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第七十一章 爷爷之谜!
    “吴钧!”当老人听到了这两个名字整个表情都石化了,老人也突然明白过了,为什么当初这个少年的出现会让自己觉得眼熟,吴老头的孙子能不像他吗!

    他突然想起很多年前有那么一个男子,他骑着一批骏马,带着一把祖传的大砍刀硬生生的逼退了一个连的带枪的日本鬼子!

    其英勇程度足以在建国后封为将军,但是他太倔强了,以至于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才沦为这种下场,郁郁寡欢,含恨终身。

    吴浩天见老人发起呆来,便知道面前这个老人很清楚自己的爷爷,好像还有些交情?

    “喂,我治好你的病,连个问题都不肯回答吗?”吴浩天皱起眉,显然有点不悦。

    老人这才醒悟,摇摇头,然后叹了口气说道,“浩天,我就这么叫你吧,不瞒你说,我和你爷爷是战友,他是一个很伟大的人,也是我这辈子最佩服的人,但是他的事情,我暂时不会告诉你,因为你要面对的敌人太强大了。”

    “强大?比你还强大吗?”

    老人无奈的点点头。

    吴浩天突然撰紧拳头,手上的青筋突然暴起,身后的磁场瞬间紊乱,虽然老人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但是从他的话中,他已经明白,爷爷是被人害的!而且还是被华夏某个强大的势力迫害的!

    “既然你不说,我便会彻查到底,就算是阎王犯下的错,我也不惧,我必然将他抓到爷爷坟钱问罪!”

    留下这么一句话,吴浩天就消失在这个屋子。

    老人看着少年离开的地方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这爷俩的性格真是一模一样啊,但是,这个少年面对那个家族真的能不惧?

    那可是现在华夏明面上的大家族——司马家啊!

    想了许久,老人摇摇头,或许这个少年真的能做到吧,

    **************,一遇风云变化龙啊。

    吴浩天一路上很是清醒,思考了很多,他觉得命运是个很神奇的东西。

    如果自己依旧是当初那个记忆缺陷的少年,可能会碰见宁儿和上官他们,但是或许不会有太多的交集。

    如果自己依旧是当初那个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的少年,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爷爷的事情吧,哪怕知道,自己又能做什么呢?

    如果自己依旧是那个面对恶势力会低头的胆小少年,可能现在的这一切都是泡影吧。

    当自己老了的时候,或许看着天花板会时常说出这么一句吧。

    命运,真TM给自己开了个玩笑。

    但是,九魂锁的出现真的彻彻底底改变看一切。他能很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好像抓住了命运那条线,他可以毫无畏惧的面对沐宁儿家庭,也可以毫无畏惧的做九魂门的魂王,更可以面对一切可怕而又未知的强大的势力毫不妥协。

    我命由我不由天。

    现在的自己,只是需要时间去沉淀罢了。

    正当吴浩天低头思索着未来的时候,背后传来一股强大的气流。

    “有人!”

    吴浩天惊呼一声,连忙侧过身,闪到了一边。

    当他转头的时候,才发现虚惊一场,原来是刚才老人身边的道袍守护者。

    道袍老人面无表情的走到吴浩天面前,伸出手,递过一张卡。

    “这张卡是江家给你的诊费。密码是6个0。”

    吴浩天点点头,伸出手接过那张材质甚是特别的银行卡,他这才发现刚才自己的确走的有点急了,一般的医生问诊结束或多或少都需要诊费,显然是江老怕自己不悦,让他送过来。

    道袍老人见面前这个少年接过银行卡,复杂的看了眼少年,背过身,说了一句“谢谢!”便消失在黑夜里。

    吴浩天嘴角顿时上扬,没想到这个实力可怕的面瘫老人居然会对自己说谢谢。

    春天华府001别墅

    “东西送到了?”

    “送到了。”道袍老人点点头。

    “你对这个少年怎么看?”

    “首长,我看不透!”道袍老人摇摇头,脸上写满无奈。

    “嗯?你怎么可能看不透。”老人很是诧异,他可是清楚李老的实力,在华夏绝对排的上号,但是此刻李老居然说看不透这个少年?难道少年的实力已经踏入先天?

    道袍老人显然看出了老人的疑惑,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首长,我看不透是因为那个少年丹田处的内力,是一种很特别的存在!我之前看他与小少爷对招就感觉到了他所使用的力量很特别!”

    “哦?不是内力,那是什么?”

    “我怀疑可能是真气!”

    “什么!”老人顿时情绪上涌,瞪大了双眼,紧紧抓住道袍老者的手,“你是说浩天是修真者?这个世界真的有人修仙?”

    道袍老人皱起眉来,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真气是什么样的,所以我只是怀疑,至于修仙,我觉得不太可能,修仙之人在现代根本不可能存在。”

    老人若有深意的看了眼面前的道袍老者,思考片刻,才缓缓说道:“你下去吧,这件事情先别告诉那些小辈,还有这件事要全程保密,任何人都不可声张。”

    “是。”

    “对了,叫子寒过来下,我估计这小子准备去得罪浩天!”

    片刻过后,江子寒便来到老人的病房。

    “爷爷,你怎么样了,那个小子没弄疼你吧。”

    江子寒连忙来到老人的病床前关心道。

    “子寒,我很好,但是今天,爷爷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你切记不可得罪今天来的那位神医。”

    “那个打伤我的臭小子?”江子寒难以置信的看着床上的老人说道,“就凭他?”

    “对,此子关系到江家的存亡,你自己掂量轻重,如果你还要得罪,到时候爷爷也保不住你!”老人见孙子显然没把自己说的话听进去,一脸不悦。

    “是是是”江子寒一看老人的表情就知道动怒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是清楚了,爷爷肯定不会骗自己。

    “如果可以,向他道歉,并且与他交好,爷爷保证,对你百利而无一害。这件事情,过几天就去做,你出去吧。”

    老人打算好好消化今天的事情,既然自己的病已经差不多了,那么是时候该思考一下江家和华夏的事情了。

    “可是……”江子寒刚想说点什么,却见爷爷瞪了自己一眼,连忙脖子一缩,悄然离去。爷爷的脾气他是知道,说一不二。既然他让自己道歉,那么自己必然要去道歉。

    爷爷这么多年,做的每一个决定似乎都没有错,或许这小子真值得自己结交。

    但是一想到今天上午被那个少年一掌击飞,肚子里就那股气就甚是不顺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