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661 毅然决然
    更像是怕失去这个怀抱。

    微生月寒靠在吴浩天心上的面孔,终于不再克制,肆意的哭了起来。

    不动天,不动地,只痛在吴浩天的心里。

    吴浩天轻轻的摸着微生月寒的青丝,如同安抚一直受了伤的小猫。

    微生月寒贪婪的享受着这个怀抱带给她的温暖与安全——她知道,这或许是唯一一次了。

    冷不防,微生月寒突然仰起那精致的脸庞,梨花带雨的表情看得吴浩天心头一颤。

    然后,她主动吻了上去。

    昨日,吴浩天像野兽一样疯狂的索取,所以,他不曾仔细感受过微生月寒。

    不曾感受过微生月寒独特的魅力,和那些别致的柔情。

    当微生月寒吻上自己的时候,他才感觉到那嫩唇上惊人的柔软。

    凉凉,暖暖。

    看着微生月寒已经闭上的双眼,眼角还带着泪痕,近在咫尺的脸庞,长长的睫毛,如月的眉梢,粉红的脸颊,娇嫩的皮肤,一切都像是只有画中才有的女子。

    吴浩天被这突来的一吻,吻得傻傻站在了那里。

    呆呆的,不懂得拒绝,也不懂得回应。

    反倒是微生月寒,脸上还带着泪痕,紧紧的抱住吴浩天,丝毫不顾及自己的两团嫩肉已被挤压的不像样,主动的吻着吴浩天。

    微生月寒已经想把自己交给吴浩天。

    她绝不后悔。

    吴浩天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好男人,因为,好男人应该受得住诱惑。

    但面对如此绝世佳人的诱惑,又有几个男人能抵挡得住。

    即使吴浩天修为再高深,也是个男人。

    吴浩天紧紧的闭上眼,强忍住已经燃起熊熊****的下身,想着自己心爱的人。

    想着那一眸一笑,那粉红色的裙摆,那离开自己时的诀别一吻。

    苏妍啊,你在想我吗?

    ——————

    遥远的天边,正坐在床上冥想的苏妍突然觉得胸口一阵发慌,仿佛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冥想也被强行中止。

    只有一种情况,才能让她如此。

    那就是她又想起他了,即使她在修炼。

    她低下头,碰了碰怀中的玉佩,仿佛像触摸着吴浩天脸颊。

    嘴角弯弯,仿佛十分幸福的露出一丝笑意。

    吴浩天哥哥,我在想你呢……

    ——————

    吴浩天猛的一下惊醒过来,一把将微生月寒推开,一如昨天的微生月寒。

    微生月寒错愕的看着吴浩天,她刚刚明显感觉到吴浩天已经动了情,她在等待着吴浩天占有自己,即使以后再无瓜葛,自己也愿意。

    可为什么?为什么突然这样?

    微生月寒又哭了出来,身体萧瑟的像窗外的落叶。

    秋天毕竟是个受伤的季节。

    微生月寒看着吴浩天,像是在问,我仅仅这点要求,难道都无法实现吗?

    吴浩天平静的看着微生月寒,冰冷的眼神仿佛不带着任何感情。

    像是古井,任大雨风波,我还是我。

    微生月寒倔强的看着吴浩天,她不懂,真的不懂。

    吴浩天看着微生月寒那绝世的容颜,却丝毫不起涟漪,说出答案。

    “我爱她。”

    “我只爱她!”

    语气斩钉截铁,毫不留情。

    微生月寒傻傻的看着吴浩天,然后,捂着嘴,逃了出去。

    她的自尊受够了侮辱。

    她需要安慰。

    吴浩天想,可惜不是自己。

    ——————

    ——————

    一夜无话。

    次日早练,吴浩天向长老领取任务牌的时候,才发现微生月寒的身影。

    一身淡蓝的着装,过肩的长发随着微风飘起,千丝万缕。

    一如既往的练着剑,一如既往的不理人。

    只是眼神比以往更加冰冷,仿佛站在那里,就如同千丈高山上万年的雪。

    寒气逼人,根本不容得任何人靠近。

    吴浩天摇摇头,有些心疼。

    这女子真的是被自己伤到了,吴浩天宁可她大哭大闹,也不希望她这样。

    越是这样就越是在伪装,伪装着自己的伤口。

    吴浩天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前去安慰,否则,自己所做的都前功尽弃。

    长老看看微生月寒,又看看吴浩天,叹了一口气,活了一辈子,怎么能看不出点端倪。

    昨晚这丫头哭着找到自己,苦苦哀求自己所做的事,自己也算给她办了。

    这丫头,是真的陷进去了。

    年轻人的事自己不该管,也不能管,这丫头以后的路怎么走,全看她自己了。

    长老将任务牌交给了吴浩天,交代道“这是任务牌,记住,一个月后必须准时回来,多浪费一个时辰,任务都算作废。”

    吴浩天点点头,接过了任务牌。

    “你有储存戒指么?”长老看着吴浩天,好心的问道,“一百个娜迦的内核,可不是那么容易装的。”

    “多谢长老费心了,弟子有。”吴浩天感谢的看着这个长老,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吴浩天都感觉得到这长老对自己是好心的。

    长老也没什么好交代吴浩天的了,就随口问道,“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

    远处,吴浩天和长老都没发现,微生月寒本来流畅的剑式突然一顿,连功法都被强行中止。

    浑身的气息大乱,精神力也被反噬,可是身体再难受,比得上心痛么?

    他这么着急走,是为了避开自己么?

    长老也是诧异的看着吴浩天,随后长长叹了一口气,“那去吧,一直往西走就行——记住,保命最重要。”

    吴浩天重重的点点头,拿起自己的剑,一跃而起,在众人的眼光下离开。

    余下的弟子讨论纷纷。

    “你说这四象兄能完成任务么?”

    “我估计是不行,我还没听说过谁自己单独做这个任务呢!”

    “是啊,一百个娜迦,还十个娜迦王,自己单独去闯?而且我听说娜迦基本不单独行动的,不知道四象兄知不知道。”

    “是啊,四象兄也没什么好武器,不过是一把铁剑,”

    “四象兄也真是,刚来就要走,以后被同门欺负都没人罩着。”

    “二师姐,你说呢?”

    众人回头,看着微生月寒。

    他们第一次看见微生月寒笑了。

    他们才知道,原来二师姐笑起来这么好看,像是开放在高山的雪莲。

    这种笑,温柔,又毅然决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