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590 杀出去
    “放屁!营长都发话了,赶紧的,别墨迹!”

    帐外,副连长一脸尴尬的看着吴浩天,也不知道该不该这个时候进去。??·

    “无妨”,吴浩天笑了笑,说道。随后亲手掀开了帘子,低头进去了。

    只见李亦然趴在床榻上,双手有些困难的支起自己的身子,下身不停的颤抖,屁股是一片血肉模糊,连裤子都没敢提上。

    里面的人一看新连长来了,大部分人立即敬礼,李亦然也是要马上转身,可是屁股的疼痛让他脸上直出冷汗,他旁边那人赶紧按住他,一脸仇视的看着吴浩天。

    吴浩天回了一礼,然后径直的走到李亦然身前。

    “连长,我马上给你行礼!”李亦然有些痛苦的说道,挣扎着要起来,而旁边那人却一直阻止着他。

    “你,让开!”吴浩天对着旁边阻止的士兵说道。

    “我偏不!”那人根本无视掉吴浩天,按着李亦然不让他起来。

    “小孙!”李亦然着急的说道。

    “他是我们连队的人吗?”吴浩天转头对跟自己来的副连长说道。

    “是的,连长,他在连队三年了,?·?”副连长连忙说道。

    “是就好!”吴浩天显然不想听太多的废话,指着阻止那个人,对副连长再次说道,“把他拉出去,二十军棍!”

    “是!”副连长马上答应,“你、你,你们两个,把他给我拉出去,打二十军棍!”

    那人听到二十军棍后丝毫没有害怕,更是一脸倔强的看着吴浩天,被人直接架了出去。

    “好了,没人阻止你了,你可以给我敬礼了。”吴浩天再次看向李亦然,平静的说道。

    周围所有的人,包括副连长都看着吴浩天,想这新连长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刚刚把前任连长给弄下去,现在又这么打击人,难道不要人心了么?

    而李亦然也是心中无限的委屈,自己明明才是连长,现在却要挨着打,还被逼着敬礼,这不是**裸的羞辱么?

    但是心中的倔强和今天营长的指示让他坚强的跪了起来,一点一点挪下了床榻,费力的支起自己的身体,双腿在不停的打着颤,勉强的抬起手臂,一字字的对着吴浩天说:

    “连长好!”

    吴浩天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对周围的人说,“你们先出去。??·”

    “是!”其他几人应声,马上走了出去。

    待其他人都走了出去后,吴浩天看着还在行着军礼的李亦然,上下打量着。

    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头,不高不矮,身体很结实,在普通人里算是非常强壮的,从他挨了五十军棍还能勉强站起来就能看得出。

    “行了,把手放下吧,你趴床上去。”吴浩天走到一旁,坐了下来,对李亦然说道。

    “不用,连长!我没事。”李亦然努力把身体站的笔直,对吴浩天说道。

    “让你趴着你就趴着,哪那么多废话,这是命令!”吴浩天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人,优点和缺点同样显著。

    李亦然听到这是命令后,马上趴在了床上,顿时一身轻松。

    “你知道你今天有多么让营长失望么?”吴浩天淡淡的说。

    “知道,因为我输了,给他丢了脸!”李亦然脸色黯淡下来,有些难受的说着。

    “放屁!”吴浩天大喝道。

    李亦然显然被吓了一跳,惊讶的看着吴浩天。

    “你能说出这种话,才是给营长丢脸!”

    吴浩天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直视着李亦然,好像李亦然犯了天大的错误一样。

    “我问你,营长是注重名利的人么?”吴浩天问道。

    “不是!”李亦然想也没想的回答道。

    “那你战斗的输赢对于他有什么影响?”

    “……”李亦然不敢回答,是啊,自己的输赢和营长有什么关系?输赢的双方都是自己营内的,营长根本毫无损失。

    “答不出来了是不是?”吴浩天一脸讥笑的看着李亦然,仿佛像看着一滩烂肉一样不屑,“我告诉你为什么!”

    “因为,你不敢承认你自己的错误!你不敢面对一切困难!”吴浩天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的说道。

    “作为一个男人,必须要顶天立地,有挫折,好!有困难,行!既然有了,就要去接受,去克服,而不是一直在心里面不甘心,像是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一样!”

    李亦然想出口反驳,说自己没有不甘心,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没错,他就是不甘心!

    “记住!没有什么东西是你自己的,除了你自己的信念外!”吴浩天愤愤的说道,“大丈夫能屈能伸,方能成大事!要刚强,而不是畏惧!敢于面对自己的一切状况,然后拼命的去解决他!你的理想就是当个连长?我告诉你!以后你能当上军长,那你对我这个位置就会不屑一顾,眼光给我放长点!”

    吴浩天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松口喘了一口气,然后,目光冰冷的看着李亦然,一字一字的说道。

    整整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李亦然才安静下来,而吴浩天早已坐在帐篷中办公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对方。

    “哭完了?”吴浩天有些嘲讽的说道。

    李亦然转头看着吴浩天,然后用力的支起自己的身体,蹲在了床上。

    “营长像你这样的话,他早就去自杀了!亏你跟他这么长时间,全都学到屁股上了!”

    李亦然呆呆的看着吴浩天,一动不动,仿佛沉沦在刚才的那些话里。突然,李亦然握紧双拳,嚎啕大哭了起来,像个小孩子一样。

    吴浩天本来想大声阻止,可想一想,还是算了,让他发泄一次,也最后柔软一次,毕竟坚持了这么久的信念居然全是错的,对于任何人都是致命的打击。

    帐外,那些退出去的人并没有离开,而是担心里面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但听到吴浩天喝斥李亦然的一席话,所有人都是沉默不语,仿佛在静静的想着什么。

    而帐篷外的另一边,营长竟然静静的站在那里,听着吴浩天说的话,不自觉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心的笑了出来,摇摇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