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641 少女的心思
    吴浩天看着孙敬武的脸,已经被打得几乎认不出来,可是凭着气息上,的确是他。

    吴浩天转头看向孙涛,这老爷子下手真狠,如此一来,竟是把自己逼入了绝地。

    “跪下!”孙涛大声的对孙敬武喊道。

    孙敬武马上转头看着自己的爷爷,一脸不可置信,难道要让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跪下?

    今天上午虽然已经跪过了,可是那时是为了保命,现在呢?现在我家的人都在这里,我还要跪下?!

    “跪下!”孙涛再次大声喊出!

    孙敬武‘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爷爷的命令,他不敢反抗。

    “说!”

    “吴浩天兄弟,今日上午是我不对,误伤了你的兄弟,如今你和爷爷都已经惩罚于我,希望你能消消气,不再追究。”

    孙敬武像是念书一样,极度羞辱的说道。

    可吴浩天冷眼看着这一幕,丝毫不为所动。

    孙涛见吴浩天不表态,赶忙说道,“你看,我孙子如此诚心来认错,小朋友之间能有什么深仇大恨呢?冤家宜解不宜结啊。”

    孙涛看了看吴浩天的脸色,顿了顿,“不如就卖我这老头一个面子,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以后大家见面还是朋友。”

    孙涛想,你不过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孩,任修为天赋如何搞,心思也不可能缜密,我这个老头子的账,你还能不买么?

    可惜,他失望了,吴浩天的眼神越来越冰冷。

    像是九月里飞飘的大雪。

    “这就是你们的态度?”

    “不诚心啊……”

    整个场面因为吴浩天的一句话彻底冷了下来。

    孙涛也是沉默不语,看来今天的谈判会异常的困难——身为一个老人,他又何想受到这种屈辱?

    若不是为了孩子,若不是自己的孩子不能。

    “六年前的事,大家心知肚明,何必躲躲闪闪的,避而不提?”吴浩天再次说出口,他也不喜欢拐弯抹角。

    孙涛皱起了眉头,一改刚才的低下的姿态,神色平淡了下来,如同办案一般。

    “既然如此,老身洗耳恭听。”

    “好!”吴浩天低喝一声,“现在,我就给你数一数旧账!”

    “你的儿子六年前调戏我的女人不成,反被我揍了一顿,从此怀恨在心——可有此事?”

    孙涛看着吴浩天冰冷的脸,不禁打了个寒战,这孩子的气势真是可怕!

    无法,孙涛只好点点头,承认这件事。

    “王春王秋两兄弟当日去我们班级的领地故意挑衅,是否孙敬武所派?”

    孙涛看了看自己的孙子,无奈,只好又点点头。

    “很好,我现在给你数一数,他这个决定给我造成多少伤害!”吴浩天一元中期的气势顿时爆发,席卷全场!

    众人被这凛冽的威压逼迫的后退一步,却浑然不知!

    “那日战斗,苏妍险些身死,这是其一!”

    “当时我悲痛心死,口吐心之精血,留下了无法祛除的暗伤,对于我以后修炼乃是大大的坏处,这是其二!”

    “我被迫暴露自己的能力,却换来无休止的追杀,逃亡近六个月,生死之间游历数次,这是其三!”

    “当日我身陷泰城帝国,被无数高手包围,我父亲只身前往,若不是我师父剑仙及时来到,我与父亲当日定身首异处!这是其四。”

    “其五!你知道我这消失的六年是怎么过来的么?!”吴浩天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孙子不过是被扇了几巴掌而已,而我,每天都要受到好几次比这痛苦一万倍的折磨!”

    “这都是拜你的好孙子所赐!”

    吴浩天平息了一下自己有些激动的心,冰冷的看着孙涛,嘴角浮起弯刀般的角度,尽是嘲讽。

    “敢问,这五点,我是否应该因你的几句话,就一笑而过?”

    孙涛看着吴浩天,良久不语。

    他又何尝不知这些,如果不是如此深仇大恨,他堂堂帝国检察官,又何必如此低三下四,还让自己的孙子在别人面前下跪?

    如若将吴浩天换做是他,他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自己前来,纯属侥幸心理,希望这孩子跟正常人的同龄人一样,没什么心计,可如今看来,他真的错了。

    “那小朋友如何才能消气,不妨直说。”孙涛等着吴浩天的狮子大开口。

    “我镇国府什么都不缺!”吴浩天指着仍然跪在地上的孙敬武,“消气的方法我已经说了,三日后,我与他一战,生死各安天命!”

    ——————

    ——————

    吴浩天走在王宫里,看着周围的事物,很是好奇。

    刚刚在和孙涛一阵唇枪舌战之后,双方一直僵持,而僵持,就是自己赢了,因为他们无功而返。

    贵族式的挑战,事关整个家族的尊严,他们不可能不应战。

    三日后,就是自己报仇之时。

    而刚刚送走了孙涛一众人,就又来了一个王宫里的人,是传九灵大帝的意思,让吴浩天进宫。

    看来自己回来的消息,早已不胫而走。

    所以,吴浩天现在走在王宫里,悠闲自得的看着王宫里的景色。

    王宫之大,比他想象的还要多得多。

    花团锦簇,古色古香。

    奇花异草,稀世珍宝,彷如最普通的石头般随处可见,就连脚下踩着的石头,都是罕见的鹅卵石。

    这就是大汉帝国数千年屹立不倒的底蕴么?

    吴浩天慢慢的品着王宫,慢慢的走着。

    曲径通幽处,自己还真好奇,这幽处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吴浩天走上了一个小桥,低下潺潺的小河不停的流淌着,清澈见底,鱼儿肆意的欢乐。

    就在吴浩天正在欣赏着小桥与流水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悠悠的琴声。

    似幽怨,似欢喜,似寂寥,似动情。

    一如乍破的银屏波涛汹涌,又如飘零的落木寂静萧条。

    吴浩天转过头,看着这琴声的来处。

    小河边的一个亭子,挂着帘纱,里面坐着一女子,抚琴而歌。

    花火燎原风不静

    千山暮雪雪不停

    抚琴唱花花又落

    仰月长思云又生。

    吴浩天感叹,这女子的声音,竟然比这琴声更加好听!

    字字如潺潺溪流,从每一处皮肤进入自己的身体,沁人心脾,让人想读却读不懂这女孩的心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