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三十一章 卞城王?
    蓝鲸仙岛。

    蓝鲸仙门,雷鲸峰。

    韩子丰盘坐在自己的练功房,气息悠长,体内法力汹涌澎湃、绵绵不绝,赫然是修为精进之相。

    “咚咚!”

    郑贯屯敲响了房门。

    “嗡!”

    韩子丰睁开眼睛,紫色闪电划过,盯向房门,仙识自然而然现了郑贯屯这个大胖子,开口道:“进来吧。”

    “吱呀!”

    郑贯屯推开房门,走进房间,看向精廋的韩子丰,露出了一丝笑容,笑呵呵道:“子丰老弟,好久不见了!”

    韩子丰站了起来,瞟了一眼郑贯屯,冷笑道:“郑胖子,你不好好的呆在你的蓝景峰,跑我这里干什么?”

    “吱呀呀!”

    郑贯屯一屁股坐了下去,藤椅吱呀吱呀的直响,他笑呵呵的看着韩子丰,微笑道:“子丰老弟啊,你也太不厚道了吧,你都合体境了,你居然不去参战,实在是很有吾辈逃兵的风范啊!”

    “哗啦啦!”

    韩子丰给郑贯屯倒了一杯热茶,吹了吹热气,咪了一口热茶,瞥了眼郑贯屯,说道:“郑胖子,彼此彼此。你当年还不是一个逃兵,竟然弃下自己的同袍,独自一个人逃离了战场,逃掉了一命。”

    “嘿嘿!”郑贯屯不以为意的笑呵呵道,“子丰老弟啊,自从你追随岛主征战百罹仙岛回来之后,你仿佛变了一个人,太疯狂了!”

    “哼!郑胖子,那么多弟子,只有我们这几个人逃得了性命,我们岂会善罢甘休!”韩子丰气愤道。

    “嘿嘿,子丰老弟啊,我知道你们心有不甘,但百罹仙岛势力庞大,不好招惹啊!”郑贯屯喝着热茶,低着头,瞥了眼满脸气愤的韩子丰,放下茶杯,笑呵呵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韩子丰不耐烦的冷喝道。

    “呃?”郑贯屯被噎得不轻,苦笑一声,说道,“你或许还不是,百罹仙岛的那个罹龙岛主竟然乘着各大岛主不在之际,他夺取了黑鱼仙岛、黑云仙岛和白云仙岛的仙岛之源!怎么样,这家伙厉害吧?”

    “嗯?罹龙真人竟然抢夺了黑云仙岛、黑鱼仙岛和白云仙岛的仙岛之源?”韩子丰眉头一簇,“什么时候的事情?”

    “前几天的事情了。哦,对了,听说他去青火仙岛,青火仙岛可是有着赤芒大妖王的守护,他肯定完蛋了!”郑贯屯笑呵呵道。

    “哦?”韩子丰眉头紧蹙,紧握着茶杯,“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吧?”

    郑贯屯瞥了眼有些紧张的韩子丰,他知道韩子丰这边肯定有猫腻,否则他当初一个元神境小家伙怎么会活着回来,肯定是罹龙真人故意放他回来的。

    放下茶杯,郑贯屯笑眯眯道:“子丰老弟啊,你的那些手下可是有些不干净啊!”

    “嗯?”韩子丰目光一凝,立即杀气腾腾的盯着郑贯屯,沉声道,“郑胖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有些听不懂!”

    “嘿嘿,听不懂?”郑贯屯嘿嘿笑道,“子丰老弟啊,你手底下的那些妖魔鬼怪们可不是个个都对你言听计从啊!”

    韩子丰眉头紧皱,警惕的盯着郑贯屯,说道:“郑贯屯,你这是什么意思?”

    郑贯屯微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子丰老弟,别生气嘛,大家都是师兄弟,何必生气呢?再说了,岛主他们都不在,这里只有我和你而已。”

    韩子丰皱眉道:“郑胖子,有什么话直说!”

    郑贯屯神色一肃,盯着韩子丰,问道:“子丰老弟,你和罹龙真人究竟是什么关系,那些妖魔鬼怪们都称呼你为什么大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韩子丰死死地盯了三秒郑贯屯,忽然一笑道:“哈哈,原来是为了这事啊,不就是几个小鬼嘛,多大的事儿啊。”

    郑贯屯眉头一簇,说道:“子丰老弟啊,听他们说,你可是什么...卞城王!”

    卞城王?

    韩子丰瞳孔一缩,盯着郑贯屯,好似要将他看透一般,微笑道:“郑胖子,卞城王?那是什么玩意?”

    “哈哈,子丰老弟啊,你难道会不知道罹龙真人手下的十殿阎王?”郑贯屯笑眯眯的盯着韩子丰,“我可是听说,大宋仙岛的宋淳化的儿子宋歌可是什么宋帝殿的宋帝王!想必,这卞城王,应该就是某一个鬼殿的大王吧?”

    “哦?”韩子丰诧异道,“这么说来,郑胖子你这是在怀疑我就是那什么卞城王?哈哈,郑胖子,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

    “不!不不!子丰老弟啊,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郑贯屯摇头道,“我可是活着了一个金丹境鬼仙,你要不要看一看他啊!”

    “嗯?”韩子丰神色一沉,死死地盯着郑贯屯,沉声道,“郑胖子,你究竟想说什么,直说就是,拐弯抹角的,我可是有些听不懂!”

    “听不懂?”郑贯屯笑呵呵道,“没关系,大家心知肚明即可!哦,对了,听说罹龙真人已经获得青火仙岛的仙岛之源,正在往我们蓝鲸仙岛而来?”

    “什么?”

    “轰!”

    韩子丰惊得站了起来,看起来有些失态了。

    “呵呵,子丰老弟啊,别紧张嘛。”郑贯屯摆了摆手,笑呵呵道,“我还没有说完呢。你可知道,罹龙真人在青火仙岛可是做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什么事?”韩子丰缓缓地坐了下去。

    “他,灭了青火仙门!”郑贯屯笑眯眯的盯着韩子丰。

    “轰!”

    韩子丰又站了起来,神色不停的变化,惊疑不定的盯着郑贯屯,深吸口气,沉声道:“郑胖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郑贯屯微微一笑道:“子丰老弟啊,你说,罹龙真人他这是要干什么啊!还有,赤芒大妖王为什么放任他灭了青火仙门呢?这也太奇怪了!”

    “的确是有些奇怪!”韩子丰抹了一把冷汗,心不在焉的坐了下去。

    “虽然奇怪,也不知道其中缘由,但罹龙真人即将到来,恐怕据时我们蓝鲸仙门也会步入青火仙门的悲惨下场啊!”郑贯屯摇头苦涩道。

    “那么,你这是何意?”韩子丰皱眉道。

    “子丰老弟啊,你想啊,一旦罹龙真人来到我们蓝鲸仙岛,他肯定要灭我们蓝鲸仙门的,据时全门上上下下数万人,恐怕都会被他无情的灭杀,他就是一个大恶魔啊!”郑贯屯眯着眼睛注意着韩子丰的一举一动。

    “那么,你来这里找我干什么?我与那罹龙真人又没有什么关系!”韩子丰双手有些颤道。

    “子丰老弟啊,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你才能够拯救我们蓝鲸仙门上上下下数万弟子啊!”郑贯屯神色严肃道。

    “什么意思?”韩子丰盯着郑贯屯。

    “韩子丰,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装吗?”郑贯屯站了起来,满是严肃的盯着韩子丰,“我可是调查过了,自从你夺舍之后,你行踪飘忽不定,但我们蓝鲸仙岛的妖魔鬼怪们却66续续地失踪不见了,可对?”

    “这么说来,你是在怀疑我了?”韩子丰也站了起来,目光阴沉的盯着郑贯屯,“按照你这么说来,我就是那什么卞城王了?”

    郑贯屯眉头一簇,盯着韩子丰,沉声道:“韩子丰,大家都心知肚明,不是吗?再说了,我也只是为了我的一家老小,我可不想死!”

    韩子丰眉头紧锁,有些惊疑不定的盯着郑贯屯,问道:“那么,你的意思是你要投靠罹龙真人,将我们蓝鲸仙岛的仙岛之源所在的位置告诉他,好博得他的宽恕,饶了你们一家老小的性命?”

    “不错,我就是这么想的!”郑贯屯直言不讳道。

    “呲吟!”

    韩子丰手持紫色长剑,直接刺向了郑贯屯的脖子,阴沉道:“郑贯屯,你这个叛徒!你胆敢背叛我们蓝鲸仙门,你不得好死!”

    郑贯屯瞧了一眼刺向自己脖子的紫色长剑,又看向气愤的韩子丰,冷笑道:“卞城王,你早就背叛了蓝鲸仙门,暗地里掌控了蓝鲸仙岛的妖魔鬼怪,更是早就探查清楚了我们蓝鲸仙岛的仙岛之源所在的位置,不是吗,子丰老弟?”

    韩子丰阴沉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郑贯屯,惊疑不定道:“郑贯屯,你说我是什么卞城王,你可有什么证据?”

    “证据?”郑贯屯笑了,“没有!就算是有,你恐怕也不会承认的,对吧,卞城王?”

    “哼,郑贯屯,我再问你一遍,你凭什么怀疑我是那什么卞城王?”韩子丰刺剑划破了郑贯屯的脖子,鲜血嗤嗤冒出。

    郑贯屯不以为意的笑呵呵道:“子丰老弟啊,你也不想想看,我是谁?我可是咱们蓝鲸仙门消息最为灵通之人,更是掌握着蓝鲸仙岛的一部分情报,你那一点事情,我早就查探清楚了。”

    韩子丰眉头紧锁,深吸口气,呲吟两声,紫色长剑玩了一个剑花,韩子丰收起了紫色长剑,静静的坐了下来。

    “呼!”郑贯屯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摸了一把脖子,看了眼手上的鲜血,苦笑道,“子丰老弟啊,你这也太狠了点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