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829 杀气凌然
    “吴少”安强的声音也不像刚才那么谦卑,而是冷冷的说道,“您打也打了,不知道能否放我的儿子一命。”

    吴浩天回身,看向了这个生气的父亲。

    “对于他而言,我的气已经消了。”吴浩天淡淡的说道,好像一切与自己无关,“今天放他一马,希望以后不要让我见到他。”

    “是”安强一听吴浩天放过了自己的儿子,像是怕吴浩天反悔一样马上抱起了自己的儿子,抬腿就要走。

    可是,脚还没离开地面,吴浩天却又说话了。

    “我有说让你们走么?”吴浩天的声音冷冷的安强的身后响起。

    安强有些僵硬的站在了原地,无奈之下,只好转过身看向了这个恶魔!

    安强有些发狂的攥住了自己的拳头,如果这个人敢再对自己的儿子做些什么,那自己即使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撕下他一块肉。

    吴浩天看着安强阴狠的眼神没有做出什么,而是用非常冷,冷到极点的话一字一字说着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非常不喜欢,我希望你能知道,即使你出手,在我眼里也什么都不是!”

    狂!

    不可理喻的狂!

    众人看着这冷冷的吴浩天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人太狂了些!

    但是,这句话在安强的耳朵里却起到了另外一个效果,这让安强所有反抗的念头一瞬间消失殆尽!

    随即,安强便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庆幸,庆幸自己刚刚没有做出什么单想想这吴少的事迹就让他心里发慌!

    吴浩天直接无视了安强的情绪他不是菩萨,他不会顾忌这种人的生死。

    只见吴浩天渐渐走到安强的身边,看了看安强,然后低下头,看着安强怀中仅有着一丝气脉的安子游。

    然后,吴浩天伸出一只手。

    安强勐然退后一步,警惕的看着吴浩天。

    吴浩天皱眉,看着脱离了自己手掌范围的安强,“如果你敢再退后一步,我会让你们都活不成。”

    随即,吴浩天有些邪恶的笑了出来,“你信不信?”

    安强看着吴浩天的眼神狠狠的打了一个寒战,同时也站在原地不动了!

    吴浩天再次低下头,伸出手对着安子游,然后一丝丝纯净的紫光在他手掌中泛起。

    随即,这紫光越来越浓郁,越来越闪耀,最后竟然将安子游包裹起来!

    紫光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木行,而在吴浩天身上,更意味着圣愈!

    安强一下子抬起头看着吴浩天,眼神中充满了复杂的感情,但是他在这一瞬间真的非常感谢吴浩天!

    圣愈!它的治疗是任何功法都远远比及。

    如此一来,自己的儿子就能以最好的状态恢复!

    果然,在仅仅过了一会后,如此伤重的安子游便醒了过来,身上的伤势更是完全恢复!

    只是,早已破碎掉的丹田和左腿是永远也恢复不了。

    吴浩天还是仁慈了些,给安子游一个站起来的机会,只让他成为了瘸子,而不是拄着拐杖。

    安子游渐渐睁开了眼睛,用着还有着血丝的眼睛看见了自己的父亲,随即转过头

    安子游‘啊’的尖叫一声,看见吴浩天像是看见了鬼一样,一下子从父亲的怀中跳了出来,一瘸一拐的躲在父亲的身后。

    他甚至没有管自己废掉的丹田,没有管自己瘸掉的左腿。

    其实,人一旦到了这种地步是不会再泛起反抗之意自己与对方相差太悬殊,任谁都会先选择保命。

    毕竟,带着那些不凡命运的人还是少的,多的,还是这些有着七情六欲的人。

    “如果你再躲在你父亲的后面,那我就把你的另外一条腿也打碎”吴浩天露出了一点点笑意,对着躲在父亲后面的安子游说着。

    安子游听后一个激灵,马上从父亲的身后跑来。

    他是一个跳梁小丑先是叫嚣,后被人威胁,再叫嚣,最后被人废了武功、敲断了腿。

    他也有了做小丑的觉悟。

    “如果你做的让我满意了,我不会再找你的麻烦,现在就要看你自己表现了。”吴浩天笑着说道。

    可是安子游却一愣,不懂吴浩天是什么意思,是让他自己自虐吗?

    “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吴浩天看着安子游一脸白痴的表情说道,“今天的事就你一个人么?还是说,你想一个人把所有的错都扛下来?”

    安子游狠狠的打了一个激灵,这个恶魔是说自己的妞!

    众人也狠狠的打了一个寒战这是一个魔鬼!

    不折不扣的恶魔!

    所有人的眼光都齐齐的看向了还在地面上坐着的女子,刚才的那血腥的一幕难道要发生在这个女子身上吗?!

    安子游也向女人看了过去,而此时的女子听着吴浩天的话瘫软在地上根本动不了。

    这个时候跑无异于找死,她只求这男子能留她一命。

    “我把这个将功赎罪的机会留给你”吴浩天对着安子游笑着说道,“你认为你怎么做能让我满意,你就怎么做。”

    安子游听着后背一阵发冷在众目睽睽之下打自己的女人,那他以后的面子就没地方放了!

    之前他被打是实力不够,他没话说,别人也没话说,但是如今他是受到胁迫的,他可以承担下来!

    如果他打了这个女人,他以后就会背负着‘被要挟没脸打女人’的骂名,那他也在帝都混不下去了!

    安子游犹豫了!

    吴浩天将手背在了身后,看着安子游颇有意味的说道,“如果你想自己扛下来我无所谓,我甚至可以给你打个折你自己把你自己的另外一条腿打断,我就再也不对任何人追究。”

    吴浩天的一句话让安子游狠狠的哆嗦了一下,随即像是发疯的公牛一样捡起了地上的木棍,狠狠的向着那女子冲去。

    “啪!”

    一瞬间,鲜血再次浸染了这下着大雪的世界。

    其实,没有任何人能记住女人的名字,甚至连她自己都忘记了她本身叫什么。

    因为她从小就被他那狠心的父母卖到了妓院里,到了妓院里当然不能用她原先的名字,而是用妓院里的代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