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二十九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花血痕,死了?

    程家祠堂外的人们心中打鼓,而程家祠堂内部,花血痕惊魂未定。

    “嘭~!”

    程刚随手抛飞了花血痕,看向伏魔山神,微笑道伏魔大神,你看,花血痕她不是没有死吗!”

    伏魔山神瞥了眼花血痕,微笑道程刚,果然不愧是元神境大圆满的玄仙,确实厉害!”

    程刚笑而不语。

    花血痕重重的被抛落,全身好一阵的刺痛,全身好似散了架,有些力不从心;好不容易站了起来,花血痕却感受到了一股冻彻心扉的寒气,整个人都一阵哆嗦,情不自禁的转头望去,却见一个容貌模糊不清的冰雕屹立在大堂中央他,是谁?”

    一转头,花血痕顿时一个激灵,立即恭敬道花血痕,拜见伏魔大神!”

    吧。”

    “喏。”花血痕翼翼的走到伏魔山神的身后,心有余悸的看了眼满脸微笑的程刚,暗道,“楚江王果然没有猜错,伏魔大神果然在这里;对面那个强者恐怕就是程家仙村的底牌——程家老祖!”

    程刚瞥了眼花血痕,微笑道伏魔大神,你手下都是一群草木山石精怪;楚江王手下则是一群鬼修,罹龙岛主果然深不可测啊!”

    伏魔山神笑道程刚,你的还真不少啊!无论是我的伏魔殿,还是楚江王的楚江殿,其实都是可有可无而已。”

    可有可无?

    程刚一阵冷笑是吗?恐怕不见得吧!楚江王实力非凡,能够力压普通元神玄仙;伏魔大神虽然很少出手,但对战两大元神玄仙,还不落下风,伏魔大神也是深藏不露啊!”

    伏魔山神微微一笑道我们都是为龙首办事,做好我们的本分即可!”

    本分?

    程刚冷然一笑。

    花血痕看了眼程刚,又看了眼冰雕,心中虽然有了猜测,但她不敢确定他,真的是传说中的龙首吗?”。

    张狸手持罹龙神剑,触不放及被神秘圆珠冰封,一股白色寒气直扑张狸的泥丸宫,直接出现了龙神宫门前。

    “吟~!”

    张狸神合罹龙之神,隔着龙神宫,张狸看到无尽寒气遽然间凝聚出一个白袍老者,一双冰冷的眼眸,令张狸眼皮狂跳。

    “咔咔咔~!”

    白发老者扭了扭脖子,眺了一眼龙神宫,冰冷目光直视里面的罹龙之神,居然开口道青龙?一个拥有一丝青龙血脉的青龙之神!”

    张狸没有回应。

    白发老者继续说道青龙神,竟然寄托在一个人类身体里面,有趣!有趣!”

    一番查探,白发老者惊讶道金丹境三层?修炼的还是龙族功法,好凝炼浑厚的法力!好奇特的灵根,竟然能够离体而存在,这可是传说中的存在!好家伙,好强悍的身体,堪比普通元神境妖兽的身体了!”

    张狸瞳孔微眯,警惕的盯着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看向罹龙之神,惊异道一个普通人类,竟然能够和龙族的青龙神如此百分百的契合,不可思议!”

    “嗯?”白发老者忽然眉头一挑,惊愕道,“不对!这不是青龙神!我曾经见过青龙神,非常的强横霸道,不似这般凶戾!奇怪!真是奇怪!”

    “嗖~!”

    白发老者试图进入龙神宫。

    “嘭~!”

    一声轰鸣,白发老者撞到了一个青色壁障结界,荡起重重涟漪,惊愕道结界?这龙神宫居然是用神识之力和功德气运凝炼而成,了不得,了不得啊!”

    白发老者没有再继续闯,看向内部的罹龙之神,微笑道初生的青龙神?还有这么多的信仰之力和功德气运,小家伙,不简单啊!”

    张狸依旧没有回应。

    白发老者扭头,探手一抓,嗡的一声,罹龙神剑豁然间出现在白发老者手中,他端赏着罹龙神剑,微笑道一把普通的法宝,竟被你用法力、神力和功德气运洗礼的如此程度,都堪比最为低级的功德法宝了,了不得啊!”

    功德法宝?

    张狸眉头一簇,看了眼散发着金色光晕的罹龙神剑,恍然的嘴角一翘。

    白发老者把玩了一会罹龙神剑,摇头道不够,不够,还不够!小家伙,想必你已经拥有天地业位——真人之位了吧?这把神剑,虽然被你祭炼成了一件功德法宝,但它还是太脆弱了,你的功德气运还不够。”

    看了眼张狸,白发老者微笑道你一定很好奇,我是谁,对吧?告诉你也无妨,我名叫——韩鹏,乃是寒魄圣地的一名长老。不过,如今我只是想一缕残魂,被困于寒魄珠之中,一直无法脱困而出,没想到你的这把神剑竟然能够容纳寒魄珠,了不得啊!”

    寒魄圣地?

    寒魄珠?

    张狸记住了这两个名字。

    白发老者深看了眼张狸,微笑道放心,我可不敢夺舍你,那代价太大了!不过,我们可以做一笔交易,如何?”

    “交易?”张狸目光一寒道。

    “对,交易!”白发老者随手一抛,罹龙神剑嗡的一声,落入了张狸的龙爪之中。白发老者说道我需要一个寄存的身体,外面有一个倒是很适合我。”

    “是谁?”张狸问道。

    “哦?对了,他好像叫···朱勤?对,就是那个小家伙。”白发老者扭头,他好像看到了程家祠堂之外的朱勤。

    “朱勤?”张狸眉头一皱,“大宋仙岛朱家之人,金丹境大圆满的朱勤?”

    “对,就是那个小家伙。”白发老者微笑道,“他的身体属性和我匹配。只要你将他交给我,我就会离开你的身体,如何?”

    “夺舍?”张狸瞳孔一缩。

    “不错,就是夺舍!”

    “可以!”

    “哈哈,好!”白发老者满意的笑了。

    “咔擦~咔擦~~!”

    眨眼之间,张狸解封了。

    “咔咔~!”

    张狸活动了一下手脚,冷冽的目光扫了一眼程刚、伏魔山神和花血痕,冷漠道伏魔山神,将朱勤给本尊抓进来。”

    朱勤?

    看到张狸解封,伏魔山神心中兴奋,但听到张狸的吩咐,他立即恭敬道喏!”

    花血痕立即明白他,果然是罹龙岛主,我们的龙首!”

    程刚眉头紧皱,虽然不明白张狸为抓朱勤,但他从张狸的眼眸之中看到了一丝冻彻灵魂的杀气。

    “嘶~!”程刚心中倒抽了口气,“究竟是招惹这个凶戾之人,朱勤?不应该啊,他还外面,不可能招惹罹龙岛主啊!会是谁呢?”

    且说,伏魔山神得到张狸的命令,只见伏魔山神脚下一踏,轰隆隆间,一只庞大的黄色石头大手突兀地从大山地底轰然伸出,闪电般一把抓住还在阴沉不定的朱勤。

    “?”

    “那是?”

    “不好!”

    “嘭~!”

    朱勤只感觉眼前一黑,黄色石头大手迅速地回归地底,继而,朱勤眼前一亮,却他已经出现在伏魔山神的面前,而伏魔山神右手抓着的脖子,不可置信的盯着伏魔山神,惊骇道伏魔山神?你会在这里?”

    “嘭~!”

    伏魔山神随手一扔,朱勤被抛飞到了张狸的脚下。

    朱勤抬头一看,顿时被吓到亡魂皆冒,大汗淋漓,连滚带爬地欲要逃离这里。

    “嘭~!”

    一根雪藤迅速地缠绕住了朱勤,将之捆绑到了张狸的面前,朱勤挣扎道罹龙岛主,你想干,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

    花血痕轻蔑一笑。

    伏魔山神面无表情。

    程刚眉头紧皱,深深地可以伏魔山神和花血痕,暗道同样是金丹境大圆满,伏魔大神探手间就能够捏死朱勤,花血痕挥手间就能够洞穿灭杀朱勤,这两个精怪太强了!”

    张狸冷冽道朱勤?本尊好像是要你们滚出百罹仙岛,但你还是如此的执迷不悟,那可怪不得本尊心狠手辣了!”

    “你?”朱勤神色狂变,这一刻他感受到了浓烈的杀气,浑身颤抖不已,惊恐万分地盯着张狸,“你,您,您,您想干?”

    “没,只是借用你的身体一用而已!”张狸冷漠道。

    “借我的身体一用?”朱勤整个人好一阵轰鸣,咽喉滚动,冷汗淋淋,瞳孔紧缩,恐惧的盯着张狸,愤恨道,“罹龙岛主,您,您,您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张狸笑了,“有道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对不住了,朱勤道友!”

    死道友不死贫道?

    朱勤道友?

    几个情况?

    “嗡~!”

    一道白光从张狸的眉心投射而出,刹那间便没入了朱勤的泥丸宫之中,紧接着朱勤的身体猛地一僵,一股股寒气遽然间爆发。

    “?”

    “夺舍?”

    “死道友不死贫道?”

    “原来如此!”程刚、伏魔山神和花血痕好一阵后怕,额头冷汗淋淋,目光惊疑不定的盯着浑身散发着滚滚寒气的朱勤。

    看到挣扎不断的朱勤,张狸冷冷的一笑,右手轰然间一挥,一股清心风遽然间包裹了朱勤,惊得朱勤猛地睁开白色痛苦,口中唳喝道张狸,你找死!”

    “呼~!”

    张狸一裹右袖,凶戾道找死?哼,若是你还在本尊的泥丸宫,本尊还有几分忌惮,但你却好死不死的当着本尊的面肆无忌惮的夺舍,是你在找死!”

    “嗡~!”

    张狸周身寒气轰然一散,张狸又恢复了风轻云淡。(未完待续。)