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738 变天!
    ?这随从直等到自己的主子笑完,才继续说道,“那奴才这就去准备,只不过,去镇国府备什么礼呢?”

    “你认为呢?”三皇子笑看着这个跟了自己十多年的人,出声问道。WwW.⒉

    “这是主子的事,奴才不敢妄加猜测”,这随从急忙出声说道,表明自己的立场。

    “我说小辉啊,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早把你当朋友看了”,三皇子笑了笑,轻轻地拍了拍随从的肩膀,“你但说无妨。”

    随从仿佛受到了莫大的鼓励,然后紧忙说道,“依奴才看,这镇国府对于钱财事物自然是不缺,而吴浩天有着天下第一高手做师傅,想必兵器也不缺少,如此一来,也只剩下琴棋书画了!”

    “不错!”三皇子拍拍随从的肩膀说道,“没白跟我这么多年,但是你忘了一个重要的事。”

    “还请主子教导。”随从说道。

    “镇国府与其他的势力不同,军人出身的他们又岂会看得上琴棋书画这些文人们的东西,所以,送这些东西太过矫情,也可以说是好东西用错了地方。”三皇子坐在了椅子上,淡淡的说道。

    “那——”随从在一旁试探的问道。

    “去将我们珍藏最久最好的酒备上,现在吴浩天应该和家里团聚,去了就适得其反,等一个时辰后,随我一起出!”

    “是!”随从听后,连忙跑了出去。

    三皇子看着桌子上的酒杯,然后轻轻的摇了摇。

    正主归来,这风云,也要大变了!

    ——————

    ——————

    当吴浩天牵着微生月寒走到镇国府的时候,现府前空无一人,连一个守卫都没有。

    吴浩天笑了笑,这种事情,通常只有一个人能干得出来。

    吴浩天牵着微生月寒走到大门前,然后大力的推开巨门,出“吱吱”的声音。

    入眼,还是空荡荡,连个人影都没有。

    吴浩天心想,还隐藏的很深嘛!

    反倒是微生月寒很诧异,“老公,这是怎么了?怎么没人啊?”

    吴浩天听后,马上凑到微生月寒的耳边说道,“陪我演戏——”

    微生月寒不懂,所以索性就不懂下去。

    吴浩天与微生月寒正常的走进了门里,刚进门,大门就被一阵风刮得摇摇摆摆,然后轰然关上。

    吴浩天没有回头,微生月寒也没有。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微生月寒这点觉悟性还是有的。

    从大门走到正厅的路并不算很长,但却有些距离,大门早已隔离了外面的喧闹,如今,甚至是吴浩天踩在树叶上的声音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整个气氛,因为诡异而诡异起来。

    吴浩天想,你要是想装就继续装,等到了正厅之后,你可就没机会了。

    果然,就在吴浩天在这院子里安静的走了一半的时候,突然一阵强风刮了过来!

    吴浩天笑了,身体挡在了微生月寒的前面直接迎了上去!

    只见一股金灿灿的光芒一闪而至,瞬间便到了吴浩天面前,度之快令人指。

    可是,吴浩天的度也绝对不慢,然后一拳轰向了光团。

    光团消失,吴浩天前冲的身影也戛然而止。

    前冲的步伐被迫停止,但吴浩天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在急对了一拳之后,吴浩天强忍住翻腾的内脏,脚下步伐猛然用力,再次将身体前送一分。

    反其道而行之,往往就能出其不意。

    吴浩天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然后身体猛力的向后倒去,手上的力道突然加大,拉着对方向自己奔来。

    而脚下,却猛然踢向了对方的脚踝。

    急的拉扯,很有可能卸掉对方的关节。

    可对方明显也不是吃素的,在吴浩天手上用力的一刹那,低吼一声,双腿深深的陷入了地面,而后同样抓上了对方的手腕,猛力的向自己拉扯着。

    这时,竟然莫名的变成了力量上的比拼。

    对方的肌肉在没有功法增幅的情况下竟然增长了一拳,甚至把衣服死死的撑起,而吴浩天龙血淬体后的力量全面爆,胳膊上、小腿上青筋毕露!

    然后,两人就莫名其妙的僵持在那里。

    你拉着我的手,我拉着你的手,像是深情款款的对望着。

    不知道的人若是看见了,真的以为这两人之间有着什么基情。

    这年龄大的看起来是威武万分,这年纪小的看起来有这么像小白脸,简直是天生一对!

    最后,在微生月寒不知所措的情况下,还是一个女声在旁边悠悠响起。

    “行了,儿子刚回家你就这样,都不知道你这当爹的是怎么想的!”林依柔从一旁走出,看着吴浩天的眼神一脸宠溺。

    而吴行雷与吴浩天也同时松了手,然后双拳在空中对碰了一下。

    吴行雷笑了,吴浩天也跟着笑了——自己的老爸把境界压低到二分,自己才能与其抗衡。

    再加上微生月寒长的根本是没话说,所以林依柔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林依柔也是林氏家族的长女,再加上成为吴行雷的妻子,对于官场上的东西早已是一清二楚,尤其是辨人能力。

    林依柔一看这微生月寒,就知道她绝对是个善良的孩子,对自己的儿子也是死心塌地——还需要更多的么?

    “小子,做的不错!”吴行雷笑眯眯的看着儿子,开口说道。

    吴浩天不可置否的耸耸肩,像是要糖吃的孩子。

    “那你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儿子!”

    吴浩天这次回家,与上一次多多少少有些不一样。

    比如说,这季节不同了,穿衣服的多少也不同了——当然,这些都是废话。

    主要的问题是,吴浩天带回来一个女人。

    于是,这镇国府便忙碌了起来,像是拉紧了条的时钟。

    甚至是一向豪爽大方惯了的吴行雷此时也是拘谨了起来,面对着自己的儿媳妇,当老的也要给点好印象不是。

    而微生月寒也是不知道说什么,这种经历对于她根本是第一次,你能期待一个新手有什么完美的表现么?

    反倒是吴浩天的娘林依柔表现的最为得当,身为过来人,她知道怎么抚慰这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