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636 要骂就狠狠骂
    “你是在骂我?”吴浩天再次很白痴的问道。

    “我骂你怎么着?我还骂你全家!骂你祖宗十八代!”

    可惜他发现,自己无论多大力量去抽自己的马绳,却丝毫不能拉回来一丝,而吴浩天丝毫未动。

    吴浩天在盯着他看。

    “吴兄,当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我一般见识了……”孙敬武爬到吴浩天的腿边,跪了下来,不停的磕着头。

    “当年的我不懂事,不分轻重,您大人有大量。”

    众人见孙敬武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吴浩天跪下了,大为惊讶!

    要知道,这孙敬武可是帝都的一大恶霸,人人见了都要绕道走,可如今竟然如此低三下四,这种落差真是大快人心!

    “好啊,我原谅你!”吴浩天随即说道。

    别说孙敬武愣在那里,就连围观的群众也愣了。

    怎么这么轻松的就放过了他?

    孙敬武顿时心花怒放,看着吴浩天就像是活菩萨一样。

    “谢谢、谢谢,吴兄真是大度……”孙敬武刚忙起身,想握住吴浩天的手,却被吴浩天躲了过去。

    只见吴浩天走到那小乞丐旁,后者早已目瞪口呆,傻傻的站在原地,见吴浩天过来都没有动。

    吴浩天拍了拍他,然后毫不嫌脏的一把搂住了他的肩膀。

    “但是,你刚才又差点杀了我的兄弟——……”吴浩天噎住了,转头小声的在小乞丐耳边说道,“你叫什么?”

    众人大汗,你这做戏做的也太假了吧?

    小乞丐听后,小心翼翼的说道:“我叫童谷”。

    “哈哈,对,看我的记性,一时间忘了”,吴浩天狠狠的搂了搂小乞丐的肩膀,又对着孙敬武,“你差点杀了我的兄弟童谷!”

    众人狂汗,你还真好意思继续演下去。

    吴浩天直接无视掉众人的眼光,直直的盯着孙敬武。

    孙敬武也是心中大苦,他怎么看不出来吴浩天与这小乞丐根本不认识,根本是故意找自己的麻烦。

    可他明知道吴浩天是装的,也万万不敢揭穿,吴浩天六年前能把他揍个半死,如今就算杀了他,他也不觉得奇怪。

    这人做事根本不考虑后果!

    而吴浩天也心中暗笑,你说你六年前是不懂事,那现在出手差点打死一个小乞丐,又怎么说?

    劣性难改!

    “童兄,刚才我有眼无珠,竟然错伤了你,还请见谅。”

    众人大惊,没想到这孙敬武真的低下了姿态,去向一个乞丐讨饶。

    今天,孙敬武真的丢人丢到家了!

    先是被人扇到牙齿都掉了好几个,再是跪地求饶,到现在的变相羞辱,这还是帝国检察官的孙子么?

    孙敬武更是屈辱,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低下的头颅却显露了阴狠的神色,吴浩天,有朝一日,我定置你于死地!

    吴浩天不会任何时候都开启天人合一,所以,他不知道此刻的孙敬武是怎样的神情。

    吴浩天也从来没打算放过他。

    吴浩天倒是有些诧异的看着孙敬武,没想到这几年他倒是没白活,虽不明事理,却知道进退,肯低下头向一个小乞丐认错——这对于他们这些名门贵族高贵子弟简直比杀了他们还痛苦。

    本以为孙敬武会一怒之下爆发,那自己就更有理由纠缠下去,可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出戏,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接了。

    孙敬武一直低着头颅,让人觉得态度很诚恳。

    如此一来,自己打也不是,骂也不是,自己再多做些什么,反倒显得自己蛮横无理——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人家也赔礼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场面就这么僵持着,吴浩天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对策。

    就在吴浩天苦思冥想的时候,突然从远方传来一阵轰鸣的马蹄声,打破了这种局面,且越来越近。

    吴浩天转过头去,果然看见了一批人骑着战马飞奔过来。

    个个凶神恶煞,却都是鱼欢酒肉堆起来的废物。

    吴浩天皱起了眉头。

    这里是闹市,人群密集之处,难道你们就不怕撞死人?

    群众们闻声回头,看见来了这么多凶神恶煞的人,顿时如鸟兽散,一瞬间就都不见了踪影。

    他们的本质就是这样,兴致勃勃的围观别人的痛苦,却害怕自己承担。

    一群人中最前面的那人看见孙敬武低着头,被揍的跟个猪头一样,还不停的有血从脸滴到地上,甚至在一个小乞丐面前低着头,顿时气不打一出来,挥起手中的马绳,狠狠的向吴浩天捆了过去!

    吴浩天看着此人,心中大为气愤。

    难道堂堂清官孙涛的子孙,都是这种货色么?

    那真是家族的悲哀!

    见对方一鞭竟然用上了功法,带着浓浓的火药味,吴浩天更是大为不爽。

    你问过是怎么回事么?你知道事情的经过么?

    即使我和孙敬武无仇无怨,但如果我不在,小乞丐必死无疑!

    怎么没见你们为了小乞丐而大动干戈?

    生气后的吴浩天是异常可怕的。

    深邃的眼神看着只距离自己十米的骑兵,右脚踏出一步!

    轰鸣一声,仿佛这一脚震天裂地!

    伴着吴浩天的一脚,周围刮起了大风!

    在所有的骑兵前面,突然从地面突起半米高的土墙,却异常坚硬。

    或者半米障碍物的高度对于这些战马轻而易举就能跃过去,可是,这些战马是在全速奔腾的时候突然在脚下出现的障碍物,顿时全部倒地!

    所有的骑兵伴随着马匹的跌倒而摔倒在地,除了一人——为首的那人。

    那人明显也没想到这种情概况,但不错的应变能力,让他借助着马匹前倒的势头直接跃了起来,挥起手中的马鞭,直直的抽向吴浩天的脑袋。

    这人面露狰狞的面容,他期待着吴浩天的脑袋像砸西瓜一样爆裂开,他喜欢杀人时的这种快感。

    可惜,他失望了。

    无比自信的一击,带着武师巅峰的修为,却被对方这个平民一手抓住。

    就像握着酒杯一样简单。

    “你为什么打我?”吴浩天像是很白痴的问出这么一句话。

    对方也是一愣,紧接着想从吴浩天手中抽出自己的马绳。

    “操!大爷做事用你来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