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第六十八章 玉疆弑魂术
    老人作为共和国的元老,都快活成人精了,若是换做以前,他肯定不允许自己的孙子如此无礼,但是当他见到一个如此年轻的神医,他觉得或许可以借孙子之手试试这个少年。

    吴浩天此刻当然不知道老人的想法,他现在只想治疗完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沈国平,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怎么什么样的狗都放进来?”见那个少年不理会自己,江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江少……我……”刚想解释的沈国平,却发现吴浩天做了让他个别说话的动作。

    吴浩天虽然不知道面前这个少年是何许人,但是能进入这个地方必定不是一般人,并且看沈国平那种低声下气的样子,他就大致猜到这位纨绔应该是和这位病床上的老人一道而来的。

    既然有求于自己,那吴浩天必然不惧,转过头对旁边那个背后早已湿透的沈国平说道。

    “老沈,怎么这个别墅老是有只狗在叫呢?你听到没?”

    这一听,沈国平哪敢应声,一个是神医,一个是大少,不管得罪哪个自己的前程就断了。

    正当他犹豫不决,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时候,江子寒可是火冒三丈,他可不笨,这个土鳖当着所有人骂自己狗,他作为京城大少岂能忍。

    不等吴浩天反应,便大手向吴浩天推去,只见那双大手夹杂着一股微弱的佛气。

    “臭小子,你找死!”

    吴浩天一惊,没想到这个大少居然这么没气度,说动手就动手,但是让他惊讶的不是这事,而是这家伙居然使用的是自己也会的那个大力金刚掌?

    尼玛,还这么弱的佛力?

    这厮不会是阳痿吧。

    吴浩天顿时就笑了,这不是关羽面前耍大刀吗?反手一推,一股浩瀚佛力向手掌涌去。

    “碰——”江子寒瞬间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撞到了远处的墙上,摔了下来,一个标准的狗吃屎。

    “你怎么会少林的绝学?”过了许久,江子寒才勉强支撑着爬了起来,瞪大双眼惊讶的说道。这套掌法是他前几年向一个少林寺高僧习得的,这些年来,凭借这套掌法可是让他在京城大少圈里风生水起。但是现在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破了,而且看那土鳖的招式怎么感觉更正宗?

    这绝对不可能!

    不等他思考,突然一个穿着道袍的老人便无声无息的出现,来到了江子寒的面前。其实这个老人早就知道了这里的情况,作为首长的贴身保镖加江家管家,他一直24小时守在首长身边观察着这里的情况。当他一感受到屋内的力量波动,便第一时间涌入。

    “小少爷,你伤的怎么样。”道袍老人大手一挥,江子寒的伤势算是稳定下来。

    “李叔,帮我弄死这个小子,我要他死!”江子寒看见道袍老人的出现瞬间一喜,李叔的实力他可是清楚的很,大手一挥便可以让一只军队覆灭的存在。

    但是道袍老人听了他的话却没有动,只是看向病床上的首长,像是在征求意见。当然了,他唯一要服从的就是面前这个老人,而不是江家的其他人。

    吴浩天当看到道袍老人无声无息的出现,便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威压,这股威压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他可以很肯定,面前这个老人是他目前看到的最可怕的人。

    这实力,难道已经踏入先天了?

    如果老人听许了那个纨绔的话,估计九魂锁都救不了自己。

    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他确信病床上的老人懂得轻重。

    普天之下,只有自己可以救他。

    “子寒,退下吧,来者是客,今天你的行为有失礼数。也算是你成长道路上的教训吧。”老人大手一挥,示意让给自己的孙子离开这里。

    “爷爷!这小……”他刚想说点什么,便看见老人炯炯有神的双眼看着自己,显然今天的行为让爷爷失望了。他无奈的点点头,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是找不回场子了,但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所以当经过吴浩天身边的时候,他丢下一句恶狠狠的话。

    “小子,你等着!”

    吴浩天显然不打算搭理那个纨绔大少,只见他默默的从口袋掏出一套银针,走到老人面前。

    “来,伸出手。”

    老人点点头,见面前这个少年脸上写满看云淡风轻,显然刚才发生的事并没对他造成任何影响,不由高看了几分。

    此子不一般啊。

    老人慢慢伸出手,并且转过头对道袍老人示意了下眼神。

    “走吧!我们出去等。”道袍老人若有若无的对还在发呆的沈国平说道。

    “啊,哦,好好好!”沈国平当然知道神医的治疗是不能有人旁观的,哪怕一点声音影响都会让整个治疗过程失败,连忙和道袍老人退了出去。

    吴浩天见病房没有其它人了,便托起老人手,号起脉来。

    这一号便是五分钟。

    吴浩天的眉头也在这五分钟里紧紧皱起来。

    “又是这个结果?难道没救了?”老人见吴浩天的样子便知道今天估计是没什么可能了,因为来的每一个所谓的神医几乎都是这个表情。他很肯定,再过几秒钟,这个年轻人应该会摇摇头,说上一句,“我也无法医治。”

    但是此刻的吴浩天心里确实惊骇如天,这个老人脉搏极其奇怪,就好像,少了什么?

    嗯?少了什么?

    不对,又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

    “玉疆弑魂术!”吴浩天好像想到了什么,惊恐的叫了出来。

    这玉疆弑魂术可以说是一种病,也可以说不是一种病,百草子告诉自己过,他是西域的一种巫术,这种巫术以自己的寿命为代价将别人的灵魂抽出一缕,并将其炼化,同时以自己的巫魂为引,将一缕罪恶之魂植入到别人体内。

    这样身体最初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久而久之就会剥夺那人的生气,直至那人成为巫儡。

    不死不生。

    吴浩天当初听到百草说出这个东西一直嗤之以鼻,这个世界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阴毒的东西,但是没想到自己今天却碰到了,还是面前这个华夏最有权势的老人得了这种病。

    但是感受这隐藏在老人体内巫魂的大小,老人应该已经中了这术法很多年了,照理来说,老人早该变成巫儡了,但是此刻他的状态,好像只是有点虚弱?

    吴浩天突然想到刚才那个道袍老人,便明白了一切,估计是那位道袍老人用其内力源源不断的喂食那巫魂,才让老人的生气没有被剥夺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