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655 冰美人
    人家单手就能接下你的剑,你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么?!

    我出来只不过是为了让他给自己点面子放过你。

    虽然不得不承认,是希望对方看在自己的美貌上。

    吴浩天看着男子,像看着白痴一样,转头对微生月寒说道,

    “你看,我想放过他,他不想放过我呢!”

    吴浩天虽然不想打女人,更不愿意打漂亮的女人,但是仅仅是不愿意。

    什么冷美人、萝莉、御姐,只要心肠恶毒,就该揍!

    好吧,大不了闭上眼睛揍。

    但是,吴浩天现在是真的生气了,自己刚到一个地方就被欺负成这样,难道自己长得太过老实了?!

    想在美女面前表现自己可以,但别拿我当垫脚石,小心站不稳!

    吴浩天说完后,微生月寒也是非常气愤,这个傻子是真想害死自己!

    她看的出来,眼前的男子虽然年轻,但绝对能痛下杀手,不会顾及任何东西。

    可事情到达这个地步,已经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看着自己旁边还一脸兴奋的男子,微生月寒真的有种想一脚把他踹飞的冲动。

    微生月寒紧紧的盯着面前的这位男子,注意他的每一个动作,不全心全意的战斗,那根本是死路一条!

    审查弟子共两人,另外一人也上前,与微生月寒汇合在一起,现在,他们三人更代表的是逸剑山庄。

    “这就是你们逸剑山庄的待客之道?”吴浩天冷笑,三名一元初期又如何?

    见惯了大场面的吴浩天,对于这几个小菜还是毫不在意。

    “此番事情是我逸剑山庄的不对,如果公子能既往不咎,我们可以和平分开。”微生月寒终于开口,她不得不为自己的错误道歉。

    面对这名手段层出不穷的男子,她是丝毫没有信心。

    “离开?”吴浩天哈哈笑了一声,“我本来就是为了加入逸剑山庄而来,你一句话就让我离开?!”

    “今天我就不信了,整个剑庄会由你们三人说了算!”说完,吴浩天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

    微生月寒心中一凛,她没想到这男子的速度竟会如此之快,即便是她,也仅仅看到了一个残影,这么快得速度,怎么打?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吴浩天终究是不想伤害其他人,而是直接对那名白痴出手。

    吴浩天依然没有用功法,九魂迷踪步在脚下变幻莫测,整个人变得虚幻起来。

    而当吴浩天到达那名男子面前,一巴掌扇了过去。

    自从吴浩天扇过孙敬武之后,他就喜欢上了扇别人耳光——霸气,解恨!

    怪不得那么多女人喜欢扇耳光呢。

    就在马上要扇到男子的脸时,两股剑意同时袭来,一股刺向自己的手腕,一股刺向自己的侧肋。

    不得不说,武师之地的人不能以常理定夺,在这些古老门派的人都多多少少懂得一些意境,若是放在各大帝国中,也绝对可以越级挑战。

    比如,微生月寒和这名男子,仅仅是外门弟子,以一元初期的境界就能爆发出媲美一元中期以上的战斗力,令人佩服。

    可是,吴浩天也习惯了越级挑战,除了意境外,吴浩天几乎掌握了所有的战斗技巧。

    在冥那里受折磨的六年,可不是白挨揍的。

    两股剑意飞速袭来,吴浩天不急不躁,身体仅仅像侧方滑出一步,就轻易的避开了攻击,右掌应声击中!

    “啪!”男子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一巴掌抽的横飞!

    吴浩天根本没留力,此人的鲜血与牙齿一起从口中飞出!

    这就完了?

    想要我吴浩天命的人,绝不会这么轻易放过!

    微生月寒和另一名男子的长剑不停的变幻,一剑刺来,带着各自的功法,形成密密麻麻的剑影,封住了吴浩天的去路。

    “滚!”吴浩天大吼一声,两人随即感觉脑袋嗡的一声,好像要炸开来!

    吴浩天对着另外一名男子出手,左手探上了他的手腕,按住太渊穴,顿时男子感觉浑身无力,手中的剑应声掉落!

    吴浩天见对方的剑掉落,一脚踢了过去,那柄剑直直的飞了出去,不知贯穿了多少树木!

    男子看着吴浩天的眼神顿时大变,这人会妖法?怎么按一下自己,就全身没力气了呢?

    可惜,吴浩天不给他考虑的机会,一脚踹向他的肚子,这人便如同那把剑一样被踹飞。

    这一脚踢散了他所有的力量,也把他踹晕过去。

    吴浩天已经对他手下留情,毕竟,他没有惹到自己。

    吴浩天在解决一人之后,再次奔向那名惹到自己的败类。

    今天不杀了你,我吴浩天就咽不下这口气!

    可就在吴浩天奔向对方的时候,后面一股锋利的剑意再次袭来。

    吴浩天没有用功法,而后面这人是水行修行者,一瞬间就追上了吴浩天。

    吴浩天的脸变得比千年寒冰还阴沉。

    微生月寒,你真当我不敢打你么?!

    吴浩天再次踹晕了那名败类后,强行转身,一手探出,抓住了微生月寒的剑。

    从剑尖到剑柄,吴浩天的手一直在剑上跳着舞,但是却不能伤他分毫。

    微生月寒大惊,他见识过吴浩天的手段,连如此坚硬的剑都能硬生生的折断,更何况自己的手臂呢?

    无法,微生月寒只能扔下自己的剑,飞快退去。

    一把剑,对于逸剑山庄的人来说,相当于生命,没有了剑,就没有了一切。

    吴浩天自然不是想要这把剑,把手中的剑远远甩出,随后身体一闪,瞬间到达微生月寒面前。

    终于,这个冰山美人精致的脸蛋上,浮现了一抹恐惧。

    吴浩天毫不怜惜,一手掐在了她的脖子上,用力的向前按去,知道撞上一个柱子。

    吴浩天掐着微生月寒的脖子,手掌的力道越来越大,微生月寒痛苦的用双手不停的拍打着吴浩天的手臂,像是一个溺水的小姑娘。

    俏脸由于缺氧而慢慢变红,像是熟透的苹果。

    高耸的****随着喘动不停的乱颤,像是随时能从衣服中跳出的白兔一样。

    男人总有一些虐人的心理,越是看着美女这样越是兴奋。

    尤其是这种冰山美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