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第一百零八章 绝寒之症
    绝寒之症,又称极地阴寒症,病者每当新月之时,便会诱发此症,通体发寒,失去理智,早在远古时期便出现了此症,至今无人可医。

    从某种角度来说,绝寒之症并非病症,因为它也是传说中冰脉,每一位病者都有修炼极寒功法的天赋,相传远古圣者冰皇女王就是觉醒冰脉天赋,成为一代女王。

    何雯听到吴浩天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古井不波的脸庞闪过一丝惊讶。

    她很清楚,知道何芸熙患有绝寒之症的人普天之下只有她一个。

    每次看见妹妹在新月之日,通体发寒,痛苦不堪,她就于心不忍,只能用浑厚真气稳住妹妹体内的寒气。

    但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上次执行任务,恰逢新月之日,只能把妹妹带上,却在途中发病,险些两人都落入别人之手。

    所以一直以来,她都在寻找能治疗妹妹的方法,却一直无果,连黑旗最强的灵魂治疗师都束手无策,他甚至不知道妹妹得了什么病症。

    若不是长老查阅大约古籍,在一本破碎简谱中发现这病名,她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妹妹为什么会这样。

    但是眼前这个少年居然只需要把脉,就能道出病因,她顿时不淡定了,难道是自己的诚心感动了上天,派这个少年来救妹妹?

    同样惊讶的还有何芸熙,她难以置信的捂住淡红的秀唇。

    莫不得这个自己捡来了徒弟,还真不是一般人?连黑旗治疗师花费几个小时都不知道的病症,他却只需搭在自己手上就能知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华夏的医术吗?

    虽然她和姐姐都来着华夏,体内流淌的也是华夏的血液,但是却从来没有接触过那个神奇的国度,她的师傅教她们华夏语言,就是希望她们能够不忘本。

    两女惊讶,吴浩天何尝不是。

    绝寒之症,他曾经在九魂锁听百草子提到过。

    这虽然是绝症,但同样更是一种血脉啊!

    几亿人才出一个的存在!

    根本不需要治疗,只需要合适的功法修炼,修炼到一定境界,病症自然解除。

    何况这类人修炼速度是何等逆天!

    这完全是捡到宝了啊!

    吴浩天轻咳一声,来掩盖自己的失态,当务之急只有恢复身体,唤醒九魂锁,才能问问百草子有没有合适心法去救何芸熙。

    “我有办法治好她,但是我现在的样子根本……”

    不等吴浩天说完,何雯就打断了她。

    “三天之内,我把所有药材凑齐。”

    话音刚落,一阵清风袭来,何雯消失不见。

    “还真是个雷厉风行的女子。”

    此刻房间只剩何芸熙和吴浩天。

    “徒弟,你真能治好师傅吗?”何芸熙伸出手指戳戳吴浩天的胸口道。

    “拜托,别一口一个徒弟,我好歹也比你大。”

    吴浩天颇为无奈,这几天何芸熙每次见到自己,都要强调无数遍自己是她的徒弟,他似乎都觉得何芸熙有给他洗脑的嫌疑了。

    “嘿嘿,你还没回答我呢,是不是真能治好我,我每次新月的时候可难受了。”

    吴浩天点点头,只要自己唤醒九魂锁,救她的确很容易,哪怕没有唤醒,也可以用自己的医术在她发病的时候压制。

    “好呀!”

    “木马”

    吴浩天突然感觉到了脸颊被柔软轻点,一股触电之感让他几乎呻吟。

    触摸着脸颊残留的湿润,吴浩天才恍然:自己居然被何芸熙亲了!

    不过这应该不算初吻吧。

    他很清楚,何芸熙这么单纯的女孩肯定只是为了表达喜悦,但是这一个吻,让他内心产生了阵阵涟漪。

    他突然想到了陈悦和沐宁儿他们。

    她们还好吗?

    沐宁儿或许回到了家族了吧,发生这么大的事,沐家肯定更加不会允许她出来。

    陈悦,她不知道恢复的怎么样了。

    上官,这个慢慢解放天性的少年还好吗?是否还会怀念和我一起在那夕阳下奔跑。

    爸妈,他们一定很难过吧,一定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吴浩天不理解,但是却知道有多疼。

    吴浩天突然有点自责,当时的自己并没有考虑太多太多,甚至没有考虑父母失去孩子的痛苦。

    不过如果回到过去再让自己做选择,他依旧会这么做。

    这几天,他也想过打电话回去,却发现黑旗绝不允许这种通讯工具的出现。

    甚至一旦进入黑旗,就注定无法联系外界。

    “现在当务之急先恢复好身体,然后再想办法回去,等唤醒九魂锁,逃离这里也未尝不可。”

    ……

    这几天,黑旗丁子号区域的奴役和新人都知道这里来了个废人,据说是何芸熙未来要收的徒弟。

    顿时一片哗然,何芸熙在黑旗是出了名的胆小怕事,要不是有个厉害的姐姐和长老护着,估计早被人欺负了。

    何况何云熙来黑旗十几年,但是实力却停滞不前,唯独似乎有个未觉醒的预知鸡肋能力。

    所以对他们来说,何云熙也是一个废物。

    如今废物居然收了一个废人徒弟。

    这对废物师徒顿时成为黑旗茶余饭后的谈资。

    “你听说了吗,那个胆小鬼要收徒弟了,居然捡回来一个废人。”

    “这现在黑旗谁不知道啊,据说捡回来的时候还恶臭无比,我们少接触为妙。”

    “什么,那个徒弟不光废物,还奇臭无比?”

    “艾克大人亲口说的,能有错?”

    “你说那个废物徒弟能通过三个月后的测试吗?”

    “他要是能通过我直播吃翔,不过话说回来,何芸熙如果退出外门,那内门那个位置就空出来了,你说谁有戏。”

    “我估计是陈飞!”

    ……

    吴浩天对于这几天的风言疯雨自然有所耳闻,甚至有几个壮汉还特意在经过自己门口的时候放大音量,生怕自己听不见。

    虽然让他颇为不习惯,但是吴浩天并不是一个在意外界怎么看的人,只是微微皱眉。

    但是看向何芸熙,外面的谣言对她的心境没有任何涟漪。

    似乎……似乎早已习惯了。

    何雯果然信守承诺,三天时间一到便带了要所有自己要求的药材,这不禁让吴浩天刮目相看。

    但是他显然发现了何雯脚步不稳,似乎带着伤,这应该就是她付出的所谓的代价。

    吴浩天心理也是颇为感动,但是他不是优柔寡断之人,他很清楚,恢复好身体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实力说话的世界。

    而黑旗同样是极其残酷的世界的缩影,强者为尊。

    只有实力,你才有资格在这里拥有话语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