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771 蔑视!
    冥嘲笑的看向了自己的亲生哥哥,却充满了蔑视。??·

    “对此,我只能说不好意思!”冥冷笑道,然后看向了自己的父亲“当年,你把我扔进凶渊里,我毫无怨言,就当我把命还给你!如今,我活着出来,我的这条命只属于我自己!”

    “我不再受你们的约束!”冥狠狠地说道,“我只想问,汶在哪里?!”

    众人看着异常冷静的冥沉默不语,族长没有说话,他们更没有资格。

    冥的父亲只是安静的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心里却翻江倒海。

    而冥看见众人都不说话,心里大急,一种不祥的预感从他的内心中渐渐升起。

    “汶呢?她到底去哪了?你们对她做了什么?!”冥声嘶力竭的对着自己的父亲大喊道,汶是他这五百年活下来的唯一信念,汶要是死了,他活下来就没有一丁点意义!

    汶死了,他也不能苟活!

    冥的父亲安静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发狂,骨肉相连,心中也是一阵痛楚,可刚想说些什么,自己的大儿子却开口了。

    “汶已经被我关了起来,**的人怎么还配当我的妻子?!”影向前一步,大声的对自己的弟弟说道。????·

    他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未必会超过自己的弟弟,当自己的弟弟真正成长起来时,那自己的地位就可能会不保,所以,趁他病要他命!

    影要趁着冥精神不稳定的时候一举将他打压,即使这里有这么多的人!

    他们的父亲诺很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大儿子,他并不知道其中的曲折,但是一直在他面前很谦卑的大儿子突然如此,实在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是意外,还是潜伏?!

    诺突然打了一个寒战,觉得自己突然看不懂自己的孩子了。

    “你将他关在了哪里?!”冥大声的对影喊道,如果不是他现在全身没有力气,他绝对会上去抓住他兄长的脖子。

    “这你没有权利知道”,影有些轻蔑的看着自己的兄弟,仿佛看着一个令人怜悯的狗一样,“虽然她已经不干净了,但她在名义上还是我的妻子,我对她做什么,你有权利过问吗?”

    冥听后身体瑟瑟发抖,已经虚弱的身体不停摇晃,却仍然死死地握住自己的拳头。

    冥知道,自己现在仍然打不过他。

    这五百年自己对于意境上的感悟虽然很大,但是实力上却没有任何提升。·

    而冥感觉得到,在自己的兄长身上,能感受到一种令人心悸的气息。

    就像自己的父亲一样。

    这说明,他已经成功进入五行级!

    “怎么,你想打我?”影嘲笑的看着自己的弟弟,“五百年前你不如我,现在你仍然不如我!”

    冥狠狠打了一个激灵,没错,他现在真的不如自己的兄长!

    “于理,你不合,打你又打不过我,给我一个将汶给你的理由”,影轻蔑的看着自己的弟弟,他要将冥的信心全部打碎,这样他才能安逸。

    他看见冥死死地攥住拳头,心里也随之紧张起来。

    当冥松开拳头的那一刻,或许就是他放弃的那一刻!

    而冥也仿佛听到他心里的话一样,一下子松开了自己的拳头。

    影大为开心,可是冥却阴沉沉的说道。

    “五百年后,你定不如我!”

    吴浩天即使只听着冥在诉说着,也仿佛能感受到当年冥的豪气万丈。

    吴浩天心里一笑,冥的兄长还真是傻,能通过凶渊的人又岂是他几句话能打压的住?

    冥的眼神有些激动,但渐渐的呆滞下来。

    “我赢了当时,却还是输了汶”,冥苦涩的说道,像是打了败仗的将军。

    “然后呢?”吴浩天再次问道,“你又是为什么离开龙族的?”

    冥看着吴浩天笑了笑,笑容中有些无奈。

    “他都已经是接下来的龙族族长了,你认为我一个人有继续在龙族住下去的必要吗?”冥说道,“龙族对于我来说,只有汶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与我无关。”

    “那你就这么放弃了?”吴浩天好奇的问道,“你就这么走了,那汶怎么办?”

    “我当然不会就这么走了”,冥狠狠地说道,“他夺走了汶,还让我遭受了五百年的折磨,这仇我怎么能放得下?!”

    “然后呢?”

    “然后,我就对着族长说道,我希望我回来之前汶不出一丁点事情”,冥苦笑着说道,“汶虽然是影的妻子,但对于权利至高无上的族长来说还是有权利管辖。”

    “影呢?他没说什么?”

    “他当然说了”,冥嘲讽的说道,“他说,你还有脸回来?!”

    “然后,我就当着所有人对他的面说:‘有朝一日,我定会夺走你所有的东西!’”冥狠狠的说道,“紧接着,我就消失在龙族之中。”

    吴浩天听完整个故事,随后安静了下来。

    这故事简单,简单的有些过了头,但是冥与汶在其中所受的折磨却不是这几句话就能说得清。

    “我想问一下”,吴浩天看着冥真诚的问道,“你现在多少岁了?”

    冥看着吴浩天愣了一下,随后笑着说道,“应该是一千五百岁了吧——”

    吴浩天愕然,冥却接着说道,“过的年头太多了,自己也不愿意记着。”

    吴浩天看着冥笑中的意味,不禁心疼起来,男人不说什么,却不代表他不难受。

    一千五百岁,离开汶一千二百年。

    一千二百年后,感情丝毫未变,一千二百年后,一切一如从前。

    冥用他的实际行动告诉着所有人,什么才是真爱。

    “我是族长的亲生儿子,无论怎么说我出生下来就代表着我进入了龙族的核心圈”,冥严肃的说道,“每一个长老都会拥有一个古老的鳞片,这鳞片据说是第一代族长的,他用灵魂将这几个鳞片贯穿起来,也就是说,这几个鳞片可以互相传递信息。”

    吴浩天对冥肃然起敬,每一个坚持爱情的人都值得吴浩天去尊重。

    良久,吴浩天才继续开口说道,“那需要我做什么?”

    没错,这一切看来只与冥有关系,与自己毫不相关,那需要自己做什么?!

    而这时,不仅仅是冥,甚至剑仙都将脸色沉了下来,刚刚说那么多都是原因,更是废话,这里才是重中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