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547 经历不同
    中午,吴浩天和苏妍一起到食堂吃饭了。?????·

    当然,是苏妍粘着吴浩天,非要去的……

    点了两个小菜后,吴浩天和苏妍入座,看着面前可口的菜和香喷喷的饭,吴浩天也禁不住肚子有点饿了,但是还是很有风度的说,“苏妍,你也快点吃吧!”

    苏妍听到这句话满意的笑了笑,小手拿起筷子,刚要夹菜,一阵盘子摔破的声音传来,两人都不禁转过头去看看。

    “王魔!”,吴浩天大叫一声,没错,王魔现在满脸是血,衣服也破破烂烂的,全是褶皱和灰土,一路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弄翻了别人的盘子,有的女生看见了‘啊’的一声尖叫,更多的人是冷眼旁观,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

    吴浩天一晃就到了王魔的身边,扶住了王魔,让王魔坐在了地上,发现王魔不仅头部流血,连右臂也受了很大的创伤,血不停地流出。

    吴浩天点了王魔身上的几个穴道,止住了王魔身上的血后,把右手贴在王魔的后背上,源源不断的精神力传入王魔体内,却发现王魔体内也是受伤不小!

    王魔刚才感觉天旋地转的,只是抓住一个还记得是吴浩天所在的三班的熟面孔,然后问到吴浩天来吃饭了,所以拼着最后的一点力气来找吴浩天,王魔只能找吴浩天,在吴浩天这里,他不需??要·

    王魔感觉自己的身体恢复了一丝元气,丹田有了些许力量,缓缓睁开眼,看见了吴浩天和苏妍在自己的眼前,不禁心里一阵苦涩。

    “你怎么了?谁打的你?”吴浩天感觉血液上涌,可是他一点也没表现出来,越内敛,就代表吴浩天越认真,苏妍甚至可以感觉到吴浩天身上的杀意。

    吴浩天前世,绝没少杀人!

    王魔来找吴浩天,不是想拖累吴浩天,而是真真切切的把吴浩天当做了兄弟,有苦同当。王魔也感觉到了杀气,比自己释放功法的时候,还要可怕太多……

    “是一群三年级的,我看见他们的校徽了……”,王魔咳嗽了两声,明显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他们人呢?”吴浩天一句话也没问事情因果,他只知道,自己的兄弟被揍了,自己要替兄弟讨回来。

    “这呢,怎么的,你也想挨揍?”旁边一个嘻嘻哈哈的声音传了过来,吴浩天抬起头看着向这边走来的五个人,为首的那个偏瘦的男生阴阳怪气的说道,甚是嚣张!

    吴浩天的性格会忍么?

    忍得话就不是吴浩天了。??·

    吴浩天从来不认为争吵或者辱骂有什么意义,不能让对方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也降低自己的身份。

    所以,吴浩天示意苏妍来扶着王魔,下一刻,吴浩天的身影已经模糊,对着那个青年一拳轰去,毫无花哨。

    吴浩天不想有麻烦,但是绝对不怕麻烦!吴浩天已经留手了,不知道对方的境界,所以没用那火行最强功法——破空。

    那青年同样反应过来,但他不过是三分初级的修为,面对吴浩天在连功法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情况下就可以打败武师巅峰的实力而言,太过弱小。

    青年意外的堪堪挡住吴浩天这一拳,倒退了三步,然后全身释放精神力,棕色的光芒覆盖了他全身,明显的土行属性,以防御力著称。

    旁边的四人看见吴浩天出手,明显很诧异,而且将青年击退了,他们知道这青年的防御力有多么大。但是,他们不认为,吴浩天能抵挡住他们四人都是三分境界的攻击,同时出手。

    吴浩天早已将九魂步法融入骨髓,直接闪过四人的攻击,转眼间到了青年面前,知道了青年的修为后,直接一拳轰向其面门。

    吴浩天速度太快了,快到可以和武师中期比肩,这可怜的青年顿时鼻血横飞,身体向后飞去……

    这就完了么?

    吴浩天双脚猛地点地,身影再次出现在青年面前,从青年的眼里,吴浩天看见了恐惧。

    恐惧了么?吴浩天拉住青年的双腿,用力向后一拉,然后一拳打中青年的肚子,青年一下子呕吐出来,吴浩天早已从他面前闪开,一个转身,一腿扫向青年的肋骨,青年飞回来的时候的门口。

    那四个随从很明显的不敢做声了,赶紧去扶起自家还剩一口气的少爷,然后灰溜溜的走了,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而吴浩天像是做了一个微不足道的事一样,直接转身,在整个食堂的人的注目下,在那青年的四个朋友身边,就这么走过去,走到了王魔和苏妍的身边。

    王魔已经被苏妍扶起来,坐在了椅子上,正在被苏妍的木行功法治疗着,但是只是治标的事,终究还是要修养。

    等苏妍治疗好后,吴浩天背起王魔,对苏妍说,“苏妍,你自己吃吧,下午我就不去战场了,你自己练习吧!”

    “嗯”,苏妍也是极为懂事,乖巧的点了点头。

    等回到了宿舍,吴浩天在王魔的指引下找到了王魔的寝室,让王魔平躺在床上,然后用中医的推拿手法加上自己的九魂混沌气息帮王魔调理气机,吴浩天知道,王魔还要参加几天后的新生大赛。

    “吴浩天,我没看错你”,王魔无神的看着屋顶,声音有些无力的说道。

    吴浩天转头看了看王魔,过了两三秒,然后又把头转回来,专心的给王魔疗伤,他知道,王魔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我和别人的经历不同”,王魔舔了舔自己有点干燥的嘴唇,“我是从一个莫名的大网里出生的,或者说是一个网编制出的一个蛋。”

    “在我刚出生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意识,我能记得从那开始以后所有的事。”

    “我当时从网里出来的时候,自己爬啊爬,我记得我的手上都是血。”

    “然后我被一个狩猎的猎人抱走了,那猎人四十多岁,妻子不能生育,自然也无子,于是收我当儿子了,很宠我的。”

    “然后,在我六岁那年,大汉帝国和泰城帝国交战,我家就在大汉的边界,所有村庄的人,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