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733 一剑!
    惜晨随着吴浩天的视线看去,然后微微一笑。

    “这是你师父一剑刺出来的。”

    吴浩天听后,竟然不自觉的打了一个激灵!

    他虽然拜师已经七年,但是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师父出手,只是知道其九魂大陆第一的名号。

    吴浩天很好奇,自己的师父到底有多高的实力,但是如今但看这一剑所造成的效果,就令人胆战心惊!

    “当日你师父一剑,便斩断了整个瀑布,即使现在的我都不敢相信。”惜晨笑着摇摇头。

    说者无意,听者却瞠目结舌!

    仅此一剑,便能与自然抗衡?

    如此声势浩大的瀑布,如此大的冲击力,谁能说自己一剑能斩断他?!

    这还是逸剑山庄的范围内,也就是说,这是自己师父百年前所具有的威力?!

    那——如今呢?!

    吴浩天不敢想象,但是,吴浩天知道,单单是这瀑布的巨大冲击力,就足以让自己死去!

    可是——那把剑呢?

    吴浩天环视了一圈,虽然自己的实力与惜晨相比是天壤之别,但是看清周围百米内的事物却是轻而易举——这附近也没有什么剑啊?

    “惜晨前辈,那剑在哪里?”吴浩天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惜晨看着眼前的瀑布没有一丝感觉,只是淡淡的指了指瀑布的最下端,“在里面。”

    惜晨转过头,看着皱起眉头的吴浩天说道,“如果你想要,自己去拿。”

    吴浩天抬头看向了惜晨,却看不到一丝玩笑的意味。

    吴浩天看着眼前高达百丈的瀑布,也激起了自己心中的傲气!

    我自己的剑,应该由我自己去拿!

    不就是取剑么?生死我吴浩天都走过,还怕什么?

    吴浩天大步向前,瞬间就到了瀑布下的水潭之上。

    吴浩天距离这瀑布还有两米的距离,却已经被这飞流直下的瀑布所溅起的水花打得脸颊生疼。

    周围的水花早已阻挡了吴浩天的视线,吴浩天索性闭上了眼睛,天人合一状态全力开启,去感受着里面的状况。

    吴浩天惊奇的发现,这瀑布的宽度足足有五米!而在五米之后,竟然真的有一把剑!

    这个发现让吴浩天欣喜若狂——自己与目标只有五米!

    五米,纵使是刀山火海又如何?!

    吴浩天低喝一声,浑身释放出强盛的棕色光芒,天盾一瞬间覆盖了全身,如今的吴浩天更像是一个石人。

    吴浩天做好了准备后,一头朝着水幕中扎了进去!

    刚进一米,这巨大的压力差点将吴浩天按进水里!

    而头顶上,肩上的天盾竟然瞬间就出现了裂痕!

    猝不及防间,吴浩天被这压力压的一个趔趄,但是,吴浩天却笑了。

    还好,这压力仅来自于上方,凭借着我九魂的借力法门,绝对能冲过去!

    吴浩天随即深深的弯下了腰,然后如同一只发射的炮弹狠狠的向前面撞去!

    从天而来的巨大压力直接使吴浩天吐出一口鲜血!

    吴浩天根本来不及去顾及这些,如今的他又穿过了两米,还剩下两米的路途绝对不能停下来!

    而天上的压力仿佛更大了,仿佛暴怒的天君,要把吴浩天死死的按进水潭里。

    吴浩天怒吼一声,直接舍弃了残破不堪的天盾,浑身红光大声,竟是要在这重重水雾之中用出破空!

    瞬间爆发力,还有什么能比得上破空的?!

    吴浩天强横的力量再次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天下火行功法第一的破空加上龙族强大的力量使得吴浩天在一瞬间冲过了最后的两米!

    但是,没有了防御的他感觉到自己的内脏完全被重创,甚至神志都有些不清楚了。

    在冲过的最后的两米,吴浩天只感觉周身的压力瞬间消失,而自己竟然扑到了地面上。

    吴浩天用力的摇了摇头,甩掉有些晕厥的意识,然后强行用出了圣愈,瞬间伤势就好了大半。

    这就是天下第一功法的厉害之处!

    吴浩天艰难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睁开被水柱打的疼痛的眼睛,入眼,却是一阵亮白的光芒。

    吴浩天只感觉,这点点的白光如同萤火一般,一点点散播开来,整个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味道。

    吴浩天急忙抬头,如他所愿的,看见了一把剑!

    一把正在不断散着光芒的剑!

    这剑浑身通透,竟如同冰支撑的一样,但是却感觉不到一丝寒气。

    吴浩天站起,颤颤巍巍的伸出了手,然后一把死死的抓住这剑柄!

    顿时,这剑如同遇到主人的忠良,所有的光芒疯狂的向吴浩天用来,然而仅仅一瞬,所有的光芒全部消失!

    吴浩天睁大了眼睛,竟然感觉自己与这剑血肉相通了一样!

    而在吴浩天的脑海突然浮现出八个大字!

    万世定昌,归功天极!

    吴浩天与微生月寒也下山了,临走前,惜晨对他什么都没有交代。

    只是,吴浩天记得当时惜晨前辈将自己送到武师之地的门口,那百丈铁链旁的古老城门旁——仅仅一线相隔,一边却是大漠,一边却是绿洲。

    天神造物,好像就是这么爱开玩笑。

    吴浩天站在原地,惜晨也站在原地,吴浩天在等,等着惜晨对他说什么。

    或者说,对自己的师父说什么。

    可是,惜晨足足站立了一刻钟,却没说出过只字片语。

    吴浩天无言,或者是想说的太多了,却说多了矫情。

    后来,惜晨挥挥手,像是驱赶着吴浩天一样,吴浩天对着惜晨深深的鞠躬——无论出于什么,惜晨绝对受得起他这一拜!

    可是,当吴浩天迎着大漠的风沙走出去的时候,却听见远远传来惜晨的声音。

    “记得代我向你师父问声好!”

    吴浩天脚步一顿,然后再次大步向前。

    吴浩天笑了,其实兄弟,什么话都不必说。

    ——————

    ——————

    再回帝都,吴浩天却带回了一个女人。

    吴浩天给微生月寒戴上了一层薄薄的面纱,不是吴浩天怕麻烦,只不过微生月寒这张脸实在是太有诱惑力,吴浩天觉得,这世界上没有几个男人会不动心。

    起码自己就不能不动心,吴浩天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