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683 新来的任务
    而吴浩天也猜到,这内门的长老,是不是全都是四象级?

    吴浩天不自觉打了个寒战,如果真的如此,这武师之地的力量,真的如同自己父亲所说的一样恐怖!

    这女人上下打量着面前的这一对情侣,在吴浩天身上只停留了两三秒钟,但是在微生月寒身上,却停留了好久。Δ』看Δ书』Δ阁.k

    吴浩天很害怕,难道这女人会嫉妒微生月寒的容貌?

    如果真是这样,以自己的实力真的阻止不了眼前的这个女人。

    女人终于开口,对着微生月寒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微生月寒不知所措的看了吴浩天一眼,见吴浩天对自己点点头,便对女人说道,“微生月寒。”

    这女人听后一愣,然后一下子抓住了微生月寒的肩膀。

    速度极快,吴浩天根本反应不过来,吴浩天赶忙抓住了女人的手腕,然后用寒冷到极点的语气说道,“胡长老,请自重!”

    可这女人仿佛没听到吴浩天的话一样,目光灼热的看着微生月寒。

    “你爹是微生无言?”

    微生月寒的肩膀被胡长老抓的生疼,她没有吴浩天那么能忍,小嘴嘟在一起,轻皱着眉头,低呼一声‘疼……’

    胡长老听后,才知道自己太过失态,赶紧放开微生月寒的肩膀,却丝毫没有放松心情,用迫切的眼神看着微生月寒。

    微生月寒不知道这胡长老是怎么回事,但也很乖的点了点头。

    然后,就看见胡长老眼泪簌簌的落下。

    梨花带雨,还哪有刚才女强人的模样。

    眼泪滑过眉梢,滑过俏脸,如同一抹伤感的蝴蝶。

    吴浩天和微生月寒看着老师因为一个字就落下了眼泪,心中很疑惑,但看着老师伤心的样子,也没有打扰。

    胡长老用手抚上月寒的脸颊,轻的仿佛在触摸一个旷世珍宝。

    “像…真的好像……”

    说着说着,眼泪流的更凶了。

    微生月寒看着老师,才知道哭是因为自己,或者说因为自己的父亲。

    微生月寒同样着急的抓住了老师的手,“长老认识我的父亲?”

    胡长老擦着怎么也擦不干的眼泪,看着微生月寒那熟悉的面孔。

    “怎么会不认识,那个人他偷走我的心,就跑掉了。”

    话还没说完,就早已泣不成声。

    “长老,我们进屋说吧,在外面多有不方便。”吴浩天赶紧出声,眼见自己的女人也要流下眼泪,现在还在外面,长老和弟子随时可能经过,看见了终归不好。

    “对!走,进我的房间!”说完,胡长老拉起微生月寒的手,走进了一个房屋。

    吴浩天在原地苦笑,提意见的他却被无视,但看着两个女人的伤心样子,她们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

    ——————

    吴浩天养成了习惯,去一个地方一定要先熟记地形。

    这也是他每次都能从绝境中死里逃生的原因。

    这胡长老的房间内很是朴素,除了挂在墙壁上的一幅字和一幅画,还有几张桌椅外,就再无其他了。

    无花无草,甚至没有一面镜子,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实在太过不正常。

    反倒是这一幅字、一幅画,挂在了房间最明显的地方,可想而知这字画对这胡长老是多么的重要。

    或许,这字画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字画吧。

    吴浩天看着坐在一起的两个女人,早已哭得不像样。

    胡长老的事他不知道,但微生月寒的事他是知道的。

    月寒告诉过他,在她有记忆后就没有了双亲,爷爷也一个字不告诉她,所以父母的任何一点信息对于她都非常重要。

    想起月寒的爷爷临走前什么话都没有说的样子,只是说找一个姓胡的长老,看来,爷爷也觉得是时候告诉微生月寒了。

    或许,这其中有什么血海深仇吧。

    吴浩天看着两人哭得那么伤心,也不懂得如何去劝,索性就让他们哭个够吧。

    终于,两人都抹了抹眼泪,互相看了看对方红肿的眼睛,一下子都笑了出来。

    吴浩天揉揉头,这女人的心思还真捉摸不透。

    “长老,你认识我爹?”微生月寒还是非常急迫的问了出来。

    “以后不用叫我长老,我的名字叫做胡蝶,以后叫我阿姨就可以了。”胡蝶一脸宠溺的看着微生月寒,仿佛像看着自己的孩子。

    “嗯,胡阿姨,你认识我爹吗?”微生月寒也没有推辞,着急的问着。

    “岂止是认识,我和他,还有你娘,当时是最好的朋友。”胡蝶看着微生月寒的脸,仿佛陷入了回忆里。

    “我先入的逸剑山庄的外门,过了一年后,你爹娘也进入了外门,而我,则是作为四象姐。”

    “你爹娘的修炼天赋也很好,当时我们三个人天天在一起修炼,我和你娘同时喜欢上了你爹。”

    说着,胡蝶长老一下子笑出声来。

    “说实话,你爹真的不是那么好看,但是不知道怎么就能把我们两个人的心偷走,你娘长的也非常漂亮。”

    “五年内,我们三人已经都修炼到一元巅峰,配合也非常默契,所以,我们想着是不是应该考虑进入内门了。”

    “可是,刚想着要去领任务的时候,却发现你娘怀孕了。”

    胡蝶长老自嘲一笑,“那时我才知道,你爹娘已经好再一起了,我也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我爱你的父亲,所以,我给他们的只有祝福。”

    吴浩天听到这里终于竖起了耳朵,这任务,就是症结的所在

    “那一年,我们没有去领任务,而是专心照顾着你的母亲,看着她的肚子一点点变大,是我们最关心的事。”

    “终于,腊月初七的那晚,你出生了,那天飘着大雪,天气异常的冷,月光洒进屋子里,像是寒冷的霜。”

    胡蝶看着微生月寒,摸了摸她的头发,“所以,你才叫微生月寒。”

    微生月寒听着听着,都没有说话,仿佛她感受到了父母在得到自己后的喜悦,当时的他们一定很幸福吧?

    “那后来呢?”

    “后来又等了一年,在你一周岁的时候,我们把你交给了你爷爷,我们三个领着任务,去做任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