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640 下跪
    “起来吧,成谋。”九灵大帝笑着说道,这事的确令他非常开心。

    九灵大帝见来人还没退下,便问道,“还有别的事?”

    “是,陛下,今天吴浩天回来的时候,和孙涛的孙子孙敬武有过很大的摩擦,据说,吴浩天给孙敬武打得满脸是血。”

    “哦?”九灵大帝挑起了眉,像是很感兴趣一样,“有没有具体的经过?和朕说说。”

    来人马上将全部的过程陈诉了一遍,安成谋也是津津有味的听着。

    两人听到吴浩天一把搂住小乞丐的时候,不约而同的笑了笑,这吴浩天的心性倒是好,大有种众生平等的感觉。

    而这人说完后,九灵大帝竟哈哈的笑了出来。

    “这个吴浩天啊,六年多没见他,竟然还知道玩计谋了!”

    “是啊,任凭所有人都知道他这是没事找事,可却说不出来什么反驳的话,这无赖耍得够本事。”安成谋却是一脸凝重,两人都一下分析出了利弊。

    “这回孙家可倒霉了,谁让他家的孙子那么笨,惹到了这个煞星。”九灵大帝摇摇头,再次将目光投向棋局。

    “若三天后吴浩天真的下死手,断了孙家的根怎么办?”安成谋提出质疑。

    虽说九灵大帝这几年一直没给孙家好脸色看,但是孙涛为帝国做出的贡献却是有目共睹,真的就忍心让孙涛断子绝孙?

    九灵大帝听后摇摇头,拿起一旁的茶杯,喝了一口。

    “我想,现在孙涛应该在做点什么吧!”

    整个帝都的一流势力,都在因为一件事活跃了起来。

    吴浩天回来了!

    若是以前,任谁说一个孩子能造成如此大的影响,谁都不会相信。

    可吴浩天就做到了,凭着当年十岁武师初期,全属性,奇怪动作这三点,犹如一颗闪耀的巨星出现了在了人们的眼前。

    如今,这颗巨星又回来了,震天动地。

    可镇国府此刻却正在开心的吃着午饭,一脸笑意,仿佛门外的那些事,和他们无关。

    吴浩天看着桌子上满满的菜,心中一阵无语。

    自己的母亲林依柔说是马上就好,却整整做了半个时辰,下人们端上来的时候,像是长龙一样,一个接一个,足足十三道菜!

    十菜,三汤——看的吴浩天是目瞪口呆。

    “儿子,我拿手菜也就这些,你尝尝看好不好吃。”林依柔一脸慈祥的看着儿子,催促的说道。

    吴浩天听后点点头,这么多菜也不知道从哪道开始,只好随便夹了一道菜,放进嘴里。

    滑而不腻,却嚼劲十足,这是什么菜,竟然这两种感觉同时存在?

    但是——非常好吃!

    林依柔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脸满意的表情,也是大为开心,拿起了碗筷,一起吃了起来。

    可是还没吃上几口,门童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老爷,外面来了几个人,要见少爷。”这人明显是被吓到一样,“其中一人还满脸是血。”

    吴行雷皱起了眉头,第一顿团圆饭怎么还有人打扰?

    “风儿,这是怎么回事?”

    连吴行雷也不知道,这已经传得满城风雨的事,竟然他自己家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吴浩天又夹起一道菜,放进自己的嘴里,大为赞赏的点点头。

    “我把孙敬武揍了。”

    吴行雷差点被吴浩天这句话噎死,而人家还在那开心的吃着饭。

    “人家都来兴师问罪了,你还吃!”吴行雷皱着眉头,有些呵斥的意思。

    “放心吧爹。”吴浩天夹起刚刚自己吃过的非常好吃的一道菜,送到了父亲的碗里,“他们不是来问罪的,而是来道歉的,不急。”

    吴行雷一头雾水,你打了人,人家还来道歉?

    但是看着儿子一脸自信的表情,也就没多说什么。

    ————

    ————

    又是半个时辰过后。

    镇国府的大堂,众人已经开始心生怨言。

    “这堂堂镇国府怎么礼数如此之差,让我们等了这么长时间,还不出来个人?”

    “我们能来就是给他们面子了,他们还真的寸进尺!”

    “爹,要不我们不等了,回家吧!”

    而孙涛则是闭着眼睛,悠然的坐在椅子上。

    他不急,真的不急。

    反而,对方晚出来一分,就对他越有利。

    毕竟我是来求和的,你放我鸽子,自然是消气了。

    吴浩天躲在角落,看着眼前的众生百态,孙老爷子,不愧是国家的栋梁,审案的神明。

    独特的见解,全方面的眼光,各个恰到好处。

    可惜啊,你的子孙都是废物,哪怕能学到你一成的功夫。

    吴浩天咳嗽了两声,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众人闻声回头,一看来者是个少年,更是大为恼火。

    但刚要发作的时候,孙涛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

    如同睡醒的雄狮。

    “想必这位小兄弟就是大名鼎鼎的吴浩天吧?”孙涛笑着走到了众人的最前面,看着吴浩天。

    “孙老好眼力,我就是刚刚逃亡回来的吴浩天。”吴浩天也是一脸笑意。

    两人表面亲得像兄弟,却各怀鬼胎。

    孙涛听后,心里叫苦,这孩子上来就说自己刚逃亡回来,而逃亡的原因正是自己的孙子,果真伶牙俐齿!

    既然你什么都懂,那我就索性什么都不懂!

    “那奔波回来一定累了吧,老朽带着不争气的孙子来,是不是打扰你休息了?”

    吴浩天皱着眉头,这老头明显和自己装不知道。

    可人家的姿态做得这么低,自己岂能过分?

    “孙老这是什么话,您是前辈,我是晚辈,何来打扰一说,孙老快坐下。”

    “无妨,老身此次来是求和的,坐下来说话,倒显得没有诚意。”

    吴浩天见状,也不再强求,只好陪孙涛一起站着。

    “何来求和一说?我吴浩天和孙老家并无恩怨啊!”吴浩天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眼睛不停的转啊转,好像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孙涛看着吴浩天也是卖着关子,也只好说道,“今天我的孙子错伤了你的小朋友,所以老身是带着孙子负荆请罪的。”

    孙涛只说今日之事,却对六年前只字不提——你当事人都不说,我何必说?

    “还不过来!”孙涛转过头,对孙敬武喊道。

    孙敬武听后,马上从人群后来到前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