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645 有没有兴趣和师傅打
    而自己的父亲和王叔,则满脸是血的躺在了地上,像个死人一样,一动不动。

    吴浩天赶忙跑上前去,圣愈在左右手同时发出,给两位长辈疗伤。

    同时,看向在场地另一边的人。

    这个重伤了自己父亲的人。

    当吴浩天看到这个人后,本来还充满杀气的眼神,一下子就消散了。

    此人仅仅是慵懒的站在那里,沐浴着阳光,可却不容人的忽视。

    再想想自己母亲说的话,就知道一定是自己的父亲和叔叔联合起来要挑战他,才被他揍个狗血淋头。

    自己的师父是真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师父”,吴浩天边运功治疗,边苦笑的说道,“您怎么来了?”

    没错,来的人就是自己的师父——剑仙。

    “我本来找你有事,就直接进来了,没找到你,就去问你爹,他说你去王宫里了,王宫可不是人人都能进的,我也不愿意给自己惹麻烦,就在这里等着了。”李剑找了一块还能坐着的地方,直接坐了下去。

    “然后你爹就非要和我比划比划。”

    吴浩天暴汗,自己的爹还真是一心想找死,拦都拦不住。

    平常虐虐虾兵蟹将也就算了,还真敢触龙王的胡须啊?

    大陆第一强者的威严是那么好碰得?看自己的父亲和王叔,恐怕被揍得不轻啊……

    终于,虽然一元级的吴浩天治疗四象级的两人有些吃力,但凭借着圣愈的逆天,两人还是悠悠的醒了过来。

    吴行雷睁开眼就看见自己的儿子,马上出口问道,“剑仙前辈呢?”

    吴浩天没有回答,只是给父亲使了一个眼色。

    吴行雷顺着儿子的目光看去,果然看到了剑仙,不由的从心里打颤。

    太可怕了……

    当时挑战的时候,剑仙前辈就已经说了,“如果用真正的实力,你俩一招都接不下来,所以我用和你们一样的力量。”

    当时吴行雷和王天铭以为自己肯定赢了——二打一,两人还都是摸爬滚打的老手,还不赢?

    可惜,他们真的错了。

    他们连剑仙的剑都没有看到,就已经一败涂地。

    仅仅十招。

    这对于平时里只有教训别人的份的两人,打击实在太大。

    吴行雷和王天铭齐刷刷的向剑仙跪了下去,“多谢剑仙前辈指点!”

    剑仙仍然坐在那里,人虽老,但狂傲不羁的性格却比任何人都强。

    “你以为你们真的能坚持十招?”剑仙前辈看着面前这两人,淡淡的说道,“那是因为你们是我徒弟的长辈,我才教你们,好好体会我那十招,对你们终身受益。”

    吴行雷和王天铭同时打了一个寒战,难道我们和大陆第一强者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么?

    剑仙终于正眼看看两人,看着两人的神情,也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灰心倒是不必”,剑仙再次开口,“你们才活了几岁,老夫可是活了两百多年,打不过你们两个小孩,那就让人笑掉大牙了。”

    “记住了,做人要有傲气,要有绝不服输的傲气!否则,我就白教你们了。”

    “是!”吴行雷和王天铭同时说道。

    “风儿,过来!”剑仙没有在两人面前多下功夫,而是直接看向了自己的宝贝徒弟。

    吴浩天收起自己的功法,听话的走了过去——父亲和叔叔是不会没有人治疗的。

    “你们帝王叫你去干吗?”剑仙毫不在意的问道,仿佛在说,张三李四叫你去干吗?

    一提这个,吴浩天就一阵无奈,不知是该偷着乐,还是趴被窝里哭。

    难道长的帅真的有错么……

    不要诱惑我犯罪啊……

    “陛下要把梦嫣公主许配给我……”吴浩天颇为无奈的说道。

    剑仙倒没什么大反应,反倒是给吴行雷乐坏了。

    也忘了自己刚才被揍的狗血淋头,直接跑到儿子旁边,“儿子,你答应没?”

    “没。”

    “……”

    “你怎么不答应呢你!”吴行雷才反应过来,对着自己的儿子咆哮到,“梦嫣公主我也见过,长得不必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非常知书达礼,你这小子哪根筋不对路,怎么还拒绝了?”

    “天下好的女子多了去了,难道我每一个都要娶啊?”吴浩天对于自己的父亲很是无奈。

    “能多娶一个是一个!”

    “……”

    “那你怎么只娶了娘一个人呢?”吴浩天很好笑的问道。

    “嘿嘿,你爹我没那能耐,就你娘能看上我~”吴行雷倒是不好意思了。

    这时,剑仙才开口,“娶不娶无所谓,懂琴棋书画、知书达礼的女子多了,你不过是在意她公主的身份,你觉得,一个帝国的公主能配得上老夫么?”

    吴行雷一想也是,虽然剑仙有些老了,但是活个五六十年还是根本没问题的。虽然有些显老,但是各个帝国的帝王巴不得把自己的姑娘都送上去。

    “实力才是王道,不要总想着没有用的东西。”剑仙摇摇头,这些人太目光短浅了。

    吴浩天点点头,虽然他没考虑到这个层面,但是单单苏妍这一方面,吴浩天就不会考虑其他人。

    “风儿,这六年学的怎么样?”剑仙看着自己的徒弟,一脸宠溺的说道。

    “很好”,吴浩天知道,自己的师父想听听自己这六年都学了什么,“人的精神力是有限的,即使恢复力再强的人,也要节省自己的每一分精神力,而做到最好的节省,就是在最恰当的时候,给出最致命的一击。”

    吴浩天突然想起,师父给自己的《倚剑之道》,开篇就是写的这几句话。

    “就这些?”剑仙挑挑眉,看着自己的徒弟。

    吴浩天心想,还有什么不足的地方么?

    “看来,你悟的还不够透彻啊!”剑仙叹了一口气,像是对自己的徒弟很不满意。“看来,还得我亲自教你啊!”

    剑仙像是个老人一样,活动了下肩膀,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

    吴浩天不懂,自己的师父要干嘛,是要再虐父亲一场么?

    虽然很不忍心自己的父亲被揍,可是自己真的很期待师父出手,自己从没见过师父动手——想必父亲也很愿意被虐吧!

    “你知道师父为什么被称为剑仙么?”

    “不是因为师父用剑么?”

    剑仙笑着摇摇头,看着自己的徒弟,“天下用剑的太多了,我现在就告诉你为什么。”

    “有没有兴趣,和师父打一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