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608 难言之隐
    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成?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是人家的家务事,和人家也不熟,吴浩天并没有问出口。

    “爷爷,问下,这里是哪里?”

    “八里屯啊!”

    “呃……哪个国家?”

    老头吴浩天的眼光一脸诧异。

    “泰城帝国。”

    吴浩天向前迈出一步,张开双臂,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贪婪的吸收着自然的气息。

    一周了,整整一周了,自己在那病榻之上,整整躺了一周。

    凭借着自己的天人合一,凭借着圣愈逆天的效果,再加上这一家子人无微不至的照顾,吴浩天的身体迅速的好了起来。

    用那老人的话就是,“这丫的也太神奇了!每天睡醒一觉就一个新样子!”

    而吴浩天,总是一笑置之。

    自己的身体已经好了两三成,别看一周时间才恢复了这些,要知道,这几乎是涅槃重生一样。身体的每一处机能,每一处骨骼与经脉像是被淬炼了一番,比以前更精致、更坚硬了!

    “这种因祸得福,还真是痛苦啊!”吴浩天心里苦笑道,如若再有一次这种机会,自己都不敢去尝试,稍有不慎,命就会玩完。

    吸气后,开始活动自己的筋骨,只是简单的做了做常见的姿势,并没有打九魂拳。

    吴浩天不敢,即使是偏远的乡下,吴浩天也不敢,这毕竟是泰城帝国,数十里开外就是边防,那里驻扎着无数军队,更是高手如云,万一有一个高手经过,以自己现在的能力,简直是任人宰割。

    身在他国,处处都要心,稍有不慎,便是杀身之祸!

    简单的活动了下筋骨,看着院外不断行走的人,吴浩天终于感觉到了自己还活着。

    有‘叮当’的打铁声,有孩吵闹的嬉闹声,还有各家各户屋升起的青烟。

    该是妇人们在做菜吧!

    如果能和苏妍简简单单的过这种生活多好。

    身份不同,做不同的事,两人出生之后就背负着使命与责任,由不得他们。

    “我,弟弟,你怎么起床了,爷爷让你多休息会~”

    旁边传来幺儿的声音,吴浩天转头看去,只见她怀中抱着与身体比例不符的一大堆木头,累的有些嘘喘,脸蛋通红。

    吴浩天发誓,他不喜欢弟弟这个称呼。

    嗯,很不喜欢。

    在这整整的一周里,幺儿像是爱上了这个称呼一样,不停的叫啊叫,有事叫,没事也叫,让吴浩天大为郁闷。

    无论吴浩天怎么做,是威胁啊,还是诱骗啊,人家就是不管,好像什么也没弟弟这个名字重要。

    可是人家是你的救命恩人,即使是她的不对,难道自己要冲上前去推到掐着她的脖子然后大声的告诉她自己的弟弟不么?

    虽然吴浩天不得不承认,幺儿属于早熟那种,身材已经发育的很好了,可是这种思想品德败坏,这种更丢脸的事,吴浩天做不出来。

    ……还是忍吧!

    “没事,总躺在床上身子都生锈了,下来活动活动。”吴浩天马上迎了上去,殷勤的伸出双手,想要接过幺儿怀中的木头。

    “来,给我拿着吧!”

    “不给,你胳膊腿的,能拿动么?”

    吴浩天要抓狂了。

    任谁被一个女人叫了弟弟,再有意无意的自己没有力量,都会羞愧到含恨而死的。

    我是个男人啊!

    而且我还是被称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修炼天才,虽然我长的书生气了一些,可这些是涵养的问题,我的肌肉那是精致,浓缩是精华,大胳膊大腿就更有力量啊?!

    吴浩天很想撒丫子坐在地上,和这丫头理论个数百回合。

    而幺儿倒是满脸轻松,嘴撅得老高,看着吴浩天,眼中尽是不信任。

    吴浩天有种悲愤的感觉。

    要不是自己还要与苏妍厮守终生,要不是还要继承浩大的祖业,吴浩天真的很想找一根面条高高悬起然后自己挂上去。

    “我能行……”

    吴浩天几乎是咬着牙根出这三个字,不知道是否隐含着其他什么意思。

    “是么?”幺儿的脸一脸疑惑的看着吴浩天,慢吞吞的将怀中的木头递给了吴浩天。

    “你可心啊!”

    “……”

    吴浩天像是要证明那句“我能行”一样,在接过木头后,蹭蹭蹭的就跑进了屋里,身法速度一瞬间达到了极致,看得幺儿是目瞪口呆!

    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大声喊道。

    “喂,那个是放在院子里要劈的,你拿进屋子里干嘛?”

    “……”

    过了一会,只见吴浩天抱着一大堆木头,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满脸黑线。

    “你怎么了,突然脸色这么不好?是不是累着了?”

    “……”

    吴浩天深深的看了幺儿一眼,眼神中埋藏了深深的幽怨,一语不发,静静的抱着木头,到了斧头旁,坐在了板凳上,拿起斧头,高高的挥了起来,狠狠的劈下。

    “咔”,一段木头整齐的分成四块,每块不多不少,堪称精致。

    吴浩天在刚刚的一瞬间像是赌气一样,快速挥出了两下,所以才出现了四块!

    我让你看看我行不行,我让你看看我行不行!

    “哇!你好厉害啊!没想到你这么会劈柴!”幺儿在一旁大吃一惊,随即欢呼雀跃道,却又心疼的补充了了一句。

    “你以前在家是不是总劈柴啊,真可怜……”

    “……”

    正在吴浩天一斧子一斧子将可怜的木头当做发泄口的时候,终于有第三个人话了,打破了这个尴尬的气氛。

    当然,只有吴浩天才觉得尴尬。

    “子,你怎么现在就下床了?”那老人回来了,摘下了斗笠,对着吴浩天道。

    “爷爷,在床上待得倦了,下来走走。”吴浩天站了起来,恭敬的对着老人道。

    “那你也不能干活啊,身体才刚好些,丫头,你也是,怎么能让人家干活呢?”爷爷有些生气的道,看吴浩天仿佛看着自己的孩子。

    “是他自己非要干的,不是我…”幺儿很是委屈。

    “爷爷,是我自己非要做的,不干姐姐的事。”吴浩天也马上解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