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第六十七章 传说的一号
    “引导精灵?九魂商店又是什么鬼?”吴浩天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难道是买东西的?如果可以买系统的里面的东西,那不是……

    “九魂商店是九魂锁的附属商店,里面包含着世间最全的商品。但是由于契约主未开启二阶魂界,所以连最低级商店也无法打开。”

    吴浩天顿时欲哭无泪,这不等于没说吗?

    也不多想,既然空欢喜一场,那就老老实实修炼吧,这个世界是所谓的法律根本是有钱人的玩具,如果想要有所作为又不被这个世界限制,那就只能提升自己的实力。

    无疑,他有了九魂锁,就意味着比别人拥有更多可能。

    一夜无话,今天的吴浩天早早的醒来,毕竟有个大boss等着自己,总不能睡过头,于是他迅速席卷了母亲准备的早饭,便出门了。

    与想象中的一样,司机早已在那等待。吴浩天也不多说什么,直接上车,然后闭上眼睛,调整呼吸,暗暗运起九魂决,感觉到体内的魂力没什么问题,他就放心了。

    对于自己能救人,他的把握除了在于百草子传授自己的医术之外,还在于体内的魂力。他至今都没搞懂魂力的构成,既可以当作内力,也能救死扶伤,还能兑换魂界的鬼魂。

    普天之下,应该没有比这更厉害的东西了吧。

    上一次救沐宁儿,他通过以气御针,能感觉体内的魂力快速抽空。显然能把沐宁儿从鬼门关救回,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自己体内的魂力。而魂力的量则决定了这次救人的成败。

    显然现在感受到自己体内源源不断的魂力,他才有所放心。

    很快,车子就到了目的地。

    刚进大门,吴浩天便发现各个出口都有军人驻守,而且以吴浩天现在的感觉,俨然发现那些军人都能对自己能造成彻彻底底威胁,他突然想到,上次沈国平带来的击败自己的随从可能在这些人手里都撑不过一招。

    这还不算,吴浩天可以肯定暗处有着更强大的护卫潜伏着,这群人可能就是真正的古武者,或者说异能者。

    现在的自己并不能准确说是古武者,他只是通过九魂锁直接获得了古武功法,他没有系统的学习,也没有系统的修炼。

    并且他发现一阶魂界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古武者,经过摸索,他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一阶魂界只存在着现今各行各业的高手精英。并没有古武和异能,显然需要打开另外几扇门才能接触到这些东西。

    不过对于现在的自己,这些东西足够自己消化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吴浩天隐隐有种感觉,高考前二阶魂界就能打开,并且自己会搞乱整个杭城!

    “站住!”突然一声叱喝打断了吴浩天的思绪,只见几个军人一脸不善的向自己走来,他看那群人架势估计又要搜自己的身!

    现在的军人怎么动不动就搜自己的身?难道部队有这癖好?

    虽然知道自己不是这群人的对手,但是今天他既然是被请来了,岂能不有点架子?

    吴浩天向前跨了一步,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几个军官说道,“你确定要搜?我这人生平最讨厌被搜身,如果你搜了,我就不进这扇门了,让你们首长另请高明吧!”

    那几个军人顿时大惊,他们知道车上下来的应该就是给首长治病的神医,但是一看他这少年怎么看都不像个医生,这么年轻,医生不是越老越牛吗,当时他们就面面相觑,所以为了首长安全,他们便上前想要瘦身。

    但是现在听那少年的说法,好像是真的得罪不起,一时间那三位军官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总算来了!”沈国平的出现打断了这份尴尬,他是七窍玲珑之人,看了一眼便知道肯定那几个兵想要搜吴浩天的身,这可了不得,一想到上次自己的手下想这么来,直接把人家得罪了,他连忙加快脚步。

    “这位就是给首长治病的神医,我敢用人格担保他不需要搜身,待会首长那里我会解释的。”沈国平才由不得那群家伙思考,便引着吴浩天往里走。

    “都准备好了?”沈国平还是有点担心,毕竟自己是中间人,如果出了问题,必然直接找自己麻烦。

    “嗯。”吴浩天简简单单的回了个字就不说话了。

    当吴浩天赶到老首长的病房,他惊呆了,面前那个躺在病床上的老头不就是小时候电视里经常出现的华夏的一号领导人吗。他记得好像是姓江。

    他居然还活着?这是吴浩天的第一反应。

    毕竟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听到这位的消息了,没想到自己现在居然还见到了,甚至还要为他治病。

    一想到这个,吴浩天便觉得世界真的太小。

    或者说,自己成长了太快?

    “首长好!”吴浩天敬了一个军训时候学的军礼。

    老人点点头,一双眼睛饶有趣味的看着面前这个脸上写满稚嫩的所谓的神医?

    不过,这一看,这个少年怎么有点眼熟?

    “沈国平,你脑子是出问题了?这就是你请的神医?”突然一个不时宜的声音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

    吴浩天皱了皱眉,看来今天又不能安安静静的治疗了。

    他抬起头,只见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纨绔模样并且满脸骄傲和不屑的人向自己走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