滔大江,就比如说大汉帝国与泰城帝国的灵江。而这连绵不绝的山脉,就成了三大帝国互相往来的唯一陆地通道,其重要性可想而知。

    而冥所在的那个山,也仅仅是这绵延不绝的山脉中的一座,还是比较靠近大汉帝国的一座。

    很多的山脉都是悬崖峭壁,而整个东北方向,最大的三个城池中,地理位置最主要的就是嘉陵关。

    嘉陵关冲破,就代表着整个东北方向全线崩溃,到时候,就算是帝都也要戒备森严。

    所以,嘉陵关没破,局势还没到最紧张的时候,但是情况也绝不容乐观!

    这个晚上太过寂静,寂静的人都不敢进入梦乡。

    这个时候,嘉陵关的官府却仍然灯火通明,不断有人从其中进进出出,忙活的不可开交。

    如今,嘉陵关的官府早已不是那些总督官员们的集聚地了,当文官遇上武官只有被驱赶的份,更何况在这个非常时期。

    此时,嘉陵关的官府早已变成了这些军区大佬们的议事地方。

    现在已经是丑时,是一个人睡意最浓的时间,但这官府的后堂中,所有人都异常的精神。

    场面上一共五个人,其中一个人坐在首位,其余四个人分别坐在两面。

    老大的表情非常阴沉,阴沉的仿佛能滴下水来,而四个小弟也不敢做声。

    气氛就这么压抑着,压得人喘不过气,终于,还是老大说话了。

    “腾飞,这把仗,我要多感谢感谢你。”这六十多岁的人说道,虽说六十岁了,但对于四象级一百三十年的寿命来说,还是年轻的。

    “首长过奖了,腾飞惭愧,把事情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赵腾飞马上起身回答道,样子十分恭敬。

    他口中的‘腾飞’正是赵腾飞,而能让赵腾飞这个实打实的师长称为‘首长’的人,地位可想而知。

    坐在首位的,正是整个东北军区的司令,东北军绝对的老大,高胜。

    “你先坐下吧,都到现在这个时候了,就不用谈规矩了。”高胜挥了挥手,示意赵腾飞坐下,然后一脸凝重的说道,“腾飞,你这次做的贡献大家都看在眼里,要不是你那个师团战斗力那么顽强,可能咱们连这个嘉陵关都逃不回来。”

    “是,首长!”赵腾飞马上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