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637 有人逃跑
    那人怎么用力都抽不出自己的鞭子,心中大为气结。

    他是孙敬武的堂兄,本在青楼里面享受着姑娘的嫩肉,却突然被手下冲了进来,说孙敬武在闹市被人狂揍了一番,马上要不行了。

    他身为堂兄,家族的支流,必须辅佐嫡系,如果让家里人知道孙敬武被揍自己还在床上快活,那自己就不用混了。

    提上裤子马上从温柔乡里面出来,整顿了下兵马就快速的奔跑过来,带着还未发泄完的邪火。

    他把这股气全撒在了吴浩天身上,却没想到提到了铁板。

    当他骂完这句话时,顿时感觉身心无比的舒畅。

    腰不疼了,腿不酸了,走路也有劲了。

    而当他爽完了,发现众人盯着自己看的目光有些诡异,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甚至自己的这个草包弟弟也用‘你真是找死’的眼神看着自己,更是摸不到头脑。

    自己做错了什么吗?

    吴浩天告诉他,他哪里做错了。

    “我以我家族的名义,向你的家族发起贵族的挑战!”

    吴浩天凛冽的眼神看着他,令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战。

    可害怕仅仅存在了一瞬间,就被狂笑所取代。

    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哈哈,我乃是帝国检察官的子孙,帝都守卫军副统领,你算是什么东西?!”

    吴浩天看着笑的前仰后合的男子,心中也很是无语,无限委屈的说。

    “我不是东西……”

    “哈哈哈”,男子笑的更大声了,但是他突然发现,全场只有他一个人在笑。

    就连自己的草包弟弟都别过了脸,不忍心看着自己一样。

    我都要跪地求饶,你还敢得罪这个煞星?孙敬武心中在为他默哀。

    还是吴浩天好心的告诉他为何如此。

    “我是吴浩天。”

    男子嘲讽的笑声戛然而止。

    像是被人狠狠的掐住了脖子,瞪大了眼睛,随即猛烈的咳嗽起来。

    前后巨大的反差让他脆弱的小心脏无法承受。

    一个不过是孙氏家族的旁系子孙,另外一个却是吴家的单传——外加大陆第一强者的唯一徒弟。

    这其中,还有可比性么?

    吴浩天没有理会男子的状况,这在他眼中一文不值。

    如果孙涛的子孙都是这种酒囊饭袋的货色,吴浩天不介意帮他清理下门户,以免败坏了孙涛千古清官的威名。

    这是**裸的坑爹坑爷。

    “三天后,帝都竞技场,你,或者你家族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请接收我的挑战。”

    伴随着吴浩天的一句话,地面上刮起了微风,场面诡异而萧索,全场鸦雀无声。

    直到现在,孙敬武和他的堂兄才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

    孙敬武虽然仗势欺人,天天调戏良家妇女,但绝不傻,反而他知道什么人该巴结,什么人可以任意玩虐。

    这吴浩天根本就不是找自己的麻烦,而是找家族的麻烦!

    “吴兄,这就没必要了吧……”孙敬武强忍着脸上的剧痛,裂开嘴笑了出来,牵扯着伤口更加流血,整个人的脸部都十分可怕。

    他不得不赔笑,家族完蛋,自己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我哥哥不知道吴兄的身份,所谓不知者无罪,您就放过他吧!”

    “是啊是啊,吴浩天兄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小的一般见识了……”他的堂兄也终于反应了过来,赶紧扔掉手中的马绳,变脸比翻书还快,刚才还一脸嘲讽,现在却是一脸谄媚。

    可惜吴浩天根本不买他们的账。

    “可是他都骂完了,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再说他干嘛非得骂我?周围这么多人,怎么不骂他们。”

    连围观的人都一阵鄙视,这明摆着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还不等孙敬武和他的堂兄说话,吴浩天紧接着说道。

    “就好比陛下便装出巡,却被别人骂了个狗血淋头,难道就不追究那人的责任了?”

    “虽然人家不敢和陛下比高低,但是连挑战都不行,你们欺负人也欺负到家了吧?”

    孙敬武和他哥哥满肚子的话全被噎了回去,两人感觉到和这吴浩天根本没有道理可讲。

    他们自认为自己就很胡搅蛮缠了,可遇见了吴浩天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无赖。

    技术流的无赖!

    “不必说了!我已经决定了,即使我挑战失败了,血溅当场,我也认了!我吴浩天誓死维护我家族的荣耀!”

    吴浩天慷慨激昂的说道,仿佛自己多么无畏一样。

    可众人听完这句话,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根本没有同仇敌忾的感觉……

    吴浩天见自己的一番话语没有起到效果,便悻悻的说道,“那个,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也不顾众人奇异的目光,一溜烟的就跑掉了。

    ——————

    ——————

    吴浩天知道后面有人跟着自己。

    自己走一步,他就走一步。

    自己停下来,他就转过身假装买什么东西。

    吴浩天摇摇头,加快脚步,走进了一个胡同。

    果然,那人见自己速度变快,甚至有些小跑的想跟上自己。

    可惜,他的速度怎么可能跟上自己?

    小乞丐童谷只看到吴浩天突然加速进到了一个小胡同里,便马上跟了上去,可惜进入到了胡同,却根本没看见吴浩天的踪影。

    小乞丐十分着急的往胡同里面跑,像是多么害怕吴浩天丢了一样。

    可是,无论他怎么找,这京都的胡同根本就像是迷宫一样,一旦进入,连最资深的京都人也会迷路。

    小乞丐无助的站在自己不认识的地方,渐渐的低下了脑袋。

    眼泪‘唰唰’的往下掉,像是决了堤的江河。

    可是,他感觉到有人从后面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吓了一跳,往前走了一步,马上回头看去。

    正是吴浩天。

    手中拿着随身携带的手帕,递给了小乞丐。

    小乞丐懵了,他原以为这次跟丢了吴浩天,这辈子就再也不可能和吴浩天见面了。

    毕竟吴浩天的地位高高在上。

    “堂堂男子汉不应该哭。”

    小乞丐听后,没有接过吴浩天的手帕,像是怕弄脏了那么白洁的丝绸,赶忙用自己脏兮兮的袖口擦干净眼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