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837 你不够资格
    远远的看过去,更像是被扒了皮的死尸。

    “不!!!”苏妍发疯的喊道,看着吴浩天被击飞的身体仿佛心都要割碎了,她想冲过去,却怎么也冲不破这暗红色的牢笼。

    苏妍绝望的哭着,朝着吴浩天倒着的方向无力的跪了下来。

    “风”

    女人残忍的笑了笑,像是得胜归来的女王。

    “世界终于安静了。”女人快乐的笑了笑,“都是一些谬论,你看,他不还是死了么,死人说的话是不算数的。”

    苏妍根本听不进去女人的话,而是死死的跪在地上,双手嵌进土地里渗出了鲜血。

    “以后别相信男人了。”女人还在自顾自的说着,“那都是没心没肺的东”

    女人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女人狠狠的转头,看向了躺在地上的男人。

    那满身是血的男人竟然动了动!

    吴浩天的念头是在没看见苏妍安全之前,我怎么可以死?

    生是为了那个人,死也要为了那个人。

    吴浩天艰难的动了动自己的手指,然后强运起一口气,用手支撑起身体

    可是,身体还没起来多少,就再次狠狠的砸向了地面。

    吴浩天不停的喘着粗气,他是真的不行了。

    懂得中医的他,比任何人都知道他如今的身体状况。

    双腿内部的筋脉已经完全断掉,根本没有接上的可能,左臂完全撕裂,已经不知道被打飞到了什么地方,肋骨断了七根,更致命的是有两根肋骨直直的插进了肺里!

    这也是吴浩天喘不过气的原因。

    吴浩天没有因此而沮丧,反而笑了笑。

    还好,自己的右手还能动。

    吴浩天艰难的抬起头,看向了在自己正前方的苏妍,然后伸出颤巍巍的手,重重的拍向了地面!

    爬,我也要爬过去!

    于是,在苏妍痛苦的眼神里,在女人惊诧的眼神里,吴浩天用右手一点点往前挪着身体。

    现在,有谁还记得他是剑仙的徒弟,是帝国的英雄,是年青一代的领袖?

    吴浩天艰难的爬了十米,源源不断涌出的鲜血拖拉了一地。

    终于,吴浩天还是爬回了女人所指的地方。

    吴浩天看着女人复杂的眼神惨淡的笑了一下,实际上,吴浩天沾满血的笑容是那么惊悚。

    “能放我们走了吗?”

    女人看着吴浩天顿了顿,想说什么却无法说出来。

    最后,女人还是开了口。

    “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这也是让我相信爱情的最后一关,如果你们谁能做到,我马上走!”

    吴浩天虚弱的问道,“是什么?”

    女人长唿出一口气,然后看着两人顿了顿,“你们两个只能活下来一个!”

    苏妍狠狠的转头看向了女人,眼神中带着一丝丝疯狂。

    这条件太过

    但是,吴浩天却笑了,即使那虚弱的笑声很难听得见。

    “这个简单。”

    吴浩天笑了笑,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我还以为是什么条件呢,不就是死么。”

    说着,吴浩天马上抬起自己的右手,狠狠的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刺去!

    女人死死的看着吴浩天,惊诧的眼神竟然透露出一丝惊喜!

    一丝难以察觉的惊喜!

    但是,随之又变成了弄弄的诧异,或者惊恐

    只见吴浩天的手指就那么死死的停在太阳穴旁边,再也没有深入一步。

    吴浩天笑了笑,如释重负。

    “你输了,凶渊。”

    轰然间,世界坍塌!

    凶渊之外,现实之中,嘉陵关。

    在这东部边疆最大的城市中,一切都有着过年的气氛。家家各处张灯结彩,洋溢着喜气与快乐。

    人们得以如此快乐的生活,依靠的都是那些常年在边疆驻扎,过年都不能回家看一次亲人的铁血汉子们。

    即使天寒地冻,他们也像一杆杆标枪一样站在那里。

    此时,已经入夜。

    赵腾飞坐在敞篷中不停的翻着手中的书籍,然后不停的发出‘啧啧’的声音。

    “这人,太聪明了!”赵腾飞边看还边嘟囔着,“这人脑袋是什么做的?这么好的对敌方法都能想出来,太帅气了!”

    说着说着,赵腾飞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闭上了眼睛,回想着刚刚书上的一幕幕。

    良久,赵腾飞然后睁开眼睛,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朝着自己有些发冷的手哈出一口气这边疆太冷了,即使在帐篷里穿着厚厚的衣服,也还是冷。

    可是,赵腾飞没有停下来,意犹未尽的放下了手中的书,紧接着拿起了另外一本书。

    一看这本书,赵腾飞的眼神顿时放出亮光。

    这正是镇国府代的家主所打的战役汇集,不仅仅是大汉帝国,其他帝国的高级将领中必须人手一份。

    对了,先要说一声,现在我们赵腾飞赵军神已经不是营长了,而是官复原职,成为了师长,这得益于吴浩天对自己父亲的大力推荐。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赵腾飞真的很有才华,否则吴行雷是不会徇私的去提拔他。

    言归正传,赵腾飞在看到这本书之后马上拿了起来,饥渴的像是看见美女后发*春的色狼。

    这军书中记载了太多太多的案例,当然,那些很诡异的、玄之又玄的、即使在打完仗这么多年后依然让人看不透的战役,书中是没有写出来的。

    镇国府不会透露出这些核心的机密。

    可即使如此,这本书对于赵腾飞的价值也太大了。

    赵腾飞刚要翻这本书的时候,突然有人来到了赵腾飞的帐外。

    “报告!”

    赵腾飞一愣,然后把书放在了桌子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后对外喝道,“进!”

    帐外的人马上进来,站到了赵腾飞的面前。

    赵腾飞没有注意这个人,反而是看了看这人手中的东西。

    吃的,满满的都是吃的。

    有鸡大腿,有鹅肝,有大块大块的牛肉,甚至还有酒!

    赵腾飞顿时口水流了三尺长,然后哧熘一声吸了回去

    “说,这是怎么回事?”赵腾飞让自己表现的很严肃,看着这士兵问道。

    “报告师长,这是我们炊事班做的菜!”来人明显因为见到赵腾飞有些激动,大声的喊道,“今年是大年三十,您也辛苦了一年了,我们特意为您准备了酒菜!”

    没错,赵腾飞是辛苦了一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