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756 张牙舞爪
    吴浩天的手指不停地在布包上滑着,只见布包上的针越来越少,而刘瑶的身上则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针。????·

    时间过去了五十五秒,吴浩天与幺儿却齐齐的停下了手!

    两人同时呼了一口气,然后齐齐的看着对方——他们从对方的眼中齐齐的看到了一种情绪——为难。

    没错,就是为难!

    一分钟,或者说是五十五秒之内,他们已经将床上两人身前所有的医用穴位全部刺完,如今,就剩下几个生死之穴!

    这几个穴位,足以决定人的生死!

    刺深一份,要人性命;刺偏一份,要人生命;旋转方法错误,更是要人性命。

    这几个穴位,不到生死的关头,没有任何一个中医会去针刺,因为,他们也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能掌控的好!

    这几个穴位,已经完全与悟性、知识无关,而与经验有关。

    时间再过去两秒,吴浩天眼神低沉了下来,两秒,足以让他恢复到全盛状态。

    然后,吴浩天的大手在布包上一抹,右手的拇指和食指间再次抽出一根闪亮的针——一根比其他的针都要细长的针。

    吴浩天看着刘瑶暴露出来的胸口,然后轻轻的将手的小鱼际贴了上去。?·

    吴浩天眼睛死死地盯着,然后轻轻的将针贴了上去!

    幺儿也用力地睁大了眼睛,幺儿从没敢刺过自己的这个穴位,因为在吴浩天留给他的书中,明确的说了,这个穴位如果刺不好,坏处远远大于好处!

    这个穴位,就是人们都知道的膻中穴!

    膻中穴,任脉之会,心包募穴!

    这个时候,幺儿也是紧紧的皱着眉头,在他认为,七年前的吴浩天都十分冷静,应该不会为了一个比试的输赢而冒着出人命的危险做事,那只剩下一个理由——他有着十足的把握!

    幺儿仔细的看着,这对于她而言是最难得的经验!

    只见吴浩天在针刺进去半寸之后,竟然旋转一圈,然后深深的刺了进去。

    幺儿像是受到了多大的惊吓一样,大大的张开了嘴巴,然后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幺儿虽然不知道这有什么后果,但是那里的血脉、甚至是心脏都在深层,这么长的针足足刺进去了一寸半!

    一寸半!这根本是一个恐怖的深度!

    时间又过去两秒,但这两秒在幺儿的心中简直像一个时辰一样!

    终于,吴浩天在时间结束的一刹那瞬间抽出了长针,却不带一丝血痕!

    吴浩天的手在膻中穴的位置轻轻一抹,然后看着幺儿淡然·

    这一笑,云淡风轻!

    而幺儿看着吴浩天也笑了笑——这才是自己爱上的男人!

    “时间到!”美女礼仪悦耳的声音再次响起,然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美女礼仪十分为难,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这场比试怎么决定胜负。

    这简直是出乎常理么!这两人把床上的小白鼠扎的密密麻麻像个刺猬一样,让自己怎么判决?

    吴浩天善意的看着这个礼仪说道,“这场比试平手。”

    “不”,幺儿紧接着说道,整个声音都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我输了,你刺出一百五十一针,而我却只刺出一百五十针,你比我多一针。”

    这下轮到美女礼仪为难了,两人各持己见,到底听谁的对?

    “谁说你刺了一百五十针”,吴浩天笑了笑,指着老人脚底下的一针,“在最开始的时候你可就多刺了一针,如果这针也算进去,我的速度都不如你。”

    “可是,你能刺膻中穴……”幺儿着急的说道,不属于她的胜利她不想要,因为那是对她的侮辱。

    “不”,吴浩天笑道,“这一针必须由他人传授,我相信你今天看我刺过这一针后你也会领悟。”

    “平手吧!”吴浩天静静的看着幺儿,“我不想因为我比较死角的经验而赢得比赛。”

    幺儿看着坚持的吴浩天,也只好接受了平手的这个结局。

    而美女礼仪见到两人达成协议心里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笑着说道,“那接下来的比试还需要人员么?”

    “不需要。”吴浩天笑着说道,针灸之后是推拿按摩,吴浩天想,推拿可以说是针灸的演化,幺儿针灸如此在行,推拿岂会半吊子?

    而且,吴浩天也有点私心,他不想让幺儿给别人推拿——

    “那就请两位回位吧!”美女礼仪露出自己甜美的笑容。

    吴浩天和幺儿都对视了一眼,然后快速的将针从面前的人抽出。

    仅仅过了半分钟,然后老人便长呼出一口气,这简直吓死他了,然后马上从床上跳下来,看着吴浩天轻轻点了一下头就匆匆跑了回去。

    然后,所有人都看向了**着上身的刘瑶。

    这刘瑶还像是头死猪一样躺在床上,甚至嘴角都留下来亮晶晶的口水。

    “这——”美女礼仪看着像一滩烂肉的刘瑶,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

    “啊——”吴浩天好像才反应过来一样,然后好像很轻松的说道,“这个简单!”

    吴浩天有些嘲讽的看着刘瑶,要陷害别人的人先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吴浩天对于这种人丝毫没有怜悯之心。

    吴浩天相信,此人平时的作风也是不怎么样,即使自己现在杀了他也不会冤枉他。

    可是,刘瑶毕竟是泰城帝国使团的人,吴浩天还是不敢动歪念头。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吴浩天想让一个人从昏迷中醒过来简直太容易了,只不过这些方法中有舒服的,有痛苦的。

    刘瑶很不幸,成为痛苦的那一批。

    吴浩天将手放在刘瑶眼眶的内上方,然后用力一按——稍微懂点医的人都知道,那里的神经最多,也最靠近肌肤表面,所以也是最疼的。

    只见刘瑶“嗷~”的一声从床上蹦起来,口中还残留的口水直接把他呛的直咳嗽。

    “咳咳——”刘瑶使劲的咳嗽着,而吴浩天则是远远的避开,像是靠近了他会污染自己。

    “谁打我?刚才怎么了?!”刘瑶的气息刚稳定一些,就像一个疯狗一样乱吠,此时张牙舞爪的样子更加丑恶了他的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