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第八十五章 觉海寺方丈
    吴浩天带着疑惑离开了药师殿,不知道为什么,他余光瞥了眼那座双面药师佛,发现了它此刻已淡然无色,仿佛失去了一切生机。

    百草子说让自己去苗疆那一刻的表情也是如此,好像那里埋藏着他的生他的死,颇为大义凛然。

    他不禁对那所谓的苗疆充满了好奇与疑惑,同样对百草子的存在也是看到未知的恐惧,他发现好像一个巨大的世界即将在在自己面前呈现,这可能颠覆自己的一切认知,也可能让自己遍体鳞伤。

    曾经的吴浩天一度认为九魂锁里面封印的各种大能都是虚构的存在,但是事实却隐隐告诉自己九魂锁却连接着现实、过去与未来。

    难道百草子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过去?那么其他人呢?这些人难道都是彻彻底底存在过的?有他们的故事,有他们的七情?有他们的生与死?

    “浩天,你跑哪去了?”远处传来的李梦馨焦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吴浩天才发现自己刚才在药师殿呆了太久太久,都快忘自己今天是与美同行。他连忙寻着声音而去。

    “我在这,刚才三急,这鬼地方厕所找了半天。”

    李梦馨见吴浩天出现才长吁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一发现身边的吴浩天离开自己这么久,内心就怅然所失,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吧。

    但看到那个少年的出现,她才发现自己如小鹿乱撞的心才彻底安静下来,她作为黑帮大小姐,从未对人产生过情愫,但是直到遇见这个男孩,她发现她的世界彻底改变了。

    “那边不是厕所吗?”李梦馨指了指角落那个有厕所标志的地方说道,“好啦,我已经还完愿啦,你上完厕所我们就可以走啦。下山去杭城吃好吃的去。”

    “不用了,我刚才在另一边找到了,已经解决了啦,走吧,下山去,我晚上请你吃饭怎么样。”

    李梦馨害羞的点点头,她巴不得能和面前的少年待久点。

    “两位施主请留步。”正当两人即将跨开大门下山的时候,一个大约十四五岁的小和尚从背后喊声道。

    “嗯?”两人疑惑的转过头,只见一个小沙弥气喘吁吁的跑来,脸上写满了着急。

    “怎么了?我们东西拉下了吗?”李梦馨转动着好奇的大眼珠问道面前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和尚。

    “不是,不是,是方丈请两位施主前去禅房一叙。”小和尚如拨浪鼓般摇头道。师傅可是吩咐了,无论如何都要留下两位施主,这彻底关乎到觉海寺的未来,虽然疑惑,但是小和尚显然明白轻重,当即便来找到李梦馨和吴浩天。

    吴浩天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不会是自己今天把觉海寺的那一丝药师佛的道吸收了,方丈找自己麻烦了吧。

    小和尚似乎看到了吴浩天的犹豫,连忙又说道,“师傅只是想和两位施主结个善缘,给两位算上一卦,别无他意。师傅法号悟生,知人过去,测人未来,在佛界颇有影响。”

    小和尚说到这似乎很是骄傲,脸侧过去嘟着小嘴面朝蓝天,样子颇为滑稽。

    “浩天,我们就去看看吧,反正来都来了,也不差这么一会。”李梦馨似乎对算卦颇为好奇,连忙拉了拉吴浩天的衣角。

    吴浩天无奈的摇摇头,只能允诺下来,到时候如果老和尚要难为自己,只要打死不承认就行,就算老和尚要强行留下自己,自己还有些底牌,带着李梦馨逃命绝对可以做到。

    跟着小和尚来到了寺庙的后院,花花草草倒是让吴浩天觉得这里别有洞天,估计这觉海寺的方丈也是个懂得情调之人。

    进入禅房,只见一个穿着袈裟闭着双眸的老和尚正在打坐,吴浩天和李梦馨的到来并没有扰乱他半分。

    依旧打坐,依旧感受着他的佛道。

    过了许久,老和尚才睁开双眼,一双黑色的眼眸仿佛能看穿人心。

    “两位施主,请坐。”一股悠远的声音传来,让两人不禁打了个寒颤,这老和尚明明在面前,怎么声音感觉却是从很远的山谷传来,怎么回事?

    无奈两位只能坐下,毕竟来都来了,总不能摔门离去。

    “两位施主乃人中龙凤,命格逆天,必定不是普通人。”老和尚终于继续开口了。这一说吴浩天不由得想到那些江湖骗子的开场白,不都是这样吗?

    正当吴浩天打定面前这个穿着袈裟的老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时,老和尚又继续开口了,“佛家有道,传于世,择有缘人传承,此有缘人同样是觉海寺的有缘人,贫僧乃好奇,想见见此人而已,现在看来,施主命格乃逆天之命,想必乃大机缘之人”

    听到这句话,李梦馨是一头雾水,但是吴浩天才知道自己的确小看了面前这个和尚。他不由来了好奇,歪过头饶有趣味的看着方丈:“听闻方丈算命之手通天,可否给我算上一卦。”

    “不知施主怎么称呼?”

    “吴浩天。”

    老方丈点点头,闭上眼眸,感应天地。

    “噗———”不知道过了多久,老方丈不知为何暮然惊醒,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瞬间萎靡下去。

    “方丈!”吴浩天和李梦馨连忙扶住面前不知为何受伤的老人。

    此时的吴浩天也暗暗运起魂力,以指为针,快速点起老人几处大穴,见老人脸色红润过来,才抹了把汗,耐心的等待老人醒来。

    不知过了多久,方丈才渐渐醒来,看了看面前的吴浩天,摇摇头,“施主,贫僧实力太浅,施主乃帝王命格,无法测算啊。这才受到反噬。”

    吴浩天恍然,自己可是有九魂锁这个逆天的存在,如果命运还能被看到就奇了怪了,他自己何尝不是看不清自己的未来呢。但是帝王命格这个说法,想必是因为现在的自己已经是杭城一方地下势力的魂王了吧,这样说帝王也不为过。

    吴浩天又突然想起刚才传道于自己的药王殿,那个药王殿似乎有某种古怪,与觉海寺格格不入。

    “方丈,我想知道后面的最后一殿,就是那个药王殿似乎和觉海寺的磁场不一样,甚至处处透露着古怪,这又是为什么?”

    老方丈闭上眼睛,思索片刻回答道:“我记得在祖师爷的手稿中读到过,觉海寺的前生是一座殿宇,似乎就是后院那座药王殿,当初最早建立觉海寺为了不破坏这药王殿,便将其保留下来,直到现在。至于磁场不同,施主有所不知,这最后一殿其实是觉海寺的禁地,因为里面磁场紊乱,并且极其针对修炼之人,普通人进入都相安无事,但是修炼之人一入殿宇,必然受伤。早前许多方丈都前去想要破了这所谓缪言,但都同样受到了反噬之罚。所以寺中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修炼之人不得踏入药王殿一步。”

    吴浩天听完才明白,百草子所说的代价这很有可能是一部分。但是直觉告诉他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见老方丈受伤在身,吴浩天和李梦馨也不能过多打扰,只能下山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