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826 刽子手
    跪的义无反顾。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吴浩天在短暂的惊讶之后,便收起了自己的表情,反而笑了起来。

    他为他能拥有这样的女人而自豪。

    女人希望自己的男人被人所敬仰,男人又岂不想让自己的女人仪态万千?

    幺儿做的就非常好,好的让吴浩天都有些羞愧。

    吴浩天悄悄的走到了幺儿面前,苦笑着对幺儿说道,“事情是你闹出来的,你自己收拾吧。”

    “不是我啊”幺儿有些委屈的说道,“是妍姐姐非要让我摘下了帽子的么”

    苏妍看着幺儿一阵头疼,这幺儿怎么这么容易就把自己给卖了呢?

    “就算是我想帮忙也帮不了啊”苏妍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些人都是你的信徒,你说一句话比我磨破了嘴皮子都好用。”

    幺儿看了看苏妍,又看了看吴浩天,随即点了点头。

    幺儿轻轻的跨出一步,走出吴浩天一行人的圈子,随即气质大变!

    前一秒,还是羞涩可餐的小女孩,这一秒,就已经是天下人所崇拜的圣女!

    这一步,就让这气质差了十万八千里!

    幺儿的眼神也变了,此时她不再是幺儿,而是圣女!

    “治疗病人是我的职责,本不图多余的回报,你们如此做反倒是给我增加罪恶感”,圣女顿了顿,用沁人心脾的话继续说着,“所以,你们起来吧!”

    一句话,在幺儿刚说完,所有的人都齐齐的站了起来。

    他们齐齐的看着幺儿,仿佛刚才的事情不存在一样。

    幺儿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些人,这种膜拜对于很多人是享受,可她真的不喜欢,这会打扰她最基本的生活。

    “今天我只是陪我的丈夫出来游玩,我只想好好的开心一下,希望大家忘记我存在的事情,而且”幺儿把头转过去看向了吴浩天,“现在是我的丈夫处理事情,请大家不要耽误。”

    幺儿刚说完,所有的人就再次议论起来。

    人群再次活跃,但其实他们讨论的不再是安子游,而是吴浩天。

    这个能把圣女收服的吴浩天,而且看样子圣女对着男人是服服帖帖的。

    吴浩天感激的看了幺儿一眼,幺儿也是开心的对吴浩天笑了一下。

    幺儿虽然除了医道外脑子笨了点,但是在外要给足自己男人面子这点浅显的道理却是明白得很。

    吴浩天再次走向前去,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这个已经像是瘫痪在地上的女人。

    “这回,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吴浩天戏嚯的看着这个女人。

    女人还在看着眼前的五个女子,任何一个女子都足以让她自惭形愧。

    “没有了。”女子有些惨淡的摇摇头,“事到如今,我没有任何话好说。”

    “那好”吴浩天也收起了玩笑之意,看着女人淡淡的说道,“你欺负了我的女人,你说你能给我什么补偿?”

    女子再次摇摇头,有些苦涩的说道,“我能给你的,不过是我这个人而已,但你根本不需要,我还能赔给你什么?!”

    众人无言,安子游无言。

    “但你要知道,你没东西能赔给我,不代表我就不向你索要赔偿了。”吴浩天毫不怜惜的说道,这种人根本不值得任何一丝丝的怜惜。

    如果今天他们欺负的不是自己,或者说,自己不是吴浩天,那岂不是要任由他们宰割,甚至在偌大的闹市中脱光衣服?!

    做人、做坏事,都要给自己留一些后路才好。

    女人听后身体一震,有些颓废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吴浩天像是任命的说道,“你说怎么办?”

    吴浩天笑了笑,却要在开口说话的时候被一阵吵闹声打断。

    吴浩天很不喜欢自己说话的时候被打断,所以他皱着眉头看向了声音的来源。

    只见来的一群人从层层的群众中推出了一条道路,定睛一看,竟然都是军队!

    吴浩天有些戏嚯的看了看安子游这家伙竟然还搬了救兵?

    只见来人进入到群众中央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安子游站在一旁瑟瑟发抖却一动也不敢动的身体。

    这男人马上跑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安子游上下不停打量着。

    “儿子,你没事吧?!”这来者大声说道,口气中充满了层层的杀气,“我听说你被人欺负了马上就带了人来,你有没有受伤?!”

    “爹”安子游见到自己的父亲鼻子一酸,马上就从扑到了自己父亲的怀里。

    对于刚刚在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他而言,见到父亲无异于见到救命稻草一样。

    他或许没什么太大的能力,但他的父亲却是绝对的有!

    他父亲与安成谋是兄弟,而且两人走得非常的近,如果说安成谋是皇上身边的红人,那自己的父亲就是安成谋的红人,无论安成谋去哪里都会带上自己的父亲。

    所以,他的父亲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安氏家族的二号人物,更是在政治中响当当的人物。

    他的父亲出马,没几个人敢驳他的面子。

    “不哭啊儿子!”安强大力的拍着自己儿子的后背好生安慰道,“有爹在,一切都没有事了,一切都有爹为你做主!”

    安子游趴在自己父亲的肩上痛哭,很惨淡的点点头,像是自己受了多么大的委屈一样。

    终于,这貌似感人的一幕持续了好一会,安子游才从自己父亲的怀抱中离开,哭声也渐渐停了下来。

    只见安子游抹了一把眼泪,然后疯狂的看着吴浩天,举起了自己的手指,“就是他!”

    安强顺着自己儿子的手看过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地上的七具尸体。

    即使以安强这种杀过无数人的刽子手来说,心脏也难免一跳。

    “儿子,告诉爹,是谁欺负你了?!”安强看着自己儿子的惨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自己都不舍得让自己的孩子哭,别人谁有这个权力?!

    “你爹我今天不把他碎尸万段,我就不姓安!”安强气冲冲的说道,而所有的围观群众看着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部队都大气不敢喘一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