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769 消失的龙族
    如今的龙族早已消失在偌大的九魂大陆中,出生就可以飞行的他们没有人能知道其住所。

    吴浩天看着冥若有所思的眼光,仿佛时间一下子回到好久好久以前。

    那一年,冥三百零七岁,他的兄长炎天华爵?影三百零九岁,成年礼每十年举办一次。

    对了,差点忘了说,炎天华爵这个姓氏可不是所有龙族都能使用的,只有族长一代可以使用。

    结果显而易见,冥,还有他的兄长影,都是这一代龙族族长炎天华爵?诺的孩子。

    而且,族长也就这么两个孩子,这在历代的族长中孩子算是多的。

    更令他自豪的是,两个孩子都继承了他超凡的天赋,仅仅三百岁就都已经步入了相当于人类的四象级。

    但是,要知道,龙族的四象级,与人类的四象级的时机战斗力是不一样的。

    成年礼这一天,族长要为自己的两个孩子指定婚事,繁衍后代对于他们来说是大事。

    说出去有点丢人,两条龙要从成年礼之后开始圈圈叉叉,然后圈圈叉叉个几百年才能有幸怀上。

    三百岁,任何一条龙都已经有了成熟的思想,或者说,当一条龙一百岁的时候就可以与人类的思想大家相比了。

    只是,一切都是这么规定的,三百岁,才允许龙族婚配。

    冥说,他当时爱上了一个龙族的姑娘,名字叫做汶。

    汶那年三百零一岁,同样参加了当年的成年礼,汶不是龙族族长一脉的人物,但却是除了龙族族长一脉外最强大的一脉的唯一后代,其重视程度可想而知。

    汶的天赋更是强的没话说,即使是相比于影、冥两兄弟也丝毫不差。

    这时问题就来了,两个兄弟同时过成年礼,在这一代中天赋最高的母龙就是汶,该许配给谁呢?

    一女二夫,这种人类都觉得丢脸的事高傲的巨龙自然不会去做。

    更值得一提的是,汶长的真的非常好看。

    吴浩天看着此时此刻冥幸福起来的眼神,还有洋溢着春光的脸色,想必如果把龙族当成人类来比较的话,汶的相貌气质绝对不次于微生月寒吧?

    吴浩天看着冥的神色竟然因为一个女性而变化如此之大,便也猜到了一些东西。

    自古红颜祸水,或者说,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冥,应该是深深的陷进去了。

    冥的眼神充满了光芒,真的过了好一会,冥才低下头看着吴浩天,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你永远不知道汶是怎样的一个女性”,冥淡淡的说道,“当年龙族真的没有一个人不喜欢她。”

    “于是,我也没有例外。”冥笑道,仿佛承认自己很花痴都不觉得害羞。

    吴浩天默然,因为他看见冥的眼神一点点黯淡下去。

    “然后呢?”吴浩天轻声的问道。

    “然后,我的父亲,伟大的族长大人将汶指给了我的兄长!”冥的神情突然激动起来,仿佛即使过去了这么久都无法平息自己的怒火。

    吴浩天不解,这种事情是天注定的,汶与谁在一起至于这么生气么?冥喜欢汶,估计他的兄长也喜欢汶啊?

    吴浩天疑惑的看着冥,而冥也看向了吴浩天。

    “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冥语气安静的有些吓人,“汶喜欢我!”

    吴浩天心中一凛,这才是事情的关键!

    原本是指单纯的兄弟间指定配偶,但现在却成了家长棒打鸳鸯!

    眼看着自己心爱更爱着自己的女人与自己的亲生哥哥在一起,任谁的心理都会承受不住!

    吴浩天有些同情的看着冥,他早已不是不懂情爱的他,相反,冥的情况他感同身受。

    “然后呢?”吴浩天试探性的问道,事情总要有个结果,“你对你的父亲屈服了?”

    冥听后一笑,这一笑只将一边的嘴角高高勾起,就连眼神里也充满了不屑。

    “我的父亲是龙族族长,拥有最高的权利,谁敢不服?”冥讥讽的说道,“就比如你们人类的掌门人或者帝王,他们说一句话难道不会决定任何人的生死?!”

    吴浩天无言,没错,自古帝王都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帝王说一不二,说一句话就是圣谕,写一句话就是圣旨,而不接受就是抗命,诛灭九族!

    九族,包括上三代,下三代,还有朋友等等————谁能承受得起?!

    所以,帝王的一己之私,夺走了多少人的幸福?

    而就在吴浩天为这种封建制度而唏嘘不已的时候,身旁突然传来一阵轻笑。

    轻笑过后,随即传来淡淡的声音,“除我之外。”

    吴浩天瞬间转头,看着脸上略带着笑意的师父,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是啊,自己的师父是个例外!

    天下人,无论是武师之地更或者三大帝国的帝王,有哪个人敢对自己的师父说个‘不’字?!

    在权利的规则上,还有一条凌驾于其的规则——强者为尊!

    强者,可以逆天改命,可以玩弄世界!

    冥看着自己兄弟带着笑意看着自己,便苦笑着摇摇头。

    “你是剑仙,更是人类的第一强者,即使是第二也与你相距甚远,哪还有人敢欺负你?”冥轻声的说道,语气中仅是无奈,“我当时若有你现在的实力,也不会落得今日这个地步。”

    “而且——”冥突然顿了一下,“你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强的。”

    一句话说出,剑仙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起来。

    吴浩天看见,此时自己师父的笑容是那么僵硬。

    吴浩天突然想起,自己的师父也是因为一个女人而痛苦了一辈子,当年的师父或许也遭受了什么吧?

    剑仙看着冥,良久不语,却又突然笑了一声。

    “你比我幸运。”

    你比我幸运————

    仅仅一句话就刺痛了吴浩天的内心,这个坚强的活了上百年的老人到底带着多少痛楚?比冥还不幸的会是什么?!

    吴浩天不敢想,怕想了自己都会害怕。

    冥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急忙的对剑仙说道,“对不起,李兄,我刚刚不是有意提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