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613 狗仗人势
    要是真打起来,恐怕自己又要暴露了!

    “五,今天你可立了大功了,走,爷爷给你杀只鸡吃!”老人一把抱起了已经不矮的吴浩天,热喷喷的亲了一口。

    吴浩天赶紧用力挣脱开老人的怀抱,却又怕伤着老人,心中暗骂道,‘走开!基佬。’

    “午饭不是已经做好了么,要是真有好吃的,晚上爷爷再做吧!”

    实话,吴浩天已经好久没吃过肉了。在军营的三个月,然后出任务,逃亡至今,真的没开过荤。

    再自己也处于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多吃肉,对自己有好处。

    ——————————————————

    傍晚,在外务农的壮汉们都回到了家,听到了今天中午发生的事情后,顿时大怒。

    “那个死鸭子,欺人太甚!”

    “一个个都是窝囊废,有本事现在来啊!”

    “就挑没人的时候来,算什么本事。”

    “那只鸭子!早晚有一天我把他炖了!”

    “你们没有谁受伤吧?”老人的儿子,幺儿的爹,庄子的话事人,对着周围的人道,脸色很着急。

    “这不都好好的在这么,没有事~”老人像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一样,哈哈的笑道,“今天这事啊,全靠五了~”

    “嗯?五怎么了?”男子听到后很是诧异,一个孩子,能有什么作用?

    “你可别看五,五的一句话就把那些人打发了。”老人不停的笑道,非常开心。

    “是啊是啊,五了句‘你们难道要抢我这个孩饭吃吗’,一下子就把对方全为难住了!”旁边的一个妇人接话,也是对吴浩天大为夸赞。

    吴浩天原本站在众人的后面,却被众人推上前去,受到了所有人的夸奖。

    “没有啦,我是真的怕饿肚子么……”吴浩天装作很委屈一样,声的着。

    “五做的好!”男子用力的拍了拍吴浩天的肩膀,“我们没有怪你,反而你立了大功!今天晚上让你好好的吃一顿!”

    “我已经让人去做了”,老人停止了大笑,“好久没这么开心了,今天晚上大家好好的玩一晚上!”

    “好!”众人齐声应道。

    ——————

    露天,将近二十桌,所有人都在大声的欢饮着。

    餐桌上,爷爷,男子,妇人,幺儿,吴浩天五人坐在了一起。

    幺儿身为一个还不大的孩子,也不想那么多事,好不容易杀了鸡鸭鱼,开了荤,正在大吃特吃。而那妇人,则是一脸宠溺的看着幺儿,不出的慈祥。

    “五,你也多吃,离你远,照顾不到你。”妇人转过头,热情的对着吴浩天着。

    “没事阿姨,我不会拘束的~”吴浩天也是在狼吞虎咽,他也馋的很。

    老人和男子看着三人都忙着,就谈论起了今天的事。

    “爹,今天那死鸭子就那么走了?真的没为难你们么?”

    有的话可以当众问,有的话不可以,男子拿捏的很好。

    妇人当做没听见一样,继续笑呵呵的对着幺儿和吴浩天。她知道,她是一个女人,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这些事,就交给这些天立地的男人们去处理。

    “嗯,还算风平浪静。”老人将一粒花生米扔入嘴中,又心事重重的,“他,大后天的分田比试上,要咱们好看。”

    “分田比试?”男子皱起了眉头,“按理,他们的庄子也不比咱们强多少,再加上今天竟然来挑衅,莫非他们有了什么靠山?”

    “还有一种可能”,老人嚼完口中的花生,担心的,“他们贿赂了这一代的官。”

    “狗仗人势!”

    男子听后,也是夹起了菜,慢慢的往嘴里送着,心不在焉。

    “要是真这样就麻烦了,要是找了什么靠山,咱们直接全力拔掉就是,或者咱们也花钱请一个人。万一真和哪个官搭上了线,那就遭了。”

    老爷子微皱眉,虽然表现的很平淡,但是心中的担心根本隐藏不住。

    自古民不与官斗,因为和官斗,只有死路一条。

    “不管如何,咱们也不能坐以待毙。”老人放下了筷子,背靠着椅子,凝重的道,“你明天去外面看能不能花钱雇一个高手,或者看能给哪个官钱,他们有准备,咱们不能没有。”

    “嗯,知道了,明天我就去办!”

    “分田比试关系到咱们整个庄子,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

    正在这父子俩还为分田的事情犯愁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个稚嫩的声音。

    “分田比试是什么啊?”

    吴浩天靠近男子,忍不住出口问道。

    他们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明摆着有困难,能帮尽量帮吧!

    “没什么,孩子别问这么多。”男子看着吴浩天,一脸严肃的道。

    他这是为了孩子好,万一孩子真不懂事,在其中搅合,那事情就更麻烦了,孩子不定还会受到伤害。

    可是老人突然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眼睛大亮,直接打断了自己儿子的话,抢着道。

    “这分田比试啊,是我们八里屯这里三个庄子的一种分田方式。”

    “爹,你怎么?”男子很好奇,怎么自己父亲突然和一个孩子起了这事。

    老人马上找了一个吴浩天看不见的角度,对自己的儿子眨了眨眼睛,示意他别了。

    自己的儿子天天在外面干活,当然不了解五,自己可是天天和五在一起。

    一个孩子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受那么重的伤?一个孩子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干净的气质?一个孩子怎么会有那么敏捷的思维?

    最主要的是,一个孩子怎么自己都看不透?

    老人已经认定,今天中午的那场戏,是吴浩天故意为之。

    这孩肯定不简单,不定真能帮到自己的庄子!

    有个人过,做人那,千万不能施恩图报,但是我需要的时候,你如果不报答我,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老人早已不止一次的打量着吴浩天,和他相处这几天,更是知道这孩子的心性,绝对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如果这孩子能帮助庄子解决这个大问题,就太好了。

    男人看见父亲对自己的暗示,只好强压下心中的疑问,配合起来。

    “分田?每个庄子的地不是已经分好的么,难道还要互相争抢?”吴浩天很是好奇,再怎么乱,这秩序还应该有吧?官府不应该不管啊。

    “本来是这样的,可是前些年有一片森林大火,烧了个干干净净,所以,又出现了一大片的空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