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749 害人不浅
    爷爷看着摆在幺儿桌子上的饭菜一口没动,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小子一声不响的走了,却是害人不浅啊!

    “我希望你能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吴浩天边闭着眼睛控制着自己,边努力的让自己平静的说道,“我来只是为了问你一些事情,刚才的事纯属意外——”

    “如果你觉得委屈,我只能说抱歉”,吴浩天睁开眼睛平静的看着圣女,再次恢复到那个清澈深邃的眼神,“如果你实在是气不过,等有朝一日,我会登门谢罪。”

    圣女委屈的撅了撅嘴——她根本不知道这吴浩天是什么时候来的,但是从花瓶破裂的前几秒,自己就完全脱光了站在空气中,这个人怎么会看不见——

    难道他真的凑巧刚来就碰到了花瓶?一个高手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碰到花瓶?!

    圣女越想越委屈,想到自己守了这么多年的身子竟然被一个男人看光了,她就想找个洞钻进去。

    自己也有自己的心上人啊,自己幻想着自己的第一次,能一点点给自己心爱的人,为什么在这里就被其他男人看光了——

    然后,圣女就哭了出来。

    吴浩天头疼的揉了揉头发,然后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圣女,一筹莫展。

    如此下去,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进入正题?!

    多在这种地方呆一秒钟,就多一秒种危险!

    随即,吴浩天用手用力的敲了几下桌子,将圣女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

    “我希望我们能继续下去,否则会对我不利,也对你不利。”吴浩天平静的说道,“如果你想早点结束与我共处一室的折磨,那你现在最好配合我,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

    然后,吴浩天悠闲地靠在了椅背上,翘起了二郎腿,努力把自己装的像流氓一样,“我多在这里待上一份,你就多一分被**的可能,如何选择,就看你自己的意思,我是丝毫不介意。”

    吴浩天说出这句话后,都觉得自己很无耻。

    吴浩天安慰着自己,自己只是威胁她,想快点结束而已——

    果然,流氓的威胁还是很有效的,圣女赶忙点点头,然后开口对吴浩天说道,“你想问什么?”

    她希望吴浩天马上问出问题,自己赶紧回答然后结束这段折磨,可是,吴浩天却笑了出来。

    圣女不懂,自己难道哪里出现问题了么?

    “我说,圣女同学”,吴浩天悠闲的说道,“谈判是要有诚意的,何况现在还是我坐庄,你要体现些诚意出来对不对?”

    圣女顿时紧张万分,往床上退了退,看着吴浩天不知所措。

    “放心吧,我对你的身体不感兴趣——”吴浩天突然觉得,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都觉得假的很假,“只是,你要以真面目对人吧?”

    吴浩天想,我可以带着面罩,你可不行。

    可是,圣女在听到这句话后赶紧摇头,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

    她的父母以及见过她的人都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她,千万不要让别人看见她的容颜,她的容颜的诱惑力实在太大,天底下绝对没有几个男人能忍住!

    她不相信这个刚才对她非常轻薄的男人能克制住,所以,此时她死都不能摘下面纱。

    可是,她不愿意,吴浩天会逼迫她的。

    “圣女同学,如果你要是再反抗的话,我就不介意自己动手”,吴浩天努力使自己的声音猥琐些,以显得更有威胁性,“到那个时候,我脱掉的可不仅是你的面纱,还有你的衣服。”

    吴浩天淫*荡的笑了两声,然后看着圣女说道,“怎么选,你自己决定。”

    圣女大急——自己怎么可以被人扒光衣服!

    虽然自己刚才很可能已经被他看光全身,但是偷看和明目张胆的看又是两码事啊!

    圣女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夜行衣,带着黑色面罩的男人,顿时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

    圣女任命的将手搭上耳际,而吴浩天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而当圣女取下面纱的时候,吴浩天更是把眼睛瞪得比牛都大!

    “幺儿?!”

    故事要追溯到七年前,吴浩天还只有十岁的那年。

    那年吴浩天在学院中大展雄风,同时使用了多种属性后就被敌国所追杀,被迫逃亡,而在机缘巧合之下,便来到了八里屯。

    泰城帝国——八里屯。

    八里屯的孙家庄,那个叫做幺儿的十三岁少女在灵江的直流无疑发现了失去意识的吴浩天,随后将吴浩天带回家中,使得吴浩天捡回来一条命,而在两周后,吴浩天疯狂逃命的那晚前,吴浩天曾经为了报恩,疯狂的熬夜写下五本医书,五本中医巨作!

    从基础理论到中药、方剂,还有针灸推拿等等,吴浩天写的丝毫没有遗漏,将自己所学一股脑的全写了进去。

    可是,当吴浩天走后,幺儿便落魄了。

    或者说,像是失去了什么——这不是仅仅的失去一个天天任自己欺负的“小弟弟”那么简单,仿佛心都缺失了一角。

    人越小越懂得珍惜,所以,吴浩天在幺儿只有十三岁的时候,成功走进了她的内心。

    吴浩天走后,幺儿总是哭着闹着向自己的爹娘要‘小弟弟’,每次都哭的小脸通红,爹娘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哄也哄不好,只能看着干心急。

    而幺儿的爷爷看着幺儿,也是长叹一口气。

    他们虽然不知道这‘小五’的来历,但是从几天前那铺天盖地的强者,还有那震撼人心的气势中就可以看出,这孩子绝非凡人。

    或者说,一般的贵族都万万比不上。

    幺儿要小五,可他们这种最底层的人有什么资本触摸到那么高的地方?

    就在吴浩天走后的一周,幺儿已经闭门不出两天了。

    那天,幺儿的爷爷走到房门前,轻轻的推开房门,然后看着蜷缩在床角的幺儿。

    幺儿小脸已经苍白的吓人,嘴唇也因为没有喝水而干枯,本来活蹦乱跳的小女孩此时却异常安静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这也是吴浩天不懂的地方,其实有的人改变性格很容易,因为她们心中有自己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