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739 鸿门宴
    “来,月寒,以后这镇国府就是你的家,根本不用拘束什么,听见没?”林依柔拉着微生月寒的小手,坐在了正厅的椅子上。

    “知道了,娘——”微生月寒羞涩的叫着,这个字她从来没叫过,第一次叫出来,真的很生涩。

    然后,忧伤在眼中一闪而过。

    林依柔敏锐的察觉到了,但是却没有过问,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不适合说这些,来日方长,有都是机会。

    随即,众人回到了后花园,在花园中露天摆了一桌大大的菜肴,即使是刚吃过不久的吴浩天也非常想吃。

    然后过了近一个时辰,镇国府就热闹了起来。

    吴浩天的归来,足以挑起这么大的风波。

    对于帝都的消息大家是心照不宣的,如果吴浩天归来很久大家还装着不知道,那反倒是有些过分了。

    所以,拜访的人多了起来,有的人是带着自己的目的,而有的人仅仅是为了混一个脸熟。

    谁知道,混个脸熟对于以后有没有帮助呢?

    吴浩天虽然表面上都笑脸相迎,可是心里面却兴致缺缺,他对于这种官场上的阿谀奉承实在是有些不习惯,而且,真正的大主还没来呢!

    他们不急,吴浩天更不急。他们不来,自己还落得个轻快。

    可是,时间仅仅刚过了一刻钟外面就再次响起轰鸣的马蹄声。

    吴浩天笑了笑,看来是撞上头了啊!

    ——————

    ——————

    镇国府外,两列长长的队伍从两个不同的方向行来,不约而同的在门前停了下来。

    为首的两辆马车中,帘子同时被人掀起,然后同时出现了两个气宇不凡的人。

    只不过,一个是穿着正装的礼服,而另外一个,却是随意的装着。

    两人同时下车,然后看见了对方,眼神对碰,却古井无波。

    但偏偏,却又同时笑了出来。

    “大哥,好巧啊,你也来了!”三皇子刘恒笑着说道,然后率先迎了上去。

    “我说谁这么大阵势,原来是三弟啊,可有一阵子没看见你了!”说着,也正面迎了上去。

    两人虽然如此亲近,两列人马却心里明白的很。

    表面亲如兄弟,他们也的确是亲兄弟,但实际上却是笑里藏刀。

    皇家里的战争,比任何地方都要黑暗,都要狠!

    自从三个月前看见了吴浩天的表现后,大皇子也不得不动起来,吴浩天如果不能成材,就当自己做给天下人的典范,万一成材了,成为五行级的人,自己就是押对了宝!

    “大哥也是来吴浩天的吧!”刘恒倒是很直爽,明摆着的事直接说了出来。

    “那是自然,三弟都来了,我这当哥哥的可不能落后啊!”大皇子笑道,却不知道这话里是否还有其他意思。

    “那我们就一起进去吧,请!”刘恒无视着话中话,很坦然的侧身做了一个请字,而大皇子也没有退让,直接走了进去。

    ——————

    ——————

    吴浩天觉得,如果自己的父亲不是大汉帝国的镇国大将军,自己绝对不会搭理这些皇子。

    吴浩天认为,这些事情接触的多了,自己身上也会多少沾染上那些官场上的乌烟瘴气。

    但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自己的父亲考虑,所以吴浩天还是主动迎了上去。

    “吴浩天见过大皇子,三皇子”,吴浩天微微鞠躬——吴浩天见到九灵大帝都不跪拜,何况他们。

    “吴浩天小兄弟何必如此多礼”,大皇子笑道,连忙上前扶起吴浩天弯下的身子,“外面有些凉了,还是去内堂一叙。”

    言毕,便牵着吴浩天走了进去。

    大皇子、三皇子、吴浩天同坐在客位,一起喝着下人们供上来的茶。

    “吴浩天小兄弟,我今年已经三十四岁,可比你足足大了一倍啊!”大皇子开着玩笑说道,然后拍了拍手,顿时有下人从外面抬着几个大箱子进来。

    “既然来见兄弟,自然不能空着手,我知道小兄弟什么也不缺,只能把自己珍藏的几坛上等好酒拿出来,分享给大家。”说完,大皇子还亲自到了箱子旁,从其中取出一大坛,掀开了盖子,“这可是我珍藏了五十多年的好酒,我自己可都没舍得喝!”

    吴浩天也笑着站了起来,这酒香仅仅开坛就能如此浓郁,绝对是沉淀了有些年头的好酒!

    “吴浩天怎么敢当呢?大皇子能来看吴浩天就已经是受宠若惊了,再拿出这么大的礼,吴浩天可真有些消受不起了。”吴浩天说道。

    “怎么消受不起?自古都是好笔配文人,好酒配英雄,这酒到了我手里反倒是糟蹋了,不如给吴浩天兄弟这种少年英雄。”大皇子大手一挥,仿佛不容吴浩天拒绝。

    “那吴浩天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吴浩天说道,然后招招手,让下人将这几箱酒抬了下去。

    大皇子也坐回了座位上,再次喝了一口茶,然后对着三皇子说道,“老三,我看你也大包小包拿来了不少东西,也别背着哥哥,拿出来看看吧!”

    一句话,气氛就压抑了起来!

    三皇子背在身后的手死死的握住了拳头,这大皇子仗着比自己先出生了那么几年,已经不是第一次打压自己了!

    以往自己一忍再忍,而这次,决不能退缩!

    大皇子手里有着太多的底牌,自己却少之又少,而吴浩天,是自己不得不争取的!

    所以,三皇子的脸上并没有慌张,反而是开怀一笑。

    这一笑,就让大皇子的心沉落谷底。

    “本来我也是拿着好酒来的,但是刚才一闻大哥的酒,就知道我的是万万比不得,所以,我也就不拿出来出这个丑了。”刘恒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耸耸肩,有些事其实说破了,反倒没有什么。

    然后,还不及大皇子说出什么,刘恒就低下了头,手往腰间探去。

    大皇子皱着眉头,明明知道对方不会拿出什么,却心里一直不安稳。

    随后,刘恒在腰间摸到了一个东西,随即释怀一笑,像是胜券在握一样。

    大皇子好奇,吴浩天同样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