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719 出其不意
    反倒是,胡蝶很好奇如今的吴浩天能达到什么程度,以他的实力在森林之中站到最后不难,内门第一的位置,估计就是他的了。

    正在胡蝶百无聊赖的站着、发着呆、看着内门弟子一个个从其中走出的时候,却突然看见一个速度极快的身影奔出!

    当然,极快也只是相对于内门弟子而言,胡蝶清晰的看见了这个人的容颜,竟然是蓝雨莘!

    胡蝶很好奇,这蓝雨莘的实力毋庸置疑,这早在几年前她横扫内门,自己建立势力时就可以看出,可为什么竟然如此早的就出来了?

    以她的实力,获得前四绝对不难啊!

    而且,她身边的那个跟屁虫哪去了?就是那个速度快的让人瞠目结舌的男人。

    胡蝶还发现,这蓝雨莘的着装有些怪异,完全不符合她的身材,反倒像是男人穿的衣服一样。

    出于好奇,也出于自己与蓝雨莘的关系不错,胡蝶连忙飞起,朝着蓝雨莘飞去。

    只一瞬间,便拦住了蓝雨莘的去路。

    可是,还来不及她说话,她就看见了蓝雨莘哭得通红的双眼。

    胡蝶大急,这到底是怎么了?!

    “雨莘,你怎么了?!”

    蓝雨莘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人,又忍不住哭了起来,然后死死的抱住了胡蝶。

    她太痛苦了,需要一个怀抱来抚慰。

    胡蝶看着哭得如此伤心的蓝雨莘,不停的拍着她的背,“乖,孩子,咱不哭啊,有什么事和我说,我给你做主!”

    女人是同仇敌忾的生物,看见其他女人哭,胡蝶也非常气愤!

    可是,蓝雨莘却从胡蝶的怀抱中挣脱出来,抹掉了挂在脸上的泪珠。

    “我走了……”

    说完,就消失在了胡蝶的眼前。

    胡蝶想,先让这丫头自己静一静,至于是怎么回事以后再说吧。

    只是,她不知道,这一别,竟然再也见不到了。

    慕容竣枫像是发疯的一样在森林中横冲直撞,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野兽。

    他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森林,他的身影跑遍了整个森林,所有的弟子看见这个煞星都躲的远远的,天知道这小子在发什么疯?

    就连吴浩天也很诧异,慕容的动静他自然很清楚,慕容根本不去狩猎,只是单纯的飞行,好像在不停的找着什么。

    能让慕容竣枫如此在乎的,会是什么?

    吴浩天皱起了眉头,难道蓝雨莘出事了?

    这个女人和自己的关系很不错,吴浩天知道自己积累的令牌已经够多了,便飞身,朝着慕容路过的方向冲过去。

    一瞬间,用着风行的吴浩天速度达到极致,身影一晃而过,像是天边划过的流星。

    慕容竣枫的速度绝不是吹出来的,即使是现在的吴浩天与其也有点差距,所以,当慕容停下来的时候,吴浩天才追赶上。

    吴浩天看着慕容竣枫的样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现在的慕容双眼布满了血丝,脸色苍白,嘴唇发干,像是好久都没有睡过觉的普通人。

    这种脱力的现象,想在一个二分巅峰的人身上出现是很困难的,因为二分级人物强大的精神恢复力足以维持消耗。

    除非,他疯狂使用着功法。

    难道,这慕容一直保持着刚才的速度飞行了整整一天?

    “慕容,出什么事了?”吴浩天看着憔悴的慕容,急忙问道。

    慕容木讷的看着吴浩天,干枯的嘴唇仿佛随时能裂开。

    “我姐丢了……”

    “蓝雨莘?”吴浩天皱起眉头,果然是这样,这蓝雨莘的实力自己是见过的,怎么可能会出事,除非就两人以上的合击。

    “你找了多久了?”吴浩天问道。

    “整整一天,从刚进来开始没多久,我就在找,到现在,还没有我姐的下落!”慕容越说越着急,眼泪眼看就要掉下来。

    慕容平常是小受了点,但是,他却是个实打实的男子汉。

    慕容在长大后,从没有哭过,但是现在,他真的非常想哭。

    仿佛有一只手捏住了他的喉咙,他觉得自己上不来气。

    “慕容,你别这样慕容。”吴浩天用力的摇着慕容竣枫,急切的说道,“说不定你姐正在隐藏着呢?或者说不定她有重要的事出去了呢?”

    “我姐跟我说好了在森林中央会合”,慕容的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他真的太压抑了。

    “而且,还有什么比绝世好剑更重要的么?”

    说完,竟然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吴浩天看着慕容,一语不发。

    他苦笑,这慕容爱蓝雨莘,已经爱到骨子里了。

    是啊,你问我,还有什么比绝世好剑重要,那你呢?

    你为了蓝雨莘,放弃了抢夺令牌,放弃了绝世好剑,放弃了一生的前途,却无怨无悔。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吴浩天无言,只能静静的看着慕容哭泣。

    吴浩天没有嘲笑他,一个大男人哭的这么难看。

    一个能为女人放弃一切,一个能为女人嚎啕大哭的男人,是值得任何人尊敬。

    慕容如是,吴浩天如是。

    可是,当他飞到吴浩天与胡蝶长老身边时,却看见两人一脸的凝重。

    危险,至于为什么,那就是以后的事。

    只要蓝雨莘没事,就是慕容最大的快乐。

    吴浩天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蹲在地上慕容的肩膀,“如果你真的担心,不如出去问问吧,看看守在外面的长老们有没有看见她。”

    “我怕我出去后就进不来了,我姐要是有什么事,我都没办法去帮忙……”慕容没有抬起头,只是苦涩的回答。

    吴浩天看着这个男人,心里把他当成了兄弟。

    “那我出去”,吴浩天微笑看着慕容,“你在里面带着,不出森林就行,如果蓝雨莘出来了,我就单手对你招手,如果没出来,我就双手对你招手。”

    慕容竣枫抬起头,看着吴浩天一脸认真的样子,重重的点点头。

    “谢谢你,吴浩天。”

    ——————

    ——————

    当慕容竣枫看见吴浩天单手对自己挥舞着的时候,心中大喜,连忙从森林中跑了出来。

    蓝雨莘既然从森林中出来,就代表着她没有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