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618 谁才是赢家
    算了,既然找不到那种感觉了,就一会回家再安安静静的冥想,这个人也没用了,先解决了再。

    看见对手绷紧了全身,用尽了力量,一拳向自己的脑袋轰来,杀机毕现,吴浩天也是紧皱眉头。

    此人杀心太重,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既然如此,我就给你教训!

    吴浩天高高的抬起左臂的肘部,抓准时机,一下子就击向了男子的腕部!

    只要吴浩天认真,那所有的招数都不会那么简单。看似平平常常的一招,却暗藏杀机。

    吴浩天用肘部最尖之处,向了男子腕部的太渊穴。

    太渊穴,腕部桡侧凹陷处,击中后,阴止百脉,内伤气机。

    男子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血流像是突然凝固了,静止不动!

    可仅仅一刹那,血液又突然奔腾了起来,气机大乱!一口鲜血就要从喉部涌出!

    紧紧的闭上了嘴,不让这口鲜血吐出来,吐出来,自己就更危险了!

    吴浩天诧异的看着对方,没想到他这种境界的人,还懂得这道理。

    但是,这一场比试的胜负早在吴浩天出场的时候就确定了,无可撼动。

    就在男子拼命的想把血咽回到肚子里的时候,吴浩天纵身,一脚就踢向了对方的肚子上。

    还来不及咽下去的鲜血直接喷涌而出,身体腾空倒飞!

    倒飞的方向,正是来时的地方——余家庄的队伍。

    余老爷子见男子被对手一脚踹飞,身体直奔自己而来,吓得不敢硬接,马上起身闪开!

    “咔”!只见男子坐在了原本余老头的椅子上,椅子承受不住如此大的力道,一下子粉碎!

    “没事吧?”余老爷子赶紧上前把此人扶起,悄悄的将精神力输入他的体内,帮助他调理气机。

    没办法,整个庄子的命运都压在了此人身上。

    孙家庄突然出来了一匹黑马,这对于自己的庄子而言,简直是晴天霹雳!

    我余家庄可是筹备了整整一年啊!

    眼神渐渐冰冷了下来,余老头像是决定了什么一样,活生生的像从地狱走出的魔鬼一样,悄悄的凑近了男子的耳旁,嘀嘀咕咕的了几句话,连他的儿子也听不到。

    那男子听后,马上抬头,满脸诧异的看向了余老头。

    见到余老头肯定的眼神,随即犹豫了一下,却马上头。

    没办法,余老头的报酬太诱人了,直接提高了三倍!

    但条件也改变了,不再是赢得这场比赛,而是找机会把两个庄子的老爷子给杀了!

    这孩子即使再强,但还是三分级的力量,虽然自己不敌,可全力逃跑,他也一定追赶不上。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笔买卖,值!

    有人活着是为了帮助别人,有人活着是为了创造奇迹,有人活着是为了改变历史。

    可是,这种人实在是太少了,少到即使奔波了整个大陆,也很难找到。

    更多的人是,活着,仅仅是为了活着。

    而活着的第一要素,就是钱财,没有钱财,就没有立足的资本。

    有钱了,我可以坐在家里等着无数美女送上门,更可以杀死人不偿命。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一都不假。

    所以,男子在重金的诱惑下,重新站了起来,目光坚定的看着吴浩天,即使对手的实力比自己高,那也要拼一拼!

    在雇佣兵联盟那里,这些钱,相当于自己不吃不喝三年的钱财!

    吴浩天看着对手又重振旗鼓,不知道达成了什么阴谋,也是皱了皱眉头。

    “你已经输了。”吴浩天劝道。

    言下之意,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就不要再自找麻烦。

    男子听后,却笑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

    声音低沉而绝决。

    吴浩天摇了摇头,能买动一个男人如此拼命的,无非是美女与权财。若是此人与余家庄早有联系,那余家庄早就是历年的第一名了,所以不是因为美女。

    那就是钱财。

    为了钱财,连命都不要了,至于么?

    吴浩天两世为人,都没有受过钱财的苦,自然不知道穷人的苦楚,有时候为了钱,真的可以杀人夺命。

    没办法,吴浩天生来就是为了改变历史。

    男子见吴浩天没有再话,直接冲向前去,浑身再次冒出火光,明显是全力以赴。

    可惜,破绽百出。

    吴浩天暗自摇了摇头,右脚后退一步,面对对方的一拳,只是抬起了手掌,便轻松拦截了下来。

    丝毫没有攻击的意思,吴浩天只是希望他知难而退。

    能成就现在的修为不容易,希望他能好好珍惜。

    男子转身,一记扫堂腿击向吴浩天的脖子,也被吴浩天轻描淡写的用手臂拦截了下来。

    可就在被拦截下来后,男子就势蹲在了吴浩天的脚下,突然起身,从袖子里面露出一道寒光!

    在这太阳恶毒的正午,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吴浩天被始料未及的强光刺到了双眼,本能的紧紧闭上,把头撇开。

    好机会!男子大喜,袖中的匕首已经到了手上,全力的刺向吴浩天的脖颈

    男子早在来之前,就做好了所有准备,既然能请自己出场,那就应该有旗鼓相当的对手,这种准备,怎么可以缺少。

    所以,即使在炎热的正午,也是把自己掩盖的滴水不漏。

    不仅仅是防御,更是隐藏了许多阴招。

    但吴浩天的天人合一一直开启,即使是闭上双眼,凭借气流,凭借对着自然的感应,对周身情况的了解甚至比睁眼还要清楚。

    一记手刀击向了男子的手腕,男子被刚才莫名其妙的一击打怕了,赶紧使方向偏离,脚下步伐一转,直接向孙老爷子奔去!

    而手中的匕首则被就势甩出,直奔李老爷子!

    余老头看见这一幕,深深的笑了,阴险而狡诈。

    死吧!都死吧!死了之后,这八里屯的庄子,就都是我老余家的了!

    即使那子要报仇,也只会去找这个男子,而不是找我!

    即使你们有靠山又如何?即使你们处处防范又如何?到头来,我才是赢家!

    正在余老头暗自高兴的时候,却突然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瞪大了双眼,大大的张开了嘴巴,又马上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