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嘘寒问暖
    吴浩天当听到司机李汉居然提到了自己的名字着实吓了一跳。

    看来当年的HERO选拔赛没有再进行下去了,估计因为自己的消失,主办方便将唯一的名额给了自己。

    以此怀念。

    如果现在的自己再出现,那些过往的人会不会觉得看见自己就像看见诈尸一样?

    “小兄弟,我和你说,我李汉这辈子没有佩服过一个人,除了那个高中生,智斗歹徒,英勇无比。如果他不hero,我就第一个不服!”

    李汉显然有些激动,出租车速度也快上了几码。

    “但是因为这次的事情,HERO选拔赛也在杭城的历史上悄然消失,以后杭城或许再也没有这样的盛世了。”

    说完,李汉还嘀咕一声:估计以后也再也没有这样的英雄了。

    吴浩天没有再搭理他,因为他看见了那个自己上下学无数次经过的公园,因为他看见了那个曾偷偷撒尿的骏马雕像,因为他看见了母亲无数次为自己背上书包的大门。

    他付完了车钱,道了句谢谢,就下了车,步履蹒跚,眼眶泪光闪闪。

    出租车师傅什么都没有说,他见过太多太多的海外归来的学子来到家门前感情迸发到极点。只不过这个少年的行为似乎更为夸张,他摇了摇头,开车离开了。

    不知何处吹芦菅,一夜征人尽望乡。

    路边是摆荡过来的蒲公英和碎碎的草艮轻轻弥漫在空气中铺散在吴浩天的风衣上面.柔和的粘连着.随着他的走动而起伏一阵风吹来.再度飞散出去.摇摇晃晃的浮在空气里.在辉光中渐行渐远。

    锈迹斑斑的铁栅栏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一堵宣传城市文化的涂鸦墙。

    隔壁老徐家的那只拴在门旁的哈巴狗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盆盆杜鹃。

    一切都在变化,唯独那扇贴着已被时间冲刷变淡的“福”字的大门。

    吴浩天伸出颤抖的双手,触碰到门铃的瞬间,一股温暖之意席卷全身。

    是家的温暖。

    他居然到家了,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切,而非那黑旗岛上做的一个个回家的梦。

    “叮咚。”

    门铃被他修长的手指按响,少年的心也悬在半空中,停止了跳动。

    久久没有应答。

    “谁啊?”

    突然一道呢喃软语的声音从屋内传来。隔绝了吴浩天的整个世界!

    这个声音在他降落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出现在他耳边。

    像风一样温柔的声音。

    “孩子他爸,快看,我们……我们的孩子。”

    ……

    “浩天,你是个男人,跌倒就要站起来。”

    ……

    “浩天,成绩不好不要紧,只要你努力,妈妈就很欣慰!”

    ……

    “钱老师,求求你,就让我家浩天继续留在你班上吧,他记忆不好,但是他比所有人都努力,我是他妈妈,我最清楚不过!”

    ……

    “来,浩天,吃块红烧肉。”

    “来,浩天,喝口鸡汤。”

    “我吃鱼头,浩天,你吃鱼肉。”

    ……

    无数道记忆犹如洪荒一般向吴浩天涌来,他在也止不住泪水,哗哗的流了下来。

    因为这是他母亲的声音!

    “咯吱!”

    门开了,一张饱经风霜而又柔弱的脸庞出现在了吴浩天的面前,女子瘦削憔悴,一道道鱼尾纹让吴浩天很是心疼。

    “何阿姨,你……”

    话音突然戛然而止,女子吃惊了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本以为是隔壁的何阿姨来串门,但是看到眼前的景象,她眼泪突然间纵横,几滴泪水顺着脸颊低落在了水泥地面,化作一道道水渍。

    “浩……”

    女子突然颤抖着伸出双手触碰到面前少年的脸颊。

    切切实实的脸。

    切切实实的人。

    不再是那个日日夜夜做的虚无缥缈的梦。

    “孩子他妈,你怎么开个门半天不……”

    吴父端着茶杯从门后探出头来。

    “碰!”

    茶杯跌落在了地上,石化了他的表情。

    然后三人谁都没有再说话,空气里弥漫着静寂的氛围。

    许久之后。

    吴父第一个反应过来,一把将门口的男子抓了过来,抱在怀里,不断用手拍打这少年宽阔的后背。

    “我打死你,再让你装英雄!”

    “再让你装英雄!”

    “你就不为你爸妈考虑吗!”

    “你个浑小子这一年多给我跑到哪里去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用尽全力,宣泄着这一年失去儿子的心痛!

    吴妈哪能允许自己的丈夫如此拍打儿子。

    “儿子刚回来,如果你再拍,你就去跪搓衣板!”

    吴父停下了那只通红的手,将吴浩天紧紧的抱着,这是父亲与儿子一年以来的第一次拥抱。

    吴母看着画面,眼泪又流了下来,伸出双手抱着这对深情的父子。

    ……

    夜晚,客厅,吴父吴母正襟危坐,盯着坐在对面的吴浩天,生怕他再消失一般。

    “浩天,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我当时及时跳下海,但是还是被热浪击飞了。在海上漂流了几天,因为抱着一颗原木才活了下来,最终被一艘驶向加利福尼亚的轮船救了下来。”

    ”浩天,那你为什么现在才回来?“

    吴父吴母犹如审问犯人一般,让吴浩天颇为无奈,但是他知道这是父母的关心,毕竟孩子在外一年,鸟无音讯。

    父母当然想要知道这一年孩子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吃苦。

    吴浩天耸了耸肩,道:”爸妈你们就别审问犯人啦,我什么都告诉你们。“

    ”那艘船最终到达了加利福尼亚的港口,并且把我送到了当地的圣彼得医院,他是当地的一家慈善性质的医院,当时我从医院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失忆了,所以只能暂时呆在那里康复训练,直到几天前我才突然通过微创手术恢复了记忆,这不,就连夜赶飞机回来了。“

    “这样啊,我就知道我儿子福大命大!”

    ”不对,浩天,我刚才抱你的时候,怎么感觉你壮了好多,还长个了?“

    吴父道出了心中的疑问,并且刚才拍打浩天的时候,他就发现好像拍到钢板一般,拍几下,手就变得通红。

    ”爸,你也知道国外崇尚健身,那医院几乎所有的病人都在健身,没办法,我也就慢慢跟着他们开始锻炼了,所以这一年下来,也就壮了不少。“

    吴父点点头,电视上经常放到国外那群肌肉男健身的画面,这个理由自然让他相信了几分。

    ……

    一晚上的嘘寒问暖直到12点,吴父吴母发现自己的儿子居然还健健康康的活着,别提多激动和开心,要不是儿子刚下飞机,他们准和吴浩天聊至天明。

    吴浩天躺在床上,感受着床铺的温暖和自己家辈子独有的味道。

    这一晚,他没有修炼,而是和无数个日夜一样,趴着睡着了。

    很快就传来了一阵微弱的呼吸声。

    他从来没有如此快的睡着,也从来没有睡得如此酣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