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653 你怎么要我的命!
    月寒回头看着吴浩天注视着这把剑,随即说道。

    “还不行礼?”

    吴浩天被月寒莫名奇妙的一句话弄得一头雾水——像一把剑行礼?

    剑又不是人,至于么?

    或者说这把剑是逸剑山庄的图腾?或者是一位高手曾经用过的剑?

    吴浩天摇摇头,她说行礼,那就行礼吧,行礼也不会掉块肉。

    装模作样的行了一礼后,吴浩天便看向月寒。

    “你怎么不行礼?”

    “我天天行礼,礼就在我心中。”

    “……”

    说完,月寒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吴浩天一脸诧异的看着月寒,没想到这女子还有这么幽默的一面。

    吴浩天看月寒慢慢走远,赶紧追了上去,“你就叫月寒?好奇怪的名字。”

    月寒转头冰冷呢的看了吴浩天一眼,然后转过头,“不是。”

    吴浩天还迫不及待的等着下文,没想到月寒又把头转了过去。

    吴浩天感觉想有什么东西卡在嗓子了一样——这妞怎么总爱说话说一半?

    “那你到底叫什么?”吴浩天很想在后面加个‘大冰块’,可惜他没敢。

    “微生月寒。”女子头也不回,冷冰冰的说道。

    “好少见的姓啊!可惜你是个女的。”吴浩天看见微生月寒投来了仿佛要杀了自己的目光,赶紧解释道,“否则就可以把这么好的姓传下去了嘛!”

    微生月寒冰冷的瞪了吴浩天一眼,然后转过头,飞快的赶路。

    任凭吴浩天在路上叽叽喳喳的,也绝不理会,这更苦恼了吴浩天,他还想从她口中得到些关于逸剑山庄的消息。

    终于,这种沉默告一段落,几人一起到达一个山头,山顶像是被剑横横的划开来,地面异常的平整。

    前面有两名穿着逸剑山庄服饰的弟子,还有几名穿着不同的人,不像是逸剑山庄的。

    “这就是我们门派挑选人入门的地方。”微生月寒落在了地上,看了吴浩天一眼,冷冷的解释道。

    好心就好心么,干嘛弄得这么冷冰冰的,吴浩天心里无奈的想,“那我现在过去,有劳师妹了。”

    见到微生月寒要杀了自己的目光,赶紧改口,“师姐,师姐哈。”

    “我就在这等着,以防你没被选上,再趁机逃跑。”说完,微生月寒就走到了同门的弟子旁,嘟嘟囔囔说了两句,然后站在一边。

    吴浩天有些生气,我有那么奸诈么?

    吴浩天走到了那四名和自己一样,从外界来的人旁边站好,等待着审核。

    几人又等了一会,见很长时间也没人再来,那两名庄内弟子便说道,“先审核你们几个吧!”

    “没到武师级的,现在自动离开。”

    果然,和传闻中一样,不到武师级根本不让入门。

    但是能来到这里的人,也自然都知道这个规矩,所以大家都站在原地没有动。

    吴浩天看着旁边的四人,最大的有四十多岁,最小的是……自己,其他的都在三十岁左右。

    审核的人也好奇的看着吴浩天,好久没看见这么年轻的人来了。

    “你到达武师级了?”那名子弟确定的问道。

    吴浩天指了指在一旁幸灾乐祸看着自己的麻子脸,“你可以问问他。”

    顿时,麻子脸的脸就扭曲在了一起。

    审查的弟子也不多说废话,“既然大家都到武师级了,那么,现在我和我的同门会对你们进行一对一的战斗,能坚持一炷香的,便能留在逸剑山庄,当一名外门弟子。”

    “如果现在想放弃,想走的,还来得及。”

    吴浩天五人都没有退步,既然能来到这里,都是为了自己的梦想,谁会轻言放弃?

    “很好,现在进行审查,如果能有幸成为同门,大家一定要相互照应。”那名弟子大声说道,“你们谁先上?”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先上。

    最后,那位年纪最大的大汉先开口,“在各位中我的年纪最大,那就我先上吧!”

    说完,就大步向前,浑身棕色的气息浩浩荡荡,周围地面上的石板一颤一颤的。

    土行修行者,近乎武师巅峰的修为。

    而后,两名弟子中也出来了一位,年龄也在三十多岁,即使看着对方的修为,却仍然面不改色。

    他高傲的看着面前的这人,仿佛自己在逸剑山庄的光环下有多么厉害一样。

    这就是典型的狗仗人势。

    看来即使是这种超大门派,也不能杜绝这种人的出现,吴浩天摇摇头,有人的地方,就有垃圾。

    此人见对方爆发出自己的修为后,眼光一凛,从旁边抽出一把剑,金行的功法全开,霹雳的电光狠狠的刺进了对方还没有形成的防御中。

    一元初期,吴浩天看着这个人,这个等级,来当审查的弟子最适合不过。

    可是,这人也太不要脸了点,自身的境界比对方高,还要拿着武器?

    果然,这位四十岁的人只坚持了五招,就被剑刺入了肩胛,倒地落败。

    那人还冷冰冰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土行修行者,装十三的说道,“不堪一击。”

    中年人是敢怒不敢言,这是人家的地盘,杀了自己都无所谓,只能愤恨的离开。

    吴浩天也是皱眉,如此行事,难道不怕败坏了逸剑山庄的威名么?

    “接下来是谁?”那人再次狂傲的说道,看着剩下的四人。

    微生月寒啊微生月寒,你可真让我失望!

    以你的修为应该和这男子不相伯仲,为什么你不出言制止呢?

    你是我吴浩天第一个看错的人,微生月寒,我记住你了。

    那名弟子一脸奸笑的看着吴浩天,只剩这最后一个了。

    “你!赶紧前来受死。”那人狂傲到不可一世,仿佛自己是天下第一一样。

    吴浩天把视线从微生月寒的身上移开,看着这名弟子。

    “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要我的命!”

    除了吴浩天的三人面面相觑,对方下手如此狠毒,一个不慎就会重伤,谁还敢上?

    终于,那三人还是硬着头皮冲上前,来此一趟,如果不拼一拼,谁也不会死心。

    可惜,那人还是那么阴险,招招虽不至死,但也绝对能让人胆寒。

    而且,这人越来越不可收拾,出手越来越刁钻,看来是用上了逸剑山庄独有的招式,到最后的一人,差点要了他的命。

    吴浩天没有皱眉,而是一脸冰冷的看着这个男子。

    随后,吴浩天看向了还站在一旁的微生月寒。

    虽然她也皱着眉,却没有说一句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