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594 真正的想法
    那姑娘看吴浩天竟如此斯文有礼,也是诧异了一下,随即礼貌的回了??·

    “小女子楚青雪。”

    众人都吸了一口气,这女子不仅唱歌好听,连说话都这么沁人心脾。

    “楚青雪,好名字,和姑娘的气质真是相配!”吴浩天斟酌了一下,便真心夸赞道,“姑娘,且不论这钱财,太过俗气,单凭我,你是否愿意和我走呢?”

    说完,吴浩天便径直的走到了楚青雪面前,撩起了脸前的面纱,只能让其一个人看见。

    楚青雪对于吴浩天的到来感到十分害怕,不知这人到底要干什么,一直后退,直到这人掀起面纱,才看见了一张十分秀气的脸,对自己憨厚的一笑,顿时放了不少心。

    或许,今天自己真的遇到好人了。

    楚青雪见对方对自己眨了眨眼睛,领会了对方的意思,马上点点头说,“我愿意跟你走。”

    “哈哈!”吴浩天大笑两声,放下了面纱,转头对周玉说道,“周爷,你的面貌可不如我!这妞愿意跟我走!”

    说完,吴浩天一把牵起楚青雪的手,把楚青雪从坐垫上拉了起来,然后看向周玉,像是示威·

    “不好意思了,我先走了!”吴浩天拉着楚青雪,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了采花阁。

    吴浩天拉着楚青雪走出采花阁之后,马上找了一辆马车,扬长而去。

    “谢谢公子搭救,青雪感激不尽。”楚青雪非常礼貌的和吴浩天说着,也打破了马车内的尴尬。

    “举手之劳。”吴浩天也索性将圆帽拿了下来,以真面目看着楚青雪,如此近距离的看着这女子,却没有发现瑕疵,反而更是迷人,说是倾城倾国也不为过。

    “不知姑娘芳龄?”吴浩天无心的问出一句话,他实在是不知道问些什么了。可是当问出口后,却发现自己的失礼,哪有问女生年龄的?

    楚青雪一听这男子竟然问自己的年龄,俏脸不禁一红,但还是低声的回到道,“青雪今年十六岁。”

    十六岁?吴浩天瞪大了眼睛看着楚青雪,上下打量着。的确,面容很清纯,但看面容说十四岁也不为过。可是一米六五的身高,还有全身的发育状况,怎么看怎么不像……

    楚青雪见吴浩天一直上下打量着自己,连自己的私密位置也毫不避讳,不禁脸色大红,用手臂挡住了胸前。?·

    “不知公子名讳?”楚青雪出声道,想打断吴浩天的眼神。

    “啊!”吴浩天也是低呼了一声,知道自己的失礼,不禁大为抱歉的说道,“青雪姐姐莫怪,我叫洛秋,今年才十岁,希望这声姐姐你能接受。”

    “当然,你是恩人,怎么称呼青雪都不为过”,楚青雪低下头,自己可是被人家花一万金币买了下来,以后就是他的了。

    吴浩天看着楚青雪,大概也猜到了此时的她在想什么,不禁摇摇头,一会和她解释清楚吧。

    “把你家里的地址告诉车夫,去你家看看,我会治病,说不定我能看好你的父亲。”吴浩天对楚青雪说道。

    这世界的木行功法大都是对跌打损伤有效果,除了个别的神级功法,还有圣愈之外,像自己的暗伤,连大成的圣愈都无法治愈,所以中医对于任何人都是非常有用的。

    楚青雪一听大为惊喜,都要哭了出来,自己的父亲找过很多大夫和木行修行者,都是束手无策,但这男子既然能一掷万金,那必然也有着过人之处,说不定,说不定自己的父亲真有救了!

    扑通一声,楚青雪重重的跪在了车板上。

    “若公子能治好我的父亲,青雪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楚青雪终于抑制不住激动,哭着说出声。

    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青雪,吴浩天心中毫无邪念,只是感觉这女子太善良了,也太脆弱了,应该好好的被呵护起来。

    这在这个世界根本不可能,根深蒂固的男尊女卑思想,已经存在了万年,人们早已习惯,甚至是女子都已经麻木了,仿佛这就是他们的命运。

    为了利益,要牺牲她们;为了权力,要牺牲她们;甚至是为了和平,也就是国家与国家的联姻,要牺牲她们。

    还美其名曰是为了家庭,为了国家社稷着想。

    在吴浩天看来,那就是放屁!

    记得某人说过,要是一个国家的安危需要用一个女人的裤裆来保护,那这种国家不如早些亡了!吴浩天深深的赞同。

    既然女人务内,那么男人就有义务去保护女人!遇到困难不仅不自己面对,反而把女人推倒最前面,还不如阉了自己做人妖!

    吴浩天最是仇恨这种人!

    所以,当他看见楚青雪的时候,特别的怜惜。

    “青雪姑娘,快快请起,一切要等治好了再说,现在还为时尚早。”吴浩天赶紧起身扶起了楚青雪,替她擦干了眼泪。

    楚青雪激动的点点头,甚至没在乎吴浩天这种失礼的举动。

    终于,过了近两刻钟,到达了目的地。这是类似于贫民窟一样的地方,放眼望去,都是破破的房屋,穿着不整的人断断续续的走过,由于已是深夜,人很少。吴浩天和楚青雪的打扮,显得格格不入。

    吴浩天跟着楚青雪穿梭着,终于,在其中一间同样破败不堪的房屋前,停下了脚步。

    楚青雪回头看了吴浩天一眼,吴浩天对其一笑。

    回过头,楚青雪轻轻的推开了门。

    “爹,青雪回来了。”

    “青雪,咳咳……”,屋内传出一个非常憔悴的声音,轻声轻于的说,“今天工作的怎么样,还顺利吗?”

    “都挺好的”,楚青雪不想让父亲担心,所以从不把外面的苦告诉父亲。

    吴浩天随着楚青雪进入到屋内后,打量着周围的情况,这屋子虽破,却打扫的一尘不染,非常干净,可是家具却少得可怜。

    “这孩子是谁?”当卧在病榻的中年男子看见楚青雪身后还跟着一个孩子的时候,奇怪的问出声。

    “爹!这是我的恩人,一直都是他照顾我们家”,楚青雪也不知道怎么表达出吴浩天是恩人,只好瞎说一个,“而且,他还会看病呢!”

    “叔叔,在下洛秋,并不是什么恩人”,吴浩天上前一步,极有礼貌的说道,“我只是来给叔叔看看病,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