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611 危险
    “确实!可是,我军今日来也是大肆的搜索,起码在我国境内,的确没有公子的下落。”

    “如此来,那我儿子一定是在泰城了?”吴行雷心急道,“这也是性命堪忧!”

    “报~~~”正在吴行雷心急万分的时候,突然从帐外闯进来了一个士兵,气喘吁吁,明显是跑了很久。

    “慌慌张张的干什么!”那位军长大声训斥。

    “有重要军情,是关于吴浩天公子的!”咽了一口口水,勉强稳定了气息,那人赶忙道。

    “快,我儿子怎么了!”吴行雷站了起来,大声道。

    “不是公子的下落,是泰城……泰城帝国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公开搜索公子,并且贴出了悬赏金!”

    “高达百万金币!”

    “咔!”吴行雷周围的桌子椅子被他的气势震得粉碎,整个帐篷被吹得像要爆破的气球。

    “好啊!好你个泰城帝国!”吴行雷咬牙切齿,随即毫不犹豫的道:

    “传我命令,出征泰城帝国!”

    “将军不可啊!还没有请示陛下,贸然出兵,落在有心人的手里,就是有谋反的嫌疑啊!”

    “老子管不了那么多了!陛下他一定会同意我的做法!”吴行雷大手一挥,坚决的道,“即使不同意,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既然我儿子被你们大肆搜索,那我就去打你们,让你们没工夫去搜!”

    “泰城帝国,要是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整个帝国陪葬!”

    实在的,吴浩天很享受这种生活。

    清风,旭日,浮云,稻田。

    没有利欲,没有权霸,人人自给自足,逍遥自在。

    可是,自己的爱人还在水深火热之中,自己怎么可以这么放松。

    吴浩天站在灵江的支流旁,贪婪的呼吸着清晨的朝气,这是他每天必做的事,可以排去自身的杂质,让自己的体质变得更加精纯。

    即使自己从就如此,更是掌握了天人合一的精髓,可是身体受之父母,到底还是肉身,当然存在杂质。

    “弟弟~”远方飘来一阵声音。

    “……”

    好心情全无。

    “弟弟,弟弟~叫你怎么不理我呢?”

    “……”

    满脸黑线。

    “哎呀~知道啦,以后再也不叫你弟弟了!”

    “……”

    吴浩天发誓,这句话他听过不下二十遍,偏偏一次都没有应验过。

    吴浩天开始发觉,在这清风旭日浮云稻田一切都很和谐的画面中,唯一不和谐的就是幺儿。

    或者,是那句屡禁不止的‘弟弟’。

    “怎么了?”吴浩天终于开口话,幽怨的语气像是七十岁的老处女一样。

    “还能怎么,叫你吃饭啦!天天都要人家过来喊你~”

    言语中,像是天天洗衣做饭揉肩捶背受尽了委屈的媳妇一样,听得吴浩天是一阵鸡皮疙瘩。

    “啊~那赶快走吧!”吴浩天像一阵风一样,‘嗖’的一声,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像是躲避瘟疫一样。

    正所谓是一物降一物,同龄人中无敌的人,却败给了毫无修为的幺儿。

    “喂,你等等我啊!”幺儿在原地急的干跺脚,却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生不起来气。

    餐桌上,吴浩天闷着头吃饭,一言不发。

    “喂,你刚才跑那么快干嘛?我又不能吃了你。”

    “……”

    “弟弟,和你话呢!”

    “……”

    吴浩天心里很想提醒她,刚才还答应自己不再叫‘弟弟’,但是想想,那就是浪费自己的口舌,得喝多少水才能补充回来。

    “喂!你聋啦!”

    “那个,我吃完啦!”吴浩天赶紧把最后一口饭送进嘴里,还来不及咽下去,就吐字不清的道。

    “爷爷叔叔阿姨,还有姐姐……你们先吃,我回房间啦!”

    完,也不顾一家子诧异的目光,带着悬挂在嘴边的饭粒,赶紧逃之夭夭。

    再待下去,吴浩天怕自己疯掉。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吴浩天瞬间坐定,开启了天人合一,心如止水。

    吴浩天一直认为,天人合一对于心性上的好处,要远远比修炼大得多。

    就这样,整整入定了两个时辰,吴浩天才再次睁开眼睛。

    在这短短的几天里,身体已经好了一半,也算是有些自保的能力了。以后恢复起来就更加的快速。

    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一下子跳下床,现在吴浩天比在学院的时候更高了,也显得更加结实,更加有男人味了。

    该去帮这一家子去地里面了,要不停的翻地,不停的施肥,才能保证有个好收成。

    现在已经是酷暑,天气很是炎热,吴浩天也深知农民的辛苦,所以没事就去帮帮忙。

    吴浩天扛起锄头,正要出庄子的时候,却看见从远处走来了三十人左右,个个是彪膀大汉。

    一个庄子也就两百的人口,对方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壮汉,而且脸色阴沉,一看就没有好意。

    来者不善!

    虽然自己实力超群,但毕竟还是个孩子,更不是庄子里的人,没有什么话语权。只好转身跑回了庄子里,去叫那些管事的大人们。

    “爷爷爷爷,不好了!外面来了好多陌生人,我在庄子里面都没有见过!”吴浩天掩饰的很好,脸被内力憋得通红,显得体力不支,气喘吁吁,像是奔跑着回来报信的一样。

    “啊?多少人?”爷爷本来还在悠哉的泡着茶,享受着清福,可是一听有人来惹事,马上皱起了眉头。

    “没仔细数,但是至少也要二十来个!”

    “二十来个?”

    老人一听,马上从炕上跳了下来,拿起屋子里的锄头,奔跑了出去。

    刚刚离庄子还有些距离的陌生人们,转眼间,就已经快到了庄子栅栏门口,气势汹汹。

    老人一看对方,脸色就沉了下来。

    ‘看来,他们是认识的。’吴浩天心想。

    “还在庄子里的所有男人,都出来!”老人喊了一嗓子,不喊不知道,一喊吓一跳,这老人年近六十,没想到中气还这么足,嗓门这么大。

    那些同样早已看见来者的人,还有从屋子里跑出来的汉子,都聚集在了老人的旁边,拿起了各自的武器,迎了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