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822 战神
    换言之,有资格在生命石留下印记的,只有龙王血脉,还有长老。

    这八块生命石除了龙王的,就是五名长老,还有他的大儿子炎天华爵?影,小儿子炎天华爵?冥。

    这生命石非常准,从没有出现过例外。

    在一千二百年前,他的小儿子被迫放逐到凶渊之后,诺就像现在这样天天盯着属于冥的生命石看着。

    他知道,虽然他的儿子没有出来,但他起码还活着。

    如此,就是做一个父亲最幸福的事情了。

    诺没想到的是,一千二百年自己做过的事情,自己竟然又要再做一次。

    诺甚至不知道,这一切的错到底是怪谁,诺只知道,这一切只会是悲剧。

    果然,好像是为了应验他的想法一样,眼前巨大的生命石突然爆裂,四分五裂的生命石如同诺此时的心脏,最后化成晶莹的点点光芒。

    诺死死的瞪着这破碎的生命石久久不语,五位长老齐齐的冲到诺的后面,却没有敢出手叫醒他。

    他们怕,怕此时他们去了只会是帮倒忙。

    整个场面就这么诡异的愣在那里,六名五行级的巨龙安安静静的仿佛失去了生命。

    突然,诺轻轻的咳了一声。

    于是,鲜血像是止不住的河流从诺的嘴里喷洒而出,像是鲜艳的瀑布。

    诺的身体重重的向后面倒去,五位长老疯狂的冲了上去,接住了诺苍老下来的身体。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对于父母来说是痛心的事。

    不幸,诺就体验到了这种感觉。

    这世界上,有一种很神奇的直觉叫做骨肉之亲,这种直觉会让你在冥冥之中感觉到你至亲的生死。

    所以,当影狠狠的将自己的头颅拍碎的时候,冥从睡梦中狠狠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剑仙没有睡觉,这几天冥一直在为吴浩天的事情而担心,他太累了,所以自己才让他安静的睡一会。

    可怎么才睡了仅仅一个时辰就醒了过来,还是这么突兀的睁开眼睛?

    “怎么了?!”剑仙看着自己的兄弟轻声问道。

    可回答他的,却是冥眼神中渐渐黯淡下来的光芒。

    剑仙有种不好的感觉,在他的印象中冥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绪。

    冥看着自己的朋友摇摇头,抬起自己巨大的身体背对着剑仙,走到了墙壁的边缘。

    剑仙无言,冥亦无言。

    剑仙懂,他与冥是无话不说,但今天冥不说,自然有他的理由。

    男人之间,有时不必问那么多。

    终于,在过了良久良久之后,冥才开了口。

    “剑兄,你说”冥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你说我这样做对吗?”

    剑仙看着冥的背影,“你是说去让吴浩天阻止影?”

    冥点点头,巨大的头颅无力的想要被甩飞一样。

    “”剑仙不知道说什么,但是他又不得不说。

    “我不知道。”剑仙说道,“但只要是你做的决定,我就会帮你完成。”

    “因为这世界没有对错,只要跟着自己的心走,一切就是正确的。”剑仙看着冥的背影淡淡的说道。

    “是吗”冥突然哽咽住了,这时剑仙才知道冥竟然哭了!

    冥哭了,坚强的冥竟然哭了!

    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冥没有哭,在这不见天日的山洞里一修炼就七百年从未迈出一步的冥没有哭,现在竟然哭了!

    “冥”剑仙看着自己的朋友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他好受一些。

    “影死了”冥突然说道,“可为什么我一点胜利的感觉都没有?”

    剑仙凛然,心中却泛起道道涟漪。

    这胜负,竟然提前就说出了结果。

    三天之后,在这巨大的火山之中,丝毫没有人烟可见,别说是人烟,就连鸟虫都没有一个。

    因为,这火山真的爆发了,就在三天之前。

    在这里住了几十年的猎户傻眼了,即使是千里之外的边防军傻眼了。

    他们知道这火山是一个活火山,也见识过这火山不停喷射出岩浆的实力,却从没想到三天前的那一次爆发是那么震撼!

    或者说,是人家的灾难!

    那火山在正午的时候狠狠的爆发出来,高高的岩浆像是要冲破这世界的气层,一瞬间,整个天空不再是晴朗的白色,而是闪耀着炼狱般的红光。

    所有人都清晰感觉得到这大地暴怒般的震撼,还有瞬间升高的温度。

    这岩浆如同喷泉一样高高的喷出,随即给周围的大地下了一场标准的火焰雨。

    那场面,比群星坠落还要震撼!

    房源百里之内,所有能够燃烧的东西都被燃烧,不能被燃烧的东西都被融化成了滚烫的液体。

    一瞬间,如同世界末日。

    这一刻,也被三大帝国所有的边防军所记住,他们称这次火山爆发为死神的号角。

    这一场灾难足足持续了三天才平息下来,但是所造成的伤害却是永远也恢复不来的。

    岩浆的覆盖,让周围寸草不生。

    让三大帝国心安的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员伤亡他们为此也很好奇,只是他们永远也想不到,这是神的功劳。

    是守护神的功劳。

    而三天后的今天,三股凌冽的气势在人类领地的上空急速飞过,目的就是这个火山口。

    来者,正是龙族五位长老中的三位。

    他们看着这在难般的地方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但他们还有着他们的任务,他们是要接冥回族。

    或者说,是回家。

    冥看着三人苦涩的一笑,随即点点头,跟着三名长老消失在这一座生活了七百年的山体。

    迎面而来,是阔别了七百年的阳光。

    光明,永远是那么耀眼。

    冥眯起了眼睛,看着高挂在天空的耀阳沉默不语。

    七百年前,他发誓只有当自己有能力报仇或者已经报仇之后才能出山,如今他的愿望实现了,却没有一丝喜悦。

    或者说,唯一能让他喜悦的事情,就是他回家了。

    回家,就能见到他的父亲,还有他心爱的人汶。

    这三天他想通了太多的事,影的死让他感觉到害怕,所以他早已经不恨他的父亲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