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672 超九星的精神力、九魂戒、天人合一
    吴浩天很苦涩,难道自己的突破竟要以心爱的女人为代价么?

    那我吴浩天还修炼做什么?!

    可是,现在的突破绝对让吴浩天欣喜若狂,如此之大的伤势,无异于命悬一线,而圣愈的圆满,就让吴浩天有了救活微生月寒的资本!

    超九星的精神力、九魂戒、天人合一、圣愈,哪一个不是逆天的东西,而四个逆天的东西加在一起,就真的要逆天。

    微生月寒已经一只脚踏进了阎王殿,那我吴浩天就要把她从阎王的手里抢回来!

    微生月寒的后背在强大的圣愈下飞快的愈合着,仅仅过了几个呼吸,整个后背就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吹弹可破。

    这一刻,吴浩天真的非常感谢洛战前辈。

    终于,毫无气息的微生月寒有了脉搏,可吴浩天知道,这仅仅是拉回了一条命,却没有真的救好!

    微生月寒困难的睁开眼睛,看着面前一脸焦急的吴浩天。

    她还是笑了,因为他还活着。

    她也哭了,因为自己还要离他而去。

    没有人比微生月寒更了解自己的情况,五脏六腑完全被击成碎末,完全靠着吴浩天的功法才勉强凝结在一起,根本是回天乏术。

    能再见他一面,还是好的。

    微生月寒无法移动自己的手臂,否则,她真的很想摸一摸吴浩天的脸颊。

    “能说一声你喜欢我吗?”微生月寒虚弱的说道。

    吴浩天知道微生月寒醒了,但他不知道,微生月寒竟然能说出这种话。

    吴浩天才知道,自己对于这个女人,竟然是如此重要。

    难道,她只想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一声‘我喜欢你’么?

    原来,她的要求,只有这么简单么……

    原来,她的要求,只有这么卑微么……

    吴浩天非常想说一千次一万次,可是话刚到嘴边,就卡住了。

    自己绝对不能说!

    不说,她还有所期盼,这种期盼的力量会让她坚强的熬下去,直到自己想出办法救活她!

    如果自己说了,那她真的就会死!

    微生月寒期待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说出自己奢求的话,她还以为,自己是奢求的。

    可是,她却看见了吴浩天摇摇头。

    为什么?难道自己死都无法换回一句谎言么?

    可是,她却听见了吴浩天的一句话,让她欣喜若狂。

    “你若活下去,我定娶你为妻!”吴浩天郑重的对微生月寒说道。

    无论是从自己对她的感情,还是她对自己的付出,我吴浩天娶她,绝对没人能说个‘不’字!

    微生月寒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弄晕了,看着吴浩天的眼睛是那么的肯定,那么的真诚,她知道,他是认真的,不是因为自己救了他,而是他真的喜欢上了自己!

    还有什么事比这更开心的吗?

    如果微生月寒能动的话,她真的想快乐的跳一支舞!

    微生月寒觉得,这一刻的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虽然,她知道她活不了多久了。

    活下去!这种愿望空前迫切的出现在微生月寒的脑子里!

    我一定要活下去,我一定要成为他的妻子!

    可是,困意越来越浓,黑暗如同山呼海啸席卷了她。

    她还是抵挡不住,合上了眼睛。

    如是沉睡的公主。

    夜如墨黑,两股强烈的悲伤在其中席卷开来。

    一半是来自吴浩天,一半是来自还活着的娜迦王。

    娜迦王也深爱着自己的丈夫,甚至不比吴浩天爱苏妍少,所以,可想而知此时的她是多么的愤怒。

    她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鲜血已经无法控制,狂乱的气息急需一个宣泄口。

    而这宣泄口,就是这个可恶的人类!

    先是杀死她两个儿子,而又害死她的丈夫,在一夜之间让她变成孤家寡人的可恶人类!

    看着只剩下头颅的丈夫,娜迦王留了好多好多的泪,然后站了起来,看着吴浩天。

    双眼中弥漫着清晰可见的杀意,仿佛连这黑夜也被这股意念刺伤。

    而此时,吴浩天也放下了怀中的微生月寒,双眼通红,如同被激怒的野兽。

    他的女人受伤了,他同样需要一个宣泄口,来发泄自己心中的疯狂。

    而且,吴浩天知道,即使自己想带着微生月寒走,眼前的这个娜迦王也不会让他称心如意。

    所以,吴浩天先稳定住了微生月寒的伤势,他要杀了这只娜迦王!

    娜迦王释放了一个强大的技能,而吴浩天也连续两次使用破空再加上全力使用了圣愈,双方的精神力都显得有些枯竭。

    可是,吴浩天逆天的精神力和九魂戒,让他有任何持久战的资本。

    吴浩天与娜迦王远远的对视着,沉默不语,然后,同时从地面上爆发而出!

    吴浩天狂暴怒吼,而娜迦王也惊声尖叫。

    两方都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而战!

    娜迦王双手凝聚着光球,其威力之大不次于人类的神级功法,丝毫不顾及自己是否能掌控得住,疯狂的向吴浩天袭来。

    而吴浩天也因微生月寒的伤势而失去了理智,他觉得自己必须狠狠的宣泄出去,所以,他选择了暴戾的火行功法!

    然后,娜迦王的光球与吴浩天的破空开始疯狂的对轰。

    五颜六色的光芒在夜空中闪烁,像是不停的放着烟花。

    双方都像是精神力不要钱一样,不管自己的身体能否负荷的住,不管精神力是否会反噬,他们只想将对方杀死。

    吴浩天感觉,自己每重复用一次破空,自己手臂的肌肉就撕裂一分,而皮肤早已出现裂痕,渗出道道血丝,然后成为小溪一样流淌着。

    两人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吴浩天的整个胸膛像是被大力碾压过一样伤痕累累,而娜迦王也没好到哪去。

    可终究,这没融合的光球,是敌不过金字塔顶端的破空。

    越是疯狂的对击着,吴浩天的优势就越明显。

    可是吴浩天不在意这种痛苦,就像这娜迦王同样不在意自己破败的身体一样。

    他们感受不到自己的痛楚,只想在对方身上多留下伤痕。

    两个人根本就不像是高手过招,而像是小孩子打架一样。

    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仅此而已。

    也正因为如此,这场战斗显得异常血腥而暴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