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592 质疑和嘘声!
    随即,音符在她纤长的手指中跳跃出来,感触着每??·

    此时的情景,用白居易的形容再恰当不过。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流泉水下滩。

    水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一曲终了,所有人都沉浸在这曲哀伤里,连吴浩天也不能自拔,这女子琴技天下绝伦,感情更是丰富,可曲调中处处尽是哀伤,入青楼,绝对是她的无奈之举。

    此女不应该出现在这种粉尘之地,甚至说,不该出现在人世间。

    正在吴浩天还沉浸在这一曲悲伤的时候,一声不和谐的声音突然想起。

    “操,老子今天就要你了!”只见周玉用力的一拍桌子,马上站了起来,就要像那如仙女般的女子走去,“老子清纯的女人也玩过,像你这种的老子第一次看见。”

    这时,众人都看向了周玉,这个流氓头子。绝大多数人都被这女子的琴声与歌声所感染,邪念已经去了七八分,而这人,竟然还如此变态,众人心中一顿鄙视,也为这个女子感到惋惜,今晚,她是跑不掉了。

    可鄙视归鄙视,惋惜归惋惜,却没有一个人上去阻止,可以说这嘉陵城护城军四个大队没一个好东西,而且都臭味相投,得罪了周玉,就别想在嘉陵城里混下去了。

    **赶紧上前,她心中对这女子其实是十分的怜惜。家中母亲重病,父亲辛辛苦苦出力赚的一点钱根本不够医药费的。记得第一天这女子来到青楼说卖艺的时候,就被她清纯的外貌所感染了,再加上一个好嗓子,一手好琴技,马上就让自己答应了,爱才之心显露无疑。

    “周爷”,**赶紧到了周玉的面前阻拦着,“这丫头来我们采花阁之前就已经说好了,绝对不陪客,唱完歌就走,您这样我们采花阁的信誉就没了!”

    “什么信誉不信誉!老子就想玩她!看这****我心里就痒痒,你赶紧让开!”周玉说完,一把推开***要走过去。

    “别别,周爷”,**被推的重心不稳,可又马上拽住了周玉的胳膊,焦急的说道,“周爷,您看这样行不,我晚上去陪您,保证让您爽,行不?”

    “好啊!等明天老子好好玩你!可今天老子就要他,一刻钟都等不了!”周玉哈哈的笑道,抬头看着那女子。????·

    只见那女子一脸惊吓状,傻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她家住在嘉陵城周边的一个屋子里,妈妈重病需要大量的药材,而爸爸白天出苦力,晚上打猎,十分辛苦,所以不得已自己骗他来嘉陵城打零工,自然也知道周玉的名号,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苦,竟然碰到了这个禽兽,自己肯定跑不掉了,不禁流下了眼泪。

    “哭啊!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的!”周玉一看美人流下了眼泪,不禁兴趣大发,丧心病狂的说道,“美人,我来啦!”

    说完,就要上前走去。

    可是突然,传来了一个杯子破裂的声音,随后一个声音响起。

    “等等!”

    声音低沉,却又贯穿全场,清晰可闻。

    正是吴浩天!

    所有人都看向了吴浩天,这个身着雇佣兵服装,用面纱蒙着脸、矮小的人,很好奇是什么人物敢在周玉面前这么说话,而周玉也停下了脚步,看了过来。

    “小子,你是谁?”周玉看着这人,上下打量着,这人不高,可以说很矮,要么是嘉陵城哪个大官的公子,要么是个傻子,要先判断好再说。

    能当上大队长这么个肥差事,周玉绝对不傻,反而很精明,看见有人敢阻止自己,并没有大骂出口,而是不痛不痒的说着。

    “没什么,一个过客,看不惯你的所作所为罢了!”别人看不见吴浩天面纱下的脸,早已冰寒如霜。

    “操!看不惯你能怎么的?”周玉一听是个过客,立马气不打一处来,是不是自己太和蔼了?

    “不能怎么的,只是我也想要这位姑娘,你说怎么办?”吴浩天一脸戏虐的说着。

    “哈哈”,周玉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反而兴趣大起,讥笑道“你说怎么办?”

    “好办!”吴浩天靠在椅背上,不紧不慢的用手指敲着桌子,“青楼有青楼的规矩,想拔头筹,那就要比谁的钱多,我说这位周爷,你不会来青楼都不给钱吧?”

    随即,吴浩天像是打量着周玉一样上下看着,说道,“看你也不像缺钱的样。”

    其实,周玉每次来青楼是真的不给钱,而吴浩天也猜到了,所以必须用这种激将法,越是这种人越好面子,虽然他暗地里就是那么做的。

    周玉气不打一处来,目光直盯盯的看着吴浩天,若是今日自己不理会他或将他打了一顿,那么第二天全城的人甚至是另外三个大队长心里都会说自己是没钱的种,所以自己根本没办法拒绝。

    “好!比就比,我看你小子身上有几个铜子!”

    采花阁内,挥金之战一触即发。

    所有人都目光灼热的看着这两人,一个是嘉陵城的地头蛇,一个是不知名的过客,而目标都是同一人,如仙女般的头花。

    **一直盯着这位雇佣兵打扮的人,自己的印象中可没有这么矮又非常有钱的一号人物存在,这人难道真是个过客?

    而台上那女子也是一脸希冀的看着吴浩天,希望这个人是一个正人君子,是来帮我解围的,可转念一想,来到这里能有什么正人君子呢,不禁低声啜泣了起来。

    “哈哈!周爷果然爽快”,吴浩天也是装模作样的大笑了一声,豪爽的说道,“既然如此,我们说个底价如何?***你说底价多少?”

    **为难的看着两个人,一个是地头蛇,一个是摸不清底子的过客,哪个都惹不起,看着陌生人的目光,没办法,只能认命。

    “底价一百金币!”**非常爱惜这个女子,所以把价钱提得很高。

    全场哗然,一片嘘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