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652 真正的剑意
    吴浩天一脸愤恨的看着麻子脸,仿佛他受了多大委屈。

    看来帅哥和好人就是容易受欺负,吴浩天愤愤的想道,偏偏自己这两点都占了。

    第二次被骂,还被骂的这么惨,狗有我好看么?

    面对充满力量的一拳,吴浩天也判断出了对方的境界——武师中期,和那个孙敬武一样。

    犯我者,死——好吧,今天就饶你一命,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要低调。

    面对这慢的像慢镜头一样的一拳,吴浩天意兴阑珊的用出缠丝手,卸掉了对方的大部分力量,然后一脚踹向了这人的肚子。

    麻子脸只感觉到自己全力的一拳仿佛陷入泥沼一样,随后肚子就被踹了一脚,浑身的力道顿时消散,一口酸水反倒了口中。

    闷哼一声,麻子脸蹲在了地上,捂着肚子再也站不起来。

    女子淡然看着自己的手下被揍,一脸冷漠,目光没有从吴浩天身上离开过。

    而后面的两个男子见对方竟然连功法都没用就轻易的解决了,顿时大惊,连忙扶起来麻子脸,退到女子的后面。

    “你把我的同伴打了。”女子终于开口说话。

    吴浩天承认,她的声音的确很好听,但是却冰冷的吓人。

    好生生的姑娘,怎么就成了这样呢?

    要是声音稍微温柔点,磁性一点,肯定非常性感。

    吴浩天感觉到两道充满杀气的眼神照射过来,才惊醒的回过神。

    “是他先骂我的,还骂了我两次”,吴浩天一脸无辜的看着女子,像是自己受了伤、受了委屈一样,“不仅打我,还骂我,姑娘你要为我做主啊!”

    女子一阵无语。

    的确,这事是自己的师弟做的不对,但对方这种占了便宜还卖乖的态度,令她十分不开心。

    “我知道,可是你打了他。”女子冰冷的说道,仿佛是北极的大冰块,冷飕飕的,“我只在乎结果。”

    没办法,即使是自己一方的不对,她也必须出头,护短是每一个师长应该做的。

    “你为什么偏袒他们,就因为你是他们的师姐?!”吴浩天气鼓鼓的说道,活脱脱的像是被欺负的小媳妇。

    “对!”

    “……”

    吴浩天从没想到,这女子会回答的这么干脆。

    “那我也当你的师弟,你就不打我了对不对?”

    “……”

    换到女子说不出话——这人怎么就想一出是一出呢?

    吴浩天当然不会无的放矢,因为他看到了每个人身后的一把剑。

    这个世界是存在储存戒指,但绝不是地摊货人人都能有的,反而稀缺的很,像他们这种弟子,自然是买不起。

    师父也和自己说过,这武师之地的五大门派之中,只有逸剑山庄才用剑,所以吴浩天才想出这么一招。

    吴浩天见女子不说话,紧接着又补充一声,“要不我当你师兄也行!”

    “……”

    女子一阵无语,这人怎么不要脸到这种程度?!

    自己刚才还在考虑着能否打得过此人,毕竟此人连功法都没用,轻轻一脚就解决掉自己的师弟,连自己也没有把握能做到。

    但她绝对不会傻到随随便便承认一个人是自己的师弟或者师兄,不是任何一个人都能进入门派,追究下来,自己绝对担待不起。

    但是情况也不能这么僵着,怎么办?

    过了一会,这女子才悠悠的说道:“你想进我们逸剑山庄?”

    吴浩天一看有戏,连忙点头,“是啊是啊,久仰大名,来这里就是为了去逸剑山庄。”

    “那好,我就带你去,如果你能被选上,那大家就是同门,今天的事我既往不咎,如果你选不上,到时候要你好看!”说完,从吴浩天旁边擦身而过。

    吴浩天闻到淡淡的处子幽香,没想到,这女子竟然还有体香。

    女子身后的三人瞪了吴浩天一眼,却没敢上前,紧跟着女子走着。

    吴浩天也无视他们,对于他们这种小虾米,自己根本提不起来兴趣。

    反倒是这女子心机倒是不错,她打得如意算盘自己当然知道,要是自己能被选上,同门子弟肯定会放过自己,她也有面子,如果选不上,深入了人家地盘,人家想收拾自己岂不易如反掌?

    但是,吴浩天从没怀疑过自己是否能被入选。

    吴浩天跟着女子,飞快的在丛林间穿梭着,足足赶了小半天的路,才到达逸剑山庄的大门。

    大门全是木质,雕刻的纹路古老而沧桑,古色古香的味道油然而生。

    周围是青山绿水,鸟语花香,空气都是微凉的,古典的气息显露无疑。

    远远的,在整个山林中回荡着剑器不停交错的声音,还有女子如铃铛般的笑声。

    吴浩天看着这座山,仿佛整个山都是一柄凌厉的剑一样,给人以寒意,让人心生敬畏。

    想必是这逸剑山庄在这山林中太久太久了,使得这里的万物都染上了剑的气息。

    还有这山林中的高手们。

    但这些压力对于别人或许很有用,但对于吴浩天,天人合一开启就都成浮云。

    为首的女子诧异的看着吴浩天,没想到此人竟能如此的悠闲自在。

    要知道,自己第一次到这里的时候,差点被这股凌厉的剑意压的跪倒在地。

    吴浩天见女子看着自己,对她笑了笑。

    女子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转头,向庄内走去。

    庄门的两个年轻守卫看见女子,马上迎了上来。

    “月寒师姐,你回来啦”,两人亲切的打着招呼。

    吴浩天看在眼里,看得出两人毫不做作,没想到这个女子的人缘这么好,大冰块怎么做到的?

    随即,两人又看向了后面的几人,见到吴浩天后,皱了一下眉头。

    “师姐,这是谁啊?”两人问道,他们是守卫,必须对面生的人进行询问。

    “他是从外面来的,要入我们山庄,我就带他来了。”月寒淡淡的对两名守卫说道,仿佛,对他们两人的热情视若无睹。

    “既然师姐说是,那就是!”两人连忙让开一条路,让五人进去。

    当吴浩天随着月寒走了几步后,才发现前面有一把剑,一把悬浮着的剑。

    这剑中竟蕴含着巨大的剑意,和师父飘渺的剑意不同,这把剑像是泰山一样,压得人胸口喘不过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