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610 混乱
    如果,那个可恨的九灵大帝让所有民众的心聚集在了一起,那这个吴行雷,就是把所有士兵的战斗力聚集在一起。

    表面看上去憨厚朴实,却一肚子坏水,也不知道爹娘怎么给他生的。

    突然,嘴唇上升了一个弧度,露出了奸诈阴冷至极的笑容。

    连旁边的智囊看着都是一阵心惊胆寒,仿佛被嗖嗖的阴风吹过一样。

    “吴行雷,你跟我抢女人,我就让你断子绝孙。”

    赵腾飞觉得,除了时候不懂事不能控制自己尿过床之外,自己从来没这么失态过。

    双腿发颤,头皮发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连走路都不稳。

    这还是那个曾经当过师长的自己么?还是那个目无他人的自己么?

    可是他现在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甚至连走路都要旁边的人搀扶。

    确实,他从来没这么激动过。

    从军帐中被人押出来,本来自己还激烈反抗,而当听去面见那个人的时候,自己的身体顿时就瘫了。

    镇国大将军——吴行雷,自己从的偶像!

    吴家,这个保佑大汉上千年的家族,吴行雷,历代家长中的佼佼者。

    是吴家,让赵腾飞觉得,男儿,生来就是为了沙场!

    自己看过史册中吴家所有的信息,也熟记了吴行雷所有的行兵方式,并且毫不犹豫的模仿,越模仿越心惊,这等才华,国之守护的称号当之无愧!

    他以为,任自己再努力,这辈子也不可能看到吴家人的影子了。

    吴浩天出现的时候,他激动万分。

    而吴行雷出现了,他不知所措。

    像是自己暗恋了一辈子的天使突然向自己表白了一样。

    难道上天真的如此眷顾自己吗?

    即使自己心知肚明,见自己是因为其子吴浩天的原因,甚至还有着被杀头的危险,可是能死前见其一面,值了!

    就在进入军帐之前,赵腾飞突然用力抖了一下肩膀,将押在自己肩膀上的两只手给弹开。

    见自己的偶像,怎么可以如此狼狈?!

    摸摸自己的头发,用力的揉了揉脸,使劲跺跺脚,让自己恢复平常的状态。

    整理了一下衣着,然后大声喊道。

    “报告!”

    赵腾飞发誓,自己从来没有如此严肃的喊过这个口号。

    “进!”

    努力控制自己颤巍巍的手,一下子掀开了门帘。

    霸气,庄严,威武,稳重。

    毫无疑问,坐在首位之人,就是那位神一样的人物。

    赵腾飞不知道,他自己已经呆住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放肆!你个罪臣,见到将军还不下跪!”旁边一人见状大声吼道。

    赵腾飞赶紧回过神来,知道自己的失态,慌张的要跪下去。

    可是晚了,押送自己的两人已经踢向了自己的腘窝。

    没有想象中的被踢倒,自己反而完好无损的站着。反观后面的两人,脚部像是被大力了回去一样!

    “免了。”低沉的声音幽幽响起。

    “卫国之将,何罪之有?”

    懵了。

    赵腾飞站在原地,彻彻底底的懵了。

    想过很多种情况,直接杀头的,逼问自己当时的情况再被放逐,再就是被永久关进牢狱,不见天日。

    从没想过,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何罪之有’。

    赵腾飞自从五岁开始,第一次哭了。

    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老泪纵横。

    “罪臣赵腾飞,参见镇国大将军!”

    “了你没有罪,我的儿子生来就注定要保家卫国,难道就他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了么?”吴行雷低沉的声音,敲击着每一个人的心灵。

    吴行雷并没有去阻止他下跪,知道如果他不跪下,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即使战死,也是他的荣耀!”

    赵腾飞傻傻的看着那高坐之人,久久不能言语。

    话虽如此,但是若不是着急自己的孩子,吴行雷怎么可能大老远的离开帝都跑到边疆。自己的妻子林依柔在听到儿子被重重包围生死不明的时候,当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晕了过去,重病不起。

    自己身为当家之人,只能先安顿好自己的妻子,风儿不是常人,一般人岂能困得住他。再快马加鞭的直奔边疆。

    儿子是娘心头上的肉,难道就不是我这个当爹的宝贝么?

    像是疯了一样,仅仅一天一夜就赶到了军队,也没管什么礼数,直接就问吴浩天的下落,于是出现了眼前的一幕。

    即使战死?真战死了,别是自己的妻子,就连自己,也会痛苦一辈子。

    “你别傻愣着,快和我当时的情况!”吴行雷赶紧打断在发呆的赵腾飞,着急的问道。

    “是!当时公子和我在突出包围后,在逃亡的过程中被敌军的两个二分级的人物碰到了!”

    二分级?!吴行雷顿时就懵了。

    完了!一个就是九死一生,两个的话……

    “那你当时是怎么跑出来的?”吴行雷身边的一个军长大声问道,已经把赵腾飞当作成敌军的奸细。

    “公子知道目标是他,所以替我引开了两人,我便活了下来……”赵腾飞深深的将头埋在了双臂中。

    若不是为了救自己,公子岂会遇难?

    吴行雷感觉自己的力气被抽空了一样,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十岁。

    我吴行雷就这么一个儿子!

    早知如此,当日就应该将自己的孩子留下!管他什么早朝边防,绝不离开自己的孩子半步!这样自己的儿子也不会死了。

    后继无人,即便自己掌握所有的兵权又如何?

    “将军不必如此悲观。”旁边的军长看见吴行雷突然颓废下去,马上出口道。

    “此话怎讲?”果然,吴行雷听见有转机,马上提起精神,急忙问道。

    “据我所知,近日来,已经杀死和俘虏泰城帝国的百余名探子,从俘虏的一些人口中,确定了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公子吴浩天!”

    “如果是平常时候,根本不会有如此多的探子,想来,公子没事,他们也在着急!”

    “当真如此?”吴行雷急问,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的儿子的确还活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