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820 垃圾
    “你说的没错,但那是千年前的我,现在的我也做到了对任何敌人都不在仁慈。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可是”冥顿了顿,舔了舔自己发涩的嘴唇,“我从来没把你当成敌人过”

    “即使,你曾经那么对过我。”

    影愣住了,看着自己的弟弟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随即,两行清泪从影怎么也合不上的眼睛中流出,像是两条源源不绝的小溪。

    世界上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影突然觉得自己好傻。

    抛弃了这世界最重要的东西,去追寻了那么没用的权利。

    这世界实力永远都不是珍贵的,自己身边那些傻傻的人才是自己最应该去珍惜的。

    可是这留下的眼泪却告诉着影,一切都回不去了。

    一切的一切,都再也回不去一千二百年前,自己、冥还有汶的肆无忌惮的快乐。

    勐然间,影觉得自己的心脏好痛好痛。

    好像整个心脏都紧锁成了一团,随时能爆炸开一样。

    随即,影站立着的巨大身体轰然倒下,砸在地上仰起层层灰尘。

    “是我错了……”影用艰难的声音说道,只是早已泣不成声。

    影没想到,自己恨了七百年、担忧了七百年的亲弟弟会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敌人过。

    影觉得,自己愧对着身体流着的血液。

    愧对拥有这纯净到极致的血液,却做着猪狗不如的事情。

    冥看着自己的亲哥哥默然,事情已过了一千二百年,看着自己的哥哥跪在自己的面前痛哭,却一点喜悦的感情都没有。

    胜利了吗?冥从来都没有感觉到。

    兄弟阋墙,从来都不存在赢家输家,有的只是无奈与失败。

    “我送你一句话。”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剑仙终于开了口,只是声音安静的像不存在一样。

    影抬起沾满泪痕的脸,看向这个有些可怕的老人。

    “您说。”

    冥身体一震,他知道要让影心甘情愿的说一个‘您’要多难。

    冥突然发现,自己的哥哥不一样了。

    剑仙抬起头迎上了影的目光,那眸子是那么的痛苦与挣扎。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影身体一震,看着这老人死死的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影的眼光涣散起来,像是傻了一样不停的默念着这句话。

    “谢谢你。”影对着眼前的老人说道。

    剑仙笑了笑,一句话而已,只是太多人都不能真正理解。

    影看着剑仙的眼光坚定起来,巨大的龙爪狠狠的拍向了地面,狠狠的站直了自己的身体!

    好像,他又恢复了那个不可一世的龙王!

    剑仙默然,冥默然,他们不知道影又要做出什么。

    影闭上眼站立了一会,像是感受着最后属于自己的空气,随即睁开眼睛,看着面前与自己一样高大的弟弟。

    “我不知道,现实的你是不是也这么想,可是我相信你”

    影像是说着胡话一样,看着冥露出轻松的微笑。

    “我的弟弟,你才是龙族的王者,你才是对的。”

    影低下头,在剑仙与冥莫名其妙的眼神中,看着自己缓缓抬起的龙爪,像是怀念着自己的最后的生命。

    “这一切的灾难,都是我的错”

    影抬起自己巨大的龙爪,已经与自己脆弱的头颅持平。

    “是我该偿还的时候了。”影笑着说道,在将自己的龙爪狠狠的拍向头颅前,静静的说道,“即使,我知道你是凶渊”

    影带着笑容血肉迸裂,脑海中最后的一个画面却还是自己的弟弟。

    凶渊之外,龙族殿堂,在诺悲痛万分的眼神中,属于影的生命石轰然破裂。

    吴浩天一脸牲畜无害、老少咸宜的样子是那么萌气十足,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矮上一头的男子好奇的问着。

    周围的群众一愣,女子与家仆一愣,就连安子游也一愣感情自己被人当了凯子!

    安子游随即皱起了眉头,狠狠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却丝毫没有动手。

    安子游不傻,虽然他成天在外游逛着,虽然他成天游手好闲调戏良家妇女,但是他真的不傻,反而他聪明的很。

    他知道什么人自己可以随便践踏,什么人自己要小心翼翼的应对着,这也是他长生没被人弄垮的诀窍。

    就比如这一回,当他被人**裸的顶撞时,他虽然生气却没有发作,而是上下打量着吴浩天。

    跟着大汉帝国混着,在普通人耳里没什么,但在他的耳里却不一样

    现在有两种可能:一是这年轻人狗屁不是,疯子一个;二是这年轻人口中的‘跟着大汉帝国混’是指与皇亲国戚有着莫大的关系!

    他怕吴浩天有后台,有比他还硬的后台他看过很多小说,里面有很多傻x欺负人却踢到铁板上最后死的比畜生还惨,他不会那么傻到去做那些连名字都不会被记住的小配角。

    他不说话,他的女人却说话了。

    “老公~你看他竟然说咱们,他竟然让咱们脱衣服。”女人不停的磨蹭着安子游,在他的身边发着嗲。

    吴浩天皱着眉头看着这个女人,女人用对了地方是助力,用错了地方就是祸害。

    就比如,今天这件事没有这女人就不会发生,可以说这女人居功至伟。

    安子游没有理会这个女人,他不会那么白痴到让一个女人去左右自己的思想,但他也没阻止女人说话。

    面子,还是要顶上去的。

    “不知道兄台在哪个道上混着的?”安子游看着吴浩天冷冷的问道,他看得出吴浩天你穿着上的不凡,一看身上的布料就是那种顶级的拿钱都未必能买到的东西。

    这种东西他也有,所以他不会在意这些。

    吴浩天一愣,他当然知道‘在哪个道上混’是什么意思,可是他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额”吴浩天用手点了点自己的眉心,“跟着大汉帝国混着的!”

    “”

    众人看着吴浩天齐齐不语,这人怎么能不要脸到这种地步?!

    这就是别人问你家住在哪,你却说家住在天朝一样可恶。

    安子游也是一愣,随即看着吴浩天的眼神不一样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