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556 看不透
    两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对吴浩天同时出手,手中同样各拿着一把匕首,分别攻取吴浩天的头部和腹部,使吴浩天很难防御。????看·?

    吴浩天右脚轻点了脚下的树叶,飞快的后退着,吴浩天并没有跳向空中,那样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是自寻死路。

    没有什么好的攻击手段,无奈之下,吴浩天只好将手中的树叶甩了出去,直奔攻击自己上路的那个杀手的个双眼以及全身三十六处死穴。

    千万不要小看一个武学五行的暗器手法。

    攻击吴浩天头部的那人明显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吴浩天还有这一手,他们发射暗器都是用机械完成的,没人会像吴浩天这种的暗器手法。而且水行注重的不是防御,所以,匆忙之中他只挡住了眼睛,这么近的距离,闪避已经不可能。

    也幸亏了,这世界的人对穴位的不了解。

    所以,他头部的太阳穴、耳门穴收到重创,顿时耳朵‘嗡’的一声,眼前一黑,短暂的眩晕让他直挺挺的倒下。

    他倒下不要紧,直接压向了在他身下的同伴。

    他的同伴正在全力前冲,哪里会想到有这种情况发生,来不及闪躲,就被重重的压上,身体顿时一滞,也失去了所有的灵活性,没办法,只好先闪向一侧,先摆脱压在身上的累赘。????·

    吴浩天等的就是现在,怎么会放弃这种绝好的机会。

    身体由后退瞬间改为前冲,左手抓住下方敌人握着匕首的手腕,右手再次运功,击向其头部。

    “破空!”

    只见那人的头部瞬间如被打烂的西瓜,血与脑浆喷射而出。

    吴浩天在解决第二个后,直接奔向第三个,第三个敌人还在眩晕中,吴浩天要留他活口,问出到底是谁派他们来刺杀自己的。

    吴浩天折断他的四肢,令其没有反抗能力,那人在剧痛中瞬间醒了过来。

    “说!是谁派你们来的!”吴浩天抓住他的领子问道。

    只见这人露出阴森一笑,然后双眼突然瞪大,口中流出黑色的鲜血来。

    吴浩天赶紧封住他的心脉,可是当他摸向杀手的脖子时,却已经没有了脉搏的跳动。

    是什么人派他们来刺杀自己的?甚至要以成功或者死亡来作为任务的终结?

    吴浩天在三个杀手身上搜了一遍毫无所获之后,便将三人的尸体用火烧掉了,这对于全属性的吴浩天,不是难事。??·

    吴浩天不想让这件事情影响到学校的正常运作,同样,如果有心人在查看尸体时,尸体上有着火行的爆炸气息,再万一被人看见了自己和别人打斗,那就不好解释了。

    水火同时存在?那么自己将会暴漏,其他的两大帝国绝对会不计代价的杀了自己,所以吴浩天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收拾好了一切,吴浩天回到了宿舍,看了洛云还没有睡下,于是便提起精神问道,“怎么还没睡呢?”

    “你回来啦”,洛云见吴浩天回来后也是热情的打着招呼,“我在想这几天的战斗,自己还没完全吸取经验。”

    这是实话,由于老师将班级的陪练责任完全交给了吴浩天,所以洛云在比赛前三天没少找吴浩天比试,同样,也没少挨揍。可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即使是很内向的洛云也和吴浩天打成了一片,回到宿舍后还经常请教吴浩天。

    “哦,那你加油,我换套衣服,去洗个澡”,吴浩天有些疲惫的说道,然后开始脱着自己的长袍。

    这时洛云才发现吴浩天的袖子、胸口、鞋子上都有着血迹,甚至手上和头发上也有一些,然后惊问道,“吴浩天你受伤了??”

    “没有,血是别人的”,吴浩天边脱边解释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洛云下了床,到吴浩天旁边,仔仔细细看了吴浩天的身体,发现的确没什么伤口后,问道。

    “没事,遇到了点麻烦”,吴浩天说道,“我已经解决了,我先去洗个澡,一会再和你说。”

    过去了大概三刻钟的时间,吴浩天才洗好,换上了新的衣服后,舒舒服服的躺在了床上。

    “你遇到了什么麻烦?”洛云也躺在床上,不由得再次问道。

    “有人刺杀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吴浩天躺在床上,幽幽的说道。

    “刺杀?”洛云惊得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怎么会,你得罪了什么人么?什么深仇大恨,要置你于死地?”

    吴浩天刚刚洗澡的时候也在想这个问题,自己到这个学校不过一周多的时间,说是接触过的、有犯罪动机的人物,不过就那么几人,三皇子刘恒——招安不成就除掉自己,四皇子刘邺——今天的事情,帝国检察官孙涛的孙子孙敬武——刚开学就把他给揍了,还有安成谋的二女儿安晓——老师说过她很记仇,还有一个在食堂揍得不知名的小子。

    也就这四人会对自己心生歹意,而且今天自己还和四皇子刘邺发生冲突,他也扬言让自己进不了决赛,难道是他动的手?

    当吴浩天没有足够的证据去证明某件事是某个人所为时,吴浩天绝不会放弃对所有人的怀疑,这是吴浩天的一贯作风。

    “我也不知道,没有多大的头绪”,吴浩天揉揉头发,有些无奈的说道,从那三个杀手身上搜不出来任何东西,根本无从下手。

    “我爹和我说过,如果你暗中受到了伤害,不要只怀疑对你不好的人,也要怀疑对你好的人,还有那些根本就不起眼的人,总之谁都有可能”,洛云将自己家人对自己说过的话说了出来,然后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或者有人嫉妒你的修炼天赋也说不定啊!”

    有人嫉妒自己的修炼天赋?吴浩天想了想,觉得自己虽然天赋高,但是修为却不高,还达不到遭人暗杀的程度。

    但是吴浩天和洛云住了一个礼拜,倒还是第一次听洛云说起自己的家庭,十分的好奇。按理说,一般的孩子离开家里后总是会非常的想家,把家里的人和事挂在嘴边,可是洛云恰恰相反,吴浩天也试着问过洛云,洛云却是摇摇头,只字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