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660 用情至深
    冰山美人即使再冰冷,但也是个女人。

    看来这个丫头心里的冰山,已经开始融化了么?

    长老摇摇头,搞不懂年轻人的事,也不想懂,既然他们都无怨无悔,自己何必阻拦?

    “去吧……”

    微生月寒心里一松,感激的看着长老,然后转头,一脸希冀的看着吴浩天。

    可惜,她看见的不是愉快的表情,而是皱着眉头,一脸凝重。

    吴浩天看着微生月寒,仿佛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

    “一会早练结束,你去我房间找我!”

    众人像是看见了猪在爬树猪在天上飞一样大大的张开嘴,一口能吃掉一个馒头那种大。

    就连长老也不例外。

    所有人都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感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吴浩天让这个大美人一会去他的房间,任凭再单纯的人都要往那方面联想。

    再联想到昨天吴浩天也把微生月寒单独叫出去,和刚刚微生月寒的主动请缨,众人多多少少的猜测着——这俩人是不是有点什么不合理的关系?

    难道这冰山美人被开发了?

    他们本来就张大的嘴却因为另一件事差点脱臼。

    就好比现在的大学生在食堂点了两个菜,当吃完第一个的时候,仰天长问,还有比这更难吃的菜么?当吃到第二个的时候泪流满面——还真tm有啊。

    众人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因为微生月寒点了点头,娇羞的模样如同含苞待放的花朵。

    原来四象兄和二师姐还有这一重的关系啊,众人恍然大悟。

    吴浩天根本不在意旁人的眼光,见到微生月寒点头之后,转身,离开。

    只留给微生月寒一个背影。

    ——————

    ——————

    清晨过后,便是凉意浓浓的上午,已经是深秋的季节,落木肆意的漂泊着。

    这是一个悲伤的季节,必定会发生一些悲伤的事。

    吴浩天坐在木椅上,却没有任何心情去欣赏窗外的风景,因为他现在心里一团糟。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美人,一身淡绿色的霓裳,纤纤柔夷,如玉琢,如冰雕,身材凹凸有致,独特的气质能感染每一个人——吴浩天也不例外。

    微生月寒给自己的感觉与任何人都不一样,自己以前接触的女人——苏妍是属于可爱型的,那时她才十岁;楚青雪属于古典型的,那时她才十六岁;幺儿属于活泼的,那时她十三岁;梦嫣公主……自己也不知道她多大,但是也属于古典的。

    可这微生月寒不同,她今年已经二十三岁,是刚刚完全发育成熟的女人,也是吴浩天见过最有女人味的女人。

    还带着少时的气息,还带着此时的成熟,无论从哪方面看,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

    这样一个女人,没有一个男人不想推到他,不想霸占她,吴浩天自然不例外,可最主要的是——推完之后呢?

    自己对她有感情么?

    吴浩天觉得,自己早已经把心都给了苏妍,已容不下第二个人。

    所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像等着受批评的小媳妇微生月寒,吴浩天还是狠下了心。

    怪都怪自己昨天的一时冲动。

    两人这样僵持了一炷香,吴浩天终于开口,“微生月寒。”

    “嗯……”微生月寒马上答应,她很紧张,她不知道吴浩天要对她说什么,要对她做什么。

    她是个敢爱敢恨的女人,所以,她确定了心中的想法,就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虽然,这才是她认识吴浩天的第二天。

    “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是。”

    “啊,不是不是……”微生月寒赶忙挥着小手,然后捂住自己发烫的脸——怎么什么实话都往外说呢?

    吴浩天凝重的看着微生月寒,突然放松了下来,回到了平常的模样,天人合一的状态悄声无息的散开来,柔和的看着微生月寒。

    “到底是不是?”

    “是……”

    微生月寒看着吴浩天的脸,渐渐有些痴了。

    吴浩天听后叹了一口气,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还真是走桃花运啊!

    爱上自己的不是公主就是天赋异禀,除了美女还是美女,自己有什么好的?

    比自己帅的,比自己有钱的多得是,说修为高深还远远不够,自己哪点吸引这些女人了?

    像这样的女子,随随便便一个都能让全天下的男人趋之若鹜,为什么偏偏对自己产生感情?

    可正因为这样,吴浩天才不想辜负她们,不想辜负的话,就要快刀斩乱麻,断了她们的心思,让她们放弃自己,寻找下一段恋情。

    楚青雪如是,刘梦嫣如是。

    自己终究还是要伤害这个女人啊!

    “微生月寒”,吴浩天轻轻的叹了一声,见到她看着自己,慢慢的说道,“我有爱人了。”

    晴天霹雳。

    一句话就让微生月寒傻傻的呆在那里,看着吴浩天,一语不发。

    然后,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不停的落下。

    打在地上,疼在所有人的心里。

    吴浩天不忍心,于是把头别了过去,他怕自己看多了,会害了自己,也害了她。

    微生月寒捂着嘴,强忍住自己,不让自己哭出声。

    她哭了,却不能失态,她希望自己在他面前永远是美丽的。

    可是,即使再克制,那些哽咽的声音,还是传进了吴浩天的耳里。

    吴浩天不觉得难听,只感觉像是撩动自己的心弦。

    吴浩天狠狠的掐着自己,使自己不要被这份真情感染,这种哭声,足以感化任何人。

    微生月寒觉得很难受,比任何人都难受。

    自己活了二十三年,从不正眼看待任何一个男人,也没有与任何男人有过多得接触,如今对一个男子一见钟情,却换回来如此的结果。

    微生月寒很想大声问出来,你不喜欢我,那为什么昨天要亲我?!

    不喜欢我,何必轻薄我?!

    身体被你摸了个遍,这回你说走就走,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可是,二十三年的自尊,让她独自舔着伤口。

    吴浩天见微生月寒没有说话,回过头,看着已经哭得喘不过气的她,站了起来。

    然后,上前,将她拥入怀中。

    给她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一个能让她哭的臂弯,也算是自己对她的补偿吧。

    微生月寒死死的抱住吴浩天,手指深深的嵌入吴浩天的皮肤里,像是害怕吴浩天从眼前跑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