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第七十六章 似曾相识
    但是正当她觉得这次宴会目的又无法达到的时候,她突然看见一双清澈的眼睛。

    怎么这么熟悉?

    那双眼睛……

    她突然想起白驹过隙的瞬间,将消逝的过去与恒远的未来连接起来。

    有些人,哪怕是没看到他的样子,模糊了他的声音,但在回想时,留在那心理的感受,就算让大雨潮湿了记忆,却也是永远不会变的。

    转身刹那的似曾相识,李梦馨的世界在天空之下回荡着那个声音——穿好衣服,不用怕。

    她死死的盯着那个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少年,直到那个少年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抬起头,双目对视的瞬间。

    吴浩天可没那么轻松,他的第一反应,难道被这丫头认出来了?不会吧,自己可是戴着面具的,莫不得这个少女还会什么透视异能?

    他顿时感觉头大了起来。

    但是与那少女对视了几秒钟,吴浩天发现那少女居然开始摇头,最后无奈的转身,到一旁的角落去拿了杯果汁继续观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呼——”吴浩天长吁一口气,显然是那个女孩觉得自己有点像而已。他之所以一直戴着面具,就是不想自己被认出来,如果外界知道一个杭城如日中天的安保公司的老大居然是个高中生,那么自己的安稳日子也到头了。

    沐宁儿显然感觉到了吴浩天的狼狈,凑过来问道,“你和那个美女认识?不会又是狗血的英雄救美吧。”

    额,还真是,但是吴浩天当然不会这么回答,连忙摇了摇头。

    “不……不是,我觉得她那件晚礼服蛮好看的。”

    “切!”徐娇和沐宁儿一脸鄙视的看向吴浩天。

    为了躲避两女异样眼神的尴尬,吴浩天只好起身打算去角落拿杯酒,顺带弯下腰装模作样的说道:“两位美丽的女士,请问你们要点什么?”

    “一杯橙汁。”

    “一杯红酒。”

    吴浩天点点头,便去角落拿酒去。

    此刻的李梦馨依旧在寻觅这那个身影,刚才那个少年的眼神虽然有点像,但是那股气场并不是魂王的感觉,魂王是所向披靡的上位者,怎么可能会是那个少年发呆般的怂样?

    晚会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估计到时候那几个老爸派来的人就找到自己了,一想到天天有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跟着自己,她心里就是郁闷。

    “美丽小姐,我可以认识你吗?”正当她思索着待会如何面对那几个保镖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阿玛尼休闲装的男子走到李梦馨的面前,身后还跟着几个少男少女。

    李梦馨皱了皱眉头,对于这种纨绔子弟她见惯了,无非是装个样子泡自己,一看他身后的几个流里流气的朋友,就不是什么好人。

    她摇了摇头,放下橙汁,说道,“我不太喜欢交朋友,还有我的时间到了,我差不多该离开了。”

    不等那几位纨绔反应,李梦馨便准备离开。

    那位搭讪的男子显然感受到了身边人的嘲笑,少女的无情拒绝拂了自己的面子,让他脸瞬间拉了下来。他问了问旁边的一个小个子青年,“这个女的真没什么背景?”

    “少爷,我小四敢保证,我观察了她很久,她几乎在这里没有朋友,一直一个人,并且都在观望,显然是打算吊有钱有势的凯子,看她身段应该是个偷偷混进来的野模。”

    搭讪男子点点头,犹豫了片刻,露出一脸猥琐的笑容,“小四,你去把那个野模的吊带给解下来,我倒是要看看她多有料。”

    小四显然会意,同样猥琐的笑了笑,“是,少爷!”

    ……

    就在吴浩天拿了个托盘,准备去拿酒离开的时候,周围传来一阵惊呼,这如同海浪般拍过来的声音不由得让他停下了拿酒的那只手,随波逐流看去。

    刚刚那声音,正是扑向他这里,但更准确的来说,是扑向了他前面不远处的侧门出口,因为少男少女基本在大厅的中间,而他刚好在角落,前面根本没有其他人,这个时候看的更是清楚——

    侧门前面一个女孩,她穿着白色吊带小礼服,这时不知怎么搞的,那顺着脖颈系了个活结的吊带竟然松开了,也正是这一幕让那些惊呼声拍了过来。

    此刻女孩完全不知怎么是好,被无数双眼睛盯的羞愤无比,漂亮的眸子霎时朦胧,唯一的举动便是咬着嘴唇捂着胸口……

    李梦馨根本没有想过会生这样的事情,更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做,她感觉一些人看向她,然后又有更多人看了过来,她很无助,就像那个时候一样。

    早知道今天就不来这什么该死宴会了,早知道就不甩掉那几个家伙了。

    李梦馨突然感觉到有点后悔,此刻的她就觉得自己像被人看笑话一样的看着,那些数不清的各样眼神,一定是充满了嘲笑,她像丑小鸭一样的站在这里,形单影只的站在这黑暗中的光圈下,顷刻间便被所有人隔离。

    那些目光,让她抬不起来头来,那些声音,让她害怕的想哭出声来。

    这个时候,那些少男少女崇拜的英雄又在哪里,那些梦幻般的白马王子,又在做着什么?

    他们一样的在观望着,他们一样的不知道要做什么,又或许有人想拉着那个受了伤的女孩手,逃离这个虚伪的世界,但他们同样怕被那比刀剑更锋利的目光扫中,怕成为被一起嘲笑的对象。

    所以,他们都愣在了那里。所以,他们装作彼此陌生。

    李梦馨的心在小声的哽咽,她想起了那天,那个让她害怕极了的晚上,有一个少年来到自己面前,脱下那件夹克披到自己身上,说出一句:穿好衣服,不用怕。

    泪水渐渐的模糊了她的眼睛,无数个嘲笑看戏的表情在泪水的覆盖下,映射出无数张丑陋的嘴脸。

    正当她最无助的时候,她感觉背后传来了温暖,一件蓝格子衬衫披在了自己肩上,然后他看见了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神,没有嘲笑,没有怜悯,似乎夹杂着一点怒气。

    “穿好衣服,不用怕!”

    是他!

    李梦馨突然感觉记忆就像潮水般涌来,她的背后发麻,真的是他!

    那个在最无助夜晚出现,为她披上衣服的他。

    那个为了自己硬抗子弹的他。

    那个无数个日日夜夜出现在她梦里却又模糊的他。

    他来了,他终于出现了!

    李梦馨终于忍不住思念的眼泪,一把抱紧面前的少年,俏脸埋他的胸前嚎啕大哭起来。

    事情的发展显然让在场的所有人惊愕起来,披件衣服,这少女就这么大的反应?

    直接抱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