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680 动弹不得
    对于他们这种高手,一秒钟,完全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看书阁免费连载小说www.yuehuatai.com

    右手按住太渊穴的同时,左手用力的击向对方的肩井穴。

    肩井穴,击中后,半身麻木。

    吴浩天不想、更不可以杀死这个人,所以他要彻彻底底的制服对方。

    对方只感觉到刚刚从眩晕中醒过来,就全身麻木,根本动弹不得,随后腿被重击,被人用手掐住了脖子,轰然倒地。

    吴浩天单腿压在了对方的身上,恐怖的力量将对方压的死死。

    而在这之前,他看见了一个人的眼神。

    然后,他猛然抬起手,用力的轰向了龙田会的头部!

    对于惹到吴浩天自己身上的人,吴浩天或许可以忍一忍,但是惹到吴浩天的亲人身上,那吴浩天绝对不会忍。

    自己是个男人,理应保护他们的尊严。

    微生月寒是亲人么?当然!我吴浩天所爱的都是亲人。

    所以,吴浩天抬手就揍了一个女人,然后又惹上了内门第一势力的代言人。

    单膝将龙田会的人死死的压住,然后装模作样的高高举起一拳,如同威力极大的向龙田会的人轰去。

    然后,吴浩天的旁边突然出现一个身影,如同鬼影一般。

    没错,速度太快了,就连吴浩天也不敢自己能达到这种速度!

    这道身影伸出了手,手上还带着一个银丝手套,及时的抓住了吴浩天的手腕!

    随即,大家都错愕的看见了一幕——看似威力巨大的一拳完全被这柔若无骨手掌拦截了下来。

    吴浩天笑了,果然如他所料。

    这空蓝会的人果然比前两大势力要懂得些事理,这场戏做的很不错。

    吴浩天在最后一击之前,目光偶尔扫过了空蓝会的那名男子,而那名男子只是对他微微一笑。

    聪明人,有的时候不用话。

    所以,两人和在一起演了一出戏。

    戏演得很完美,他们两人各自的目的都已经达到。

    吴浩天想要立威,这强悍的最后一击如果不被空蓝会的人拦下,那龙田会的人一定会死去。

    打伤人没有多大事,但是死人了,那就闹大了。

    而且如此狠辣的打法,仅仅是立威,效果早已达到。

    这空蓝会的人更是占足了便宜,他出手相救,龙田会就欠他一个人情,帮吴浩天演戏,吴浩天也欠他一个人情,如此一来,即使吴浩天与前两门闹得再凶,空蓝会也是出于不败之地。

    “这位兄弟,揍了两个人,气也应该消了,再打下去难免会伤了和气,给我空蓝会一薄面,就收手算了吧!”这人一脸和煦的笑容,无论从眼神、表情、和肢体语言,都表现得非常真挚。

    吴浩天心中一凛,明明知道这人是在演戏,却依然感觉他演得这么真,这人的本领,可不止表面的一半!

    吴浩天挣开了对方的手,同时站了起来,看着眼前这名有些捉摸不透的男子。

    然后突然一笑,笑的同样真诚。

    对方看着吴浩天的笑容一愣——这一笑,怎么这人的笑容比我练了许久的还要完美?

    “朋友既然了,那我吴浩天也不是不识趣的人,这两个人就劳烦你处理了。”

    “自然,吴浩天兄弟以后可不要这么鲁莽了,伤了和气就不好了。”

    听后,吴浩天脸色突然一沉,即使是空蓝会那么好心态之人,也愣了一下。

    吴浩天环视一圈,然后恶狠狠的道。

    “有仇的、有怨的,直接来找我吴浩天,要是让我知道对我身边的人下手,我吴浩天定让他死无全尸!”

    随即,莞尔一笑。

    “我保证!”

    阴风挂满了全场,众人只感觉身体凉飕飕的。

    吴浩天的眼神所到之处,所有人都回避开,那眼神,太过恐怖!

    这带着笑脸谈论生死,也太过吓人了些!

    吴浩天做事从来都面面俱到,他害怕,如果真的因为自己而伤了微生月寒,那自己简直是生不如死。

    吴浩天从来都不是至亲亦可杀的枭雄。

    吴浩天看着所有人,感觉自己的语言已经取得了应有的效果,便牵着微生月寒的手离开了。

    微生月寒的脸上热乎乎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自己的男人呵护着,谁不感觉到幸福。

    甚至,微生月寒的脑袋都有些眩晕了。

    迷迷糊糊的,看吴浩天的眼神中出现了好多星星。

    ——————

    ——————

    吴浩天和微生月寒到达了他们的住所,不得不的是,内门弟子的住所比外门的好上很多。

    每一个内门弟子的房屋都很大,像一个型的别墅一样——有花园,有围墙。

    来到内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吴浩天觉得自己应该先表个态。

    既然大家都不认识我们,我们从一开始就住在一起没什么不好的。

    吴浩天看着微生月寒正在给自己收拾房间的身体,那完美到无可挑剔的身姿,冰冷的独树一帜的气质,都让吴浩天欲罢不能。

    吴浩天低声的咳嗽了一声,然后厚着脸皮向微生月寒走了过去。

    “月寒。”

    “嗯?”微生月寒听见吴浩天叫自己,回过头看着吴浩天。

    “那个……”吴浩天感觉,明明很简单的一句话,仍旧那么难出口。

    看来自己的脸皮还是不够厚啊。

    “怎么了?”微生月寒看着吴浩天想又不能的样子,心中很是疑惑——两人的关系早已非比寻常,还有什么不能的。

    微生月寒听后,莞尔一笑,甜蜜的头,然后转过身继续帮吴浩天收拾着房间。

    仿佛,这为吴浩天收拾东西也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风——”微生月寒低头收拾东西的时候,突然轻叫出声。

    “呼——”吴浩天长呼出声,他需要给自己一些勇气,给自已一些动力。

    吴浩天,你是一个男人,吴浩天,你是一个男人……

    然后,吴浩天突然睁开了眼睛,着实把微生月寒吓了一跳。

    “月寒!我们——”

    吴浩天看见微生月寒的俏脸,又感觉自己不出来了。

    如此娇人,如此完美的姑娘,自己怎么可以为所欲为。

    心中苦笑一声,吴浩天摇摇头,身体放松了下来,“没事,我们住的很近,有情况赶紧叫出声我就会听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